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敵人,藤冬郎看到龍人少年衝向自己,心中也不免稱讚:好決斷。

龍人少年一旦發現真相,就立即改變戰術,徹底而堅決。

他雙眼中戰意如火,讓仍舊閃耀著思考的光芒。

交手冇有多久,少年已經充分地感受到,眼前的敵人和熊鋸是完全不同的。

熊鋸是本能占據上風的猛將,而藤冬郎卻頭腦清晰,運用智慧去戰鬥。

這樣的敵人,本來就比熊鋸難纏很多。再加上他又有黃金級的鬥者等級,簡直是強上加強。

龍人少年改變戰術之後,就全力爆發,冇有留手。

因為他根本冇有辦法留手。

麵對這樣的強敵,必須全力以赴。再有所保留,就是愚蠢至極!

“他衝來了!”貴賓觀戰室中,斑斕根有點坐不住。

他看到龍人少年的衝刺場景,不禁回想起自己被他一拳ko的曾經。

儘管知道幫主藤冬郎是和自己兩種層次的人,但他仍舊會下意識擔憂起來。

雪鳥港決鬥場中爆發出連連驚訝的歡呼。

情勢急轉直下,雙方就要短兵相接。

決鬥一下子變得精彩了!

哧。

一聲輕響,地麵被破開,一條冰藤刺向龍人少年的腳踝。

藤冬郎之前故意說,自己的鬥技【根據地】已經擴張到了50米。

這隻是一個煙霧彈。

真實情況是,已經有了60米!

補泉驚呼一聲。

龍人少年距離藤冬郎,明明至少還有60米,居然就有冰藤埋伏在地下了。

砰。

龍人少年使用暴動鬥技,躲閃開來。

他心中冷哼,對此早有心理準備。

當他意識到藤冬郎是一個擅用智謀的強敵,他就明白,後者所說的話有多麼不可信。

龍人少年繼續衝刺。

一條條冰藤破土而出,直刺過來,就像組成了一組長槍。

龍人少年不閃不避,直接衝撞過去。

冰藤寸寸崩斷。

龍人少年衝勢驚人,摧枯拉朽!

但冰藤並非冇有效果,它們抵消了龍人少年的衝勢,冰冷的寒氣纏繞少年身軀,讓他的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低了。

藤冬郎站在原地,冇有動彈。

龍人少年如此勇猛,他仍舊神情淡然。

隻是他操縱冰藤的戰鬥方式,發生了改變。

冰藤不再直刺,而是改為纏繞、鞭打。

柔可克剛。

對於龍人少年而言,冰藤帶來的威脅更大了。

“不能失去速度,否則團長就要被冰藤圍困。”三刀出聲。

龍獅傭兵團的成員們都很緊張。

每一根冰藤的威力,都媲美白銀級鬥者的攻擊。這要讓他們中的任何一人麵對,根本冇有辦法,隻能慘死當場。

當然,不算鬃戈。

鬃戈此次仍舊冇有前來觀戰。

龍獅傭兵團的船隻需要一個可靠的人來坐鎮。

龍人少年也做出應對。

他不再橫衝直撞,而是以躲閃為主了。

他全力作戰,突破的速度很可觀。在躲閃中,不斷接近藤冬郎。

藤冬郎忽然露出一絲微笑。

刷刷刷。

大量的冰藤忽然射出地麵,將剛剛躲閃,來到此處的龍人少年困住!

藤冬郎暗中埋伏了大量冰藤,當中陷阱。再依靠其他冰藤,逼迫龍人少年走位,成功地驅趕他踏入陷進當中。

上百根冰藤密密麻麻,從四麵八方對龍人少年展開攻擊。

危急關頭,龍人少年施展出機關槍彈拳鬥技。

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響。

一條條冰藤在他的拳頭下,炸成無數碎塊。

冰屑飛揚。

這門鬥技在熊鋸之戰中就立下戰功,這一次仍舊有良好的施展效果。

龍人少年以攻代守,擊潰冰藤,衝了出來。

他終於麵對藤冬郎!

下一刻,藤冬郎輕輕一甩右臂。

纏繞在他小臂上的一條細鞭,便順勢伸展開來。

黃金級長鞭!

藤冬郎灌輸鬥氣,甩出長鞭。

長鞭的速度猛地提升。

鬥技——快鞭。

長鞭狠狠一抽。

龍人少年連忙豎起雙臂,當做盾牌,護住臉部。

下一刻,鞭尾抽中他的前臂。

淡金色的金剛體光暈,狠狠一顫,雙臂上戴著的青鋼臂環發出嗡嗡之聲。

依靠黃金級套裝的強大防禦,龍人少年將攻擊抵擋下來。

少年正要繼續衝刺,忽然瞳孔微縮。

長鞭剛剛抽完,忽然回首,完全違反力學,對他再抽一記。

鬥技——加鞭!

龍人少年猝不及防,被抽中前臂。

前臂盪開,空門大開。

黃金級鬥氣灌滿長鞭,這時忽然噴湧而出,化為刀芒。

鬥技——刀芒。

黃金級鬥氣宛如砍刀,帶著強勁的切割特性,砍中龍人少年的胸膛。

金剛體的淡淡光暈再次狠顫,將這門攻擊擋下。

但龍人少年受此一擊,衝勢完全喪儘。

而前一刻失去黃金鬥氣的長鞭,忽然又如蟒蛇昂起頭顱。

鬥技——莽頭鞭。

黃金級鬥氣在鞭尾擴大,形成一個圓錘狀態。

圓錘撞向龍人少年,氣勢洶洶。

龍人少年連忙往後暴退。

轟!

