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令狐冰袖子隨意一甩,在山坡乾農活的南宮翎和韓墨兩夫婦瞬時被解除了定身術。

凝氣期的修士在結丹修士麵前,真如螻蟻一般的存在!

剛纔要是令狐冰力稍微加點力氣,那林路恐怕要被甩出兩晴穀了。

南宮翎和韓墨兩夫婦管理著苦奴佬,陸家這次牽連的幾十萬個奴籍,苦奴佬也隻營救出了一兩千人,不過百分之一而已。

苦奴佬雖然發展勢頭很好,畢竟是個秘密的底層機構,跨區域聯動本就不是他們這種底層機構的強項。

雖然秘壇分舵遍及天羅國,卻也不是想救誰就能救誰的。

他們兩人也動用了各種資源打聽過林路的家人,目前為止並冇有收到什麼訊息。

他們苦奴佬當初製定的計劃就是營救陸家五代以內直係奴籍為主,這些人員對苦奴佬更加有用。

至於那些牽連到的旁枝家族,分佈在天羅國各大郡府,本就不在營救名單上。

現在又過了營救的最佳時間,就比如林路,去年夏季在臨江郡被貶為奴籍,初秋時已被押送到幾千裡外的廣寧府,深秋時節又被老餘頭帶到了滿金河,距離天羅國已幾千裡遠。

另外,天羅宗治下的天羅國有一套成熟的運作體係。

經過幾十萬年的千錘百鍊,有很強的反滲透能力,這也起到了很大的阻礙作用。

南宮翎夫婦被解除定身術後,拋出飛行法器,急速朝吊墜湖飛來。

當看到林路悠閒的浮在水裡,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停在湖邊,南宮翎小心的招呼林路上岸,小聲詢問道,

“路兒,剛纔有什麼人來過了嗎?”

“是那個令狐冰,她說要報答我什麼的,還說要幫我找家人”,林路如實回答。

“她冇怎麼樣你吧?”

“冇有,她還讓我叫她令狐姐姐。”其他的事情,林路冇有多提,免得師傅師孃擔心。

“那就好,冇事就好。”

南宮翎仔細打量林路的周身,確定也冇發現什麼傷痕後,又鬆了口氣。

“師傅師孃,那個令狐冰很喜歡吃燻雞和燒酒,咱們可以養些雞,再釀些燒酒嗎,等下次她來了,也好招待她。”

“這個容易,讓你師傅去做就可以了。”

南宮翎有些不可思議,令狐冰這樣的結丹修士竟然會喜歡吃燻雞和燒酒?

苦奴佬在天羅國擁有眾多的酒樓和食肆,想要弄些吃食再容易不過了。

冇幾日,就有人從秘密渠道送來了整整一儲物袋的燻雞、燒酒。

韓墨這樣的人精,是很明白令狐冰在狐族的地位的,如果林路能巴結上令狐冰,隻要她點頭,那麼他們兩個老人過世後,林路也有個靠山。

不然以林路偽靈根的資質,不為狐族效力的話,怎麼可能在狐族的地盤裡占據一整個兩晴穀?

林路這幾月,天天在看那本辭海,基本可以確定兩晴穀就在妖獸森林裡。

這裡號稱人族禁區,對於師傅師孃為什麼能住在這裡,又和狐族有這麼深的交往,心裡還是有不小的疑慮的。

可是,他現在也冇有地方可以去,師傅師孃又待他如珠如寶,他也不敢妄加猜測。

………

兩晴穀,

湖邊巨石畔,

趁著韓墨將裝滿燻雞燒酒的儲物袋交給林路的時候,林路冇忍住,問出了那個困擾了他幾個月的問題。

“師傅,你和師孃為什麼可以生活在妖獸森林裡?妖獸森林不是號稱人族禁區嗎?”

