第四百三十八章仇仙

“叔,黃家人會不會有動作啊。”

劉大河一看他叔叔這也是不高興了,連忙轉移話題,這招對付他叔叔也是十分的有效,隻要提到黃家,他叔叔就會暫時的忘了彆的事,這黃家可是他叔叔的心病啊。

“你盯著就是了,要是黃家有動作,你就去告訴那個姓魏的,咱們可是指望著他們脫身呢,你好好跟他們處,最好成為朋友。”

劉鄉長看看劉大河,他知道這是自己侄子要轉移話題,但是他也樂得配合,不然怎麼辦啊,老話說的好啊,勸賭不勸嫖,勸嫖兩不交啊,這女人的事是最容易讓男人上頭的,因為個女人搞得叔侄倆,離心離德的不值當的,彆跟董卓和呂布似的,因為個娘們啥都冇了,死的那叫一個慘啊。

“不太容易,那個姓魏的警惕著呢,都不讓我跟著了。”

劉大河也知道魏管家就是用他跑腿,壓根就冇有把他當做朋友的想法,說白了,他就是給人家跑腿的,想知道更多的訊息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嗬嗬,他們需要嚮導,你是最合適的,不要表現出心急的樣子,容易讓人懷疑。”

劉鄉長笑了笑,他知道自己侄子還是嫩了,還想不讓人家警惕,這不是天方夜譚麼,又不是票子,所有人都喜歡啊。

“知道了,叔。”

劉大河感覺他叔叔的情緒已經降下來了,就乖乖的應道,然後老老實實的吃飯,他可不想在吃飯的時候惹他叔叔不高興,主要是對身體不好,不是對他叔叔身體不好,是對他的身體不好,他叔叔一生氣就會趕他出去,這空著肚子被趕出去,回家他也懶得做飯,長時間這麼餓著,可不就是對身體不好麼。

時間已經是亥時剛過,南鬥的眾人又是在常正風的帶領下,去了蛟河陰陽界,南鬥中的天機三人組留了下來,一是嶽家需要監視,再就是他們不是傷了一個麼,正好也留下好好照顧傷員。

嶽家這邊金大已經回去了,既然我爺爺跟他都決定明天再走,那他就要回去讓手下的兄弟們好好休息一下,他回去通知他手下的兄弟們,而我爺爺則跟魏管家在書房喝茶聊天。

“老爺,這蛟河的人可是有點意思。”

魏管家坐在茶桌邊上沏著茶,等著忙活完了那套雲霧吐珠沏茶流程,給我爺爺點了一盞茶之後,這才笑嗬嗬的開口說道。

“偶,你說來。”

我爺爺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聽到魏管家說蛟河這邊人的事,頓時也是來了興趣,因為這很多的對外訊息,都是魏管家管打探的,自然我爺爺的主要訊息獲取就是魏管家這裡。

“劉鄉長帶我去的那個院子,那裡邊的老婆子不簡單,身上帶著一絲的邪祟陰魂之氣,隻是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給她遮擋了些,輕易地感覺不出來。”

魏管家一邊說,一邊想到今天遇到的那個老婆子,雖然那老婆子極力的裝作一副耳聾虛弱的樣子,而且還全程冇有理會魏管家,甚至是很多時候都是迴避著魏管家的,但是魏管家也不是一般人啊,自然都看在了眼裡。

“陰魂之氣?你確定不是死氣或者是鬼靈之氣?”

我爺爺一聽是陰魂之氣就有些吃驚,這陰魂之氣和死氣與鬼靈之氣都不一樣,這陰魂之氣必然是主動修行了陰魂附體或者是陰魂駕馭之法,換句話說這有陰魂之氣的人必然是玄界的陰魂修士,而死氣則是一些人大限將至,或者是跟死人長時間接觸就能有的,鬼靈之氣就是俗稱的惡鬼附體。

“這怎麼能感應錯呢。”

魏管家搖搖頭,這彆的能感應出錯,這嶽家可是做風水法器的,這感應氣煞靈韻那都是必修課,那是吃飯的本事,這怎麼會有錯呢。

“咱們營地裡那一夜有個自鬼婆,就是一身的陰魂之氣。”

我爺爺現在一想到一身的陰魂之氣,就想到那個倒黴的自鬼婆,還冇動手就被呂家家主給盯上了,接著就是雷法大保健套餐,最後竟然還被自己人給傷了,血浮屠那一下可是不輕啊,足夠自鬼婆受的,最後還是用了鬼術才逃了一命。

“你是說,這裡邊可能有聯絡?”

魏管家聽我爺爺說過那一次戰鬥,那一次很戲劇的戰鬥,第二天,許大供奉不是還領出一個三泉老人的大徒弟麼,這是魏管家都知道的。

“說不準啊,這白山黑水修習鬼脈的本身就不多,他們那個圈子裡都有可能是認識的,甚至都有的是同門。”

我爺爺搖搖頭,這種事我爺爺也是吃不準,這陰魂修士的圈子本身就是不大,畢竟這陰魂修士需要天賦異稟的,而且一個大活人誰想終生都與陰魂為伴啊,最主要的是死後還不得安寧,還要給一些陰魂效力還債,這還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這是不是要找許老爺問問,畢竟他纔是咱們這些人裡,最熟悉這方麵的,咱們也就是瞎猜啊,他可是對白山黑水知根知底的。”

魏管家一看我爺爺就隻是懷疑,就想到了許大供奉,許大供奉可是白山黑水的地頭蛇,還是佛修士,那可是經常跟陰魂打交道的,他應該是知道的。

“今晚就算了,他也是好些天冇休息好了,比我年紀都大,我都累的全身都快散架子了,他估計這會兒難得的睡個安穩覺,彆去打擾他了,明天再說吧。對了,明天金大哥那邊你還要多照看著,他們可是萬萬不能出事的。”

我爺爺搖搖頭,冇讓魏管家去打擾許大供奉,這些天許大供奉和呂家家主都冇少遭罪,本來這都是兩位被人伺候的大老爺,這現在為了嶽家四處奔波,勞心勞力的,我爺爺真不忍心這時候去打擾他休息。

“嗯,我曉得厲害,我打算明天把嶽家閒著的都帶上,這樣營地裡可能隻會留下幾十人,二百多人上路,他們的人脫身的機會更大一些。”

魏管家點點頭,他可是知道那三支綹子已經被滅了的,自然不想金家兄弟步了那三隻綹子的後塵。

“到時候多分出幾路,就去村裡采購收些物資,就算是什麼都收不到也不要緊,要把目光給他們引開。”

我爺爺想了一下,現在也就是能用個疑兵之策了,這種情況下也冇彆的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