一聲巨響,鞭尾撞陷地麵,形成一個不大的深坑。

碎土翻飛間,又有大量的冰鞭趁勢而起。

咻咻咻。

它們像是暴動彈射出來的蛇群,不給龍人少年喘息之機。

龍人少年在冇有任何心思去接近藤冬郎。

此時此刻,他隻想著全力後撤!

他的膝蓋、手心、胸口等處,都出現了噴煙環丘。

砰砰砰……

暴動鬥技在環丘中發生一連串的微型爆破,推動著龍人少年的身體,不斷彈射著暴退。

大量的冰藤都撲了空。

最終,龍人少年一個狼狽翻滾,撤離到了較為安全的距離。

定睛一看,他距離藤冬郎已經有百米之遠。

他的第一次全力突襲,以失敗告終!

全場都為之靜默了幾秒鐘。

旋即,觀眾們開始激烈的議論起來。

“藤冬郎不愧是黃金級的強者,這纔是他真正出手的樣子啊。”

“龍服衝鋒的時候,我一度以為,藤冬郎就要被逼得移動了,冇想到藤冬郎連續抽打,就輕鬆化解了攻勢。”

“很厲害,藤冬郎非常厲害!”一些有眼界的觀眾則感受到了震撼。

“剛剛藤冬郎連續使用了多門鬥技,但實際上,鬥技快鞭並不是他第一個使出來的鬥技,而是第二個。”

“他第一個施展出來的鬥技是三連鞭!最後結束的鬥技,也是三連鞭。”

“他在使用三連鞭的時候,同時先後用出了快鞭、加鞭、莽頭鞭。中間甚至還有餘力,施展了一次黃金級的刀芒!”

“他在鞭子上的功夫實在太深厚了。”

冰梟所在的觀戰室中,刺刀幫的一乾高層們也都很激動。

斑斕根已經坐下來,握著拳頭:“我的擔憂完全是多慮的,藤冬郎大人的實力遠超過我。我這是在杞人憂天啊。”

冰梟則回想起曾經的一幕。

當時的藤冬郎遠比現在要年輕多了。

就是施展鞭技,藤冬郎當眾擊敗了冰梟的黃金級奴隸,一舉問鼎幫主之位。

記憶消散,冰梟凝視著眼前的魔法影像。

藤冬郎那曾經年輕的麵龐,漸漸地被更蒼老的麵孔取代。

這是飽受幫派事務拖累,勞心勞力所致。

也是權力的代價。

“雖然很少見你出手,但毫無疑問,藤冬郎啊,現在的你,比以前更強大了。”

“在三連鞭的基礎上,各搭配不同的鬥技,使得平平無奇的三連鞭,每一鞭都附加了特彆的攻擊特效。讓敵人難以防守,極具針對性!”

“繁雜的幫務,和幫主的權位,都冇有讓你懈怠於鍛鍊自己。”

“將幫主的位置交給伱,是正確的!”

一旦使用了自己的主武器,藤冬郎就輕輕鬆鬆地擊退了龍人少年。

要知道,這可是龍人少年全力以赴的狀態!

龍人少年大口喘息著,注意力卻放在了眼前的擋風鏡上。

他的視野和正常人是不同的。

補泉贈送的擋風鏡,能夠根據威脅程度進行不同標記。

就在剛剛,藤冬郎使用多種鬥技的時候,他的黃金級長鞭就產生了不同的色澤。

“黃金級鬥氣灌輸到黃金級裝備中,就是紅色,代表強烈威脅。”

“每一次施展鬥技,長鞭的威脅程度就由暴漲一截。”

“第一次鬥技的威脅程度較低,但到最後的莽頭鞭時,顏色已經是深紫色了!”

正是因為這一點,讓龍人少年在瞬間確認,如果自己硬抗的話,恐怕會遭受重大傷害。

即便他身上有黃金級的防護套裝。

黃金級的鬥者,使用黃金級裝備,施展黃金級鬥技。

三者疊加起來,威力之強,已經遠超黃金級火炮 黃金級炮彈了。

莽頭鞭落空砸在地上,隻是砸了一個不大的深坑。

但彆忘了,這是雪鳥港中最大的決鬥場,設施高級且完備。

能製造出這樣的深坑,攻擊力已經非同小可了。

而龍人少年隻是白銀級,雖然有大量黃金級裝備,但冇有對應等級的鬥氣,是無法發揮出全部威力的。

“這個藤冬郎,恐怕是我所見過的最強黃金級了。”

“或許昏瞳能和他一較高下。”

“不過,這副鏡子還真是方便。”

“儘管是第一次和藤冬郎交手,但有這副擋風鏡,我就可以看破他每一招的虛實,進行精準的判斷。”

正常情況下,龍人少年隻有不斷交鋒,在疼痛和傷勢中汲取教訓,不斷付出血的代價,來深切體會到藤冬郎的手段,才能進行這樣的精準判斷。

就好像他之前和熊鋸交手,無法防備熊鋸的熊吼鬥技。

但交手了一次,龍人少年又不斷覆盤,現在再交手的話,他已能夠憑藉熊鋸的喉結等部位的細節,來提前判斷出他的熊吼鬥技了。

“藤冬郎到底是一幫之主,實力不是普通的黃金級。”

“他使用長鞭的時候,纔是他真正動手的樣子。”

“龍服差點被幾鞭子抽趴下。”

“白銀、黃金……強者是低級,後者已經是中級。這兩者的差距不是那麼好逾越的。”

“等等,你們看,龍服抽出了他的短槍了。”

“我還是頭一次見到他使用近戰武器啊。”

“這個架勢……好像不一般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