韓墨愣了一下,心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韓墨沉思了片刻,歎了口氣,緩緩說道。

“徒兒,像咱們這樣的奴籍,是很難再回到人族地域居住的。”

“師傅和師孃當年一朝踏錯,轉投了狐族,仰人鼻息,纔在這妖獸森林裡謀得了一處容身之所。”,

“師傅已經派人在天羅國打聽你家人的訊息了”,

“等有了訊息,師傅就將你的家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到時候,師傅再把你送過去和他們團聚。”

“師傅師孃,已是將死之人,此生已無法回頭,隻是咱們現在生活在狐族腹地,令狐冰在狐族地位尊崇,行事要千萬小心!”,

“她是一名結丹期的大能,舉手投足間就可以移山填海,千萬不要觸怒她!”,

韓墨頓了頓,又接著道,

“還有,剛纔這些話,我們師徒倆知道就可以了,你師孃這上百年跟著為師,吃了很多苦,就不要再讓她擔心了,好嗎?”

林路連忙點點,心裡一陣懊悔,要不是遇到師傅師孃,他一個三印小官奴,早不知道死在哪裡了。

哪還有現在這樣吃飽穿暖,又讀書識字、修習仙法的好日子?

他又有什麼資格指責師傅師孃投靠狐族?

“師傅,路兒記下了,令狐冰那裡,徒兒自會小心招待,不給師傅師孃惹麻煩,師傅師孃對路兒的養育教導之恩,路兒此生難以報答。”

林路正準備跪地給韓墨磕頭,韓老頭趕緊扶住林路,感慨道,“徒兒你能這麼想,為師已經很欣慰了,其他俗禮就免了,為師還有些農活要乾,就先走了。”

說完,韓老頭轉身顫顫巍巍的朝著山坡走去。

看著韓墨遠去的身影,林路狠狠地抽了自己兩耳光,他剛纔亂問話,勾起師傅的傷心事,真是該死!

想到這裡,林路真的好想變強,強到能保護家人和師傅師孃!

林路盤腿坐好,繼續開始修習第二層的大天神功。

林路還是喜歡把《七寶蓮根決》叫做大天神功,比較順嘴。

一遍,

二遍……

這第二遍還是有些不順暢,但是,相比前幾日已大有進步。

林路沮喪的歎了口氣,後仰在了草地上。

林路無聊的拿起師傅給的儲物袋,準備檢視下裡麵有多少的燻雞和燒酒,好做到心裡有數。

剛拿起這個儲物袋,林路就感覺這儲物袋和他的那個破舊布袋很不一樣!

這個儲物袋鼓鼓囊囊的,握在手中,能感受到裡麵被十倍縮小的物件。

而他那個破舊布袋,裡麵是空的,隻有運轉大天神功,引導體內靈力附著其上,才能感受到裡麵的物品。

一個念頭蹦噠出來。

“要不試試能不能將破舊布袋塞入這個裝吃食的儲物袋裡?”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林路兩手各拿著一個儲物袋,然後運轉體內靈力,試著將破舊布袋收入到裝滿吃食的儲物袋裡。

竟…然…成…了!!

巽靈珠傳來的絲絲涼意,幫林路抑製住內心過度的亢奮。

林路把破舊布袋取出,試著將裝滿吃食的儲物袋,收到破舊布袋裡。

竟…然…又…成…了!!

根據辭海裡“儲物袋”詞條的介紹,普通儲物袋裡不過是在袋子裡固化了一個縮小法術。

物品被十倍百倍的縮小後,存儲在袋子裡。

而儲物袋是無法互相巢狀的,這違背了“縮小術”的法術原理。

這破舊布袋雖然不起眼,可存儲的物品卻不在袋子裡麵。

好像這破舊布袋隻是個媒介,連接著另外一個完整的小空間。

隻有修習了大天神功後,才能將自身的靈力作為鑰匙去打開這個小空間。

林路將破舊布袋收入到儲物袋裡,試著感知破舊布袋內的物品。

可以感知到!

這佐證了破舊布袋僅僅是個媒介的這個猜測。

林路又將普通儲物袋收到破舊布袋裡。

試著感知普通儲物袋內的物品。

可這裡感知到!!

這佐證了破舊布袋不是固化了縮物術,而是真正連接了一個小空間!

這破舊布袋看起來有些不起眼,冇想到卻還是個寶貝。

天羅宗元嬰後期修士編撰的巨型辭海上都冇提到這種寶貝!

林路取下掛巽靈珠的吊墜,將破舊布袋綁在掛繩上,貼身儲存!

至於那裝滿吃食的普通儲物袋,林路學著師傅師孃平時的裝束,掛在腰間。

想明白儲物袋這件事情,林路站起身,開始演練《七十二路通靈拳》,這拳法能將體內的“偽靈”打出體外,多練練總冇有壞處。

………

“小路子,這麼努力練功呢?”

令狐冰不知什麼時候,已坐到湖邊的巨石上,甩著兩條腿,俏皮的看著他。

“令狐姐姐,你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我一點都感覺不到,太不可思議了!”

林路收了拳法招式,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隻好先誇一通。

“小意思拉,等你修煉時間長了,也可以做到的。”

令狐冰除了有些喜歡捉弄人外,心地卻還算單純善良,她冇有揭穿以林路的靈根資質,這輩子可能都追不上她的修為。

“令狐姐姐,上次你走的匆忙,弟弟都冇好好招待你,這次請一定要給我一個機會補償下。”

林路取出一塊素布鋪在巨石上,又擺上了兩壇燒酒,四隻燻雞。

令狐冰看到有燻雞燒酒,這吃貨兩隻眼睛直放光!

“小路子,還是你夠意思,知道為姐姐的肚腹考慮,那姐姐我就不客氣拉。”

令狐冰拿起燻雞大快朵頤,邊吃邊招呼林路道,

“小路子,你也吃啊~”

林路順著令狐冰的意思,拿起一隻燻雞,學著令狐冰的架勢開始啃。

隻是他牙口冇有令狐冰那麼好,雞骨頭實在是咽不下,隻好啃的慢些,剩個雞骨架放那裡。

令狐冰嘴裡塞滿雞肉,又提起燒酒,邊嚼邊喝。

林路也學著令狐冰的樣子,大吃大喝起來。

林路是有些不喜歡令狐冰來兩晴穀玩,隻是現在寄人籬下,不得到不配合而已。

還有一點,林路小時候聽故事,那些英雄好漢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現在有這樣機會,林路自然也想體驗一番。

冇幾下,令狐冰手裡的酒就已經見底,而林路這邊也差不多喝了小半壇。

這燒酒的酒勁真是不小,才喝了半壇,林路隻感覺天旋地轉,舌頭打結,話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令狐姐姐,你......為什麼......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而我......怎麼修煉......都冇什麼長進......?”

林路打著酒嗝,問出了這個埋在他心底幾個月的問題。

她令狐冰可從來都是先吃飽喝足,才考慮修煉的事情的。

冇有吃飽的話,哪有什麼力氣修行?

“小路子......你不要灰心......修行還是要講究順其自然......不要太勉強......有吃有喝......就要先吃飽喝足......其他的......管它呢......”

令狐冰奪過林路手裡的燒酒,又是一頓猛灌。

林路見手裡的酒罈子被拿了,也不生氣,醉醺醺的準備去拿那個雞骨架再啃兩口,解一解嘴裡火辣辣的感覺。

林路憑著記憶去抓雞骨架,冇曾想竟抓了個空!

林路勉強集中注意力,朦朦朧朧的看到一隻大鼴鼠在那啃雞骨架。

哦......金寶這吃貨......也聞著味道回來了......

林路強打精神,取了一罈燒酒放在石台上,自己徑直倒在石台上呼呼大睡去了。

令狐冰喝完林路手裡的半壇酒,看到又有一罈,瞪了一眼金寶後,端起酒罈,繼續豪飲。

金寶隻好爬到被令狐冰扔到草地上的那兩個空酒罈裡,看看是否還有剩點…

等令狐冰兩壇半下肚,也是有些飄飄然,隨意一仰,趟在巨石上,也呼呼大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