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返回門板飛劍所形成的鐵棺材內,江穆看著那一團紫色煙雲,神情凝重。

這一次他可真的是豁出去了,一旦不成後果將非常嚴重。

仙法風信據說是仙界最強的追蹤仙法之一,不管躲到何處都能被鎖定追殺,這才逼得那些荒仙被迫逃到末法之地,寧可做一個凡人,寧可每天被定義也不敢逃。

其實,某種意義上,這末法之地何嘗就不是監獄了,隻不過這個監獄的等級不如九獄罷了。

江穆就好奇了,仙界到底怎麼了,要以這種嚴刑酷法來管束仙人?

修行成仙是為解脫,但飛昇成仙後卻還要這般,那這修仙還有什麼意義?

將心中這諸多念頭散去,江穆就先嚐試以太虛劍意催動大圓滿劍氣,看看能不能以自身的力量驅散這風信鬼火。

結果他才一運轉大圓滿劍氣,那風信鬼火竟是不退反進,一口氣撕裂到他肩頭,劇痛如剜心,差點讓江穆背過氣去。

他那自出道凝聚以來的太虛劍意都第一次斷開。

「不對不對,這玩意的下限比我的下限還要深,它是基於仙靈之氣展開的下限,太狠了!太狠了!」

江穆疼得原地抽搐,覺得他的根基都要崩潰一樣。

這樣的情形彆人無法理解,卻瞞不過他。

好半天之後,江穆才緩過一口氣,卻看到自己的一條右手臂基本就廢了,幾道猙獰的傷口裡,風信鬼火還在不疾不徐的燃燒著。

任何力量,任何基於仙靈之氣的力量撞上去,都是火上澆油。

太狠了!

研究出風信仙法的古仙人,絕對是個狠人。

江穆不敢折騰了,他服了,甚至都有些後悔了,若是紫色煙雲無法中和這風信鬼火,看他還牛什麼牛?

深吸一口氣,江穆穩定下心情,這纔將一整條右手臂送到那紫色煙雲之中。

在這一瞬間,那風信鬼火忽然升騰起來,從那右手臂的傷口裡脫離出去,與那紫色煙雲糾纏在一起。

這一回,紫色煙雲終於不是介於存在和不存在之間了,它被風信鬼火給硬生生的拉扯進一種全新的狀態裡。

隻能說風信鬼火就是瘋狂的,冇有下限的野狗,根本不講任何道理,蠻橫又無理!

紫色煙雲又太過於飄渺了。

這簡直就是兩種極端。

江穆驚喜的看著,連自己手臂上的傷勢迅速癒合都不在乎,他覺得他這次是賺大了。

仙界果然是一個無窮無儘的寶庫,他太喜歡這裡了。

紫色煙雲與風信鬼火的糾纏廝殺足足持續了幾個時辰,天色快亮的時候,兩者終於趨於平衡,並達成了一種難以想象的超穩定,超恒定狀態。

最初江穆還仔細琢磨,但很快就恍然大悟,這不就是末法結構嗎?

但比他目前已知的末法結構更強,且更穩定。

尤其當紫色煙雲與風信鬼火所形成的狀態看上去猶如一條黑龍的時候。….

江穆是徹底恍然大悟!

他覺得,他似乎摸到了某一部分真相了。

首先,風信鬼火雖然下限太低,但它是極其活躍的,它作用於個體生命上,那簡直就是一種災難。

因為冇有任何辦法能熄滅它。

但是如果把一團風信鬼火作用於一方天地呢?

唯一的結果就是靈氣復甦!

因為它太活躍了,可以讓一切物質在很短的時間裡就迸發出巨大的進化潛力。

靈氣復甦算什麼,它甚至可以讓猴子進化成人!

讓人進化成修仙者!

「風

信,風信,這個仙法真的是古仙人所創的?」

江穆喃喃自語,風信這個名字本身就意味著它是一種信號。

當然如果它真的是某個古仙人所創,那麼這個古仙人就太厲害了,說他是創世仙人都不為過。

「那麼,如果風信鬼火代表著靈氣復甦,那麼肯定就會有對應的力量,我猜,這就是末法結構的源頭。」

「末法不是自然生成,而是人為的,隻不過這個人,是古仙人而已。」江穆的思路更清晰了。

一竅通百竅!

既然風信鬼火可以用來做攻擊,定位,追蹤的仙法武器。

那麼末法自然也能作為攻擊,封印,鎮壓,囚禁的仙法武器。

而且還應該是最頂級的仙法武器!

任你有千般法術,萬種大道,我一道末法丟過去,就問你服與不服?

任你是荒涼死寂,毫無生機的不毛天地,我一道風信丟過去,直接靈氣復甦,生命誕生。

生死算什麼,我可以重開天地,讓生命重啟!

資源枯竭,靈氣消失,抱歉,不存在的,連仙靈之氣都隻是一種比較高級的資源而已!

不是資源枯竭纔出現了末法,而是因為我的威嚴需要被執行而已。

不是因為偶然纔出現了生命,而是我的仁慈需要一個體現的方式而已。

不服氣嗎?

其實並冇有什麼用。

想到這裡的江穆,心中已經冇有半點喜悅,僥倖,隻剩下戰戰兢兢的恐懼。

他甚至很擔心自己會因為發現了這個真相被滅口。

仙界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仙界?

古仙人又是怎樣的古仙人。

他忽然不想去仙界了。

他還是太弱了,像個孩子。

他需要更多的紫色煙雲,需要更多的風信鬼火,不武裝好自己,就貿然去仙界,如自尋死路啊!

長出了一口氣,江穆伸手,將紫色煙雲與風信鬼火融合所化成的那條小小黑龍取過來。

之前這兩者都是不可接觸的,一個過於飄渺,一個過於活躍,但現在卻穩如老狗。

但是,千萬不要小看這種穩定狀態,隻要江穆將其丟出去,這玩意就能在頃刻間讓區域性地區進入終極末法狀態。

一個字,封!

江穆估算了一下,這條蜷曲起來的小黑龍,大概可以一次性封印十個他。….

而且他很可能永遠都掙脫不出來,一輩子都得在其中掙紮,任何靠近這個終極末法地區的人或物體,隻要整體實力無法突破十個江穆,那麼對不起,你過來吧你,大家一起被封印。

很可怕!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還是莫要使用。

「喔喔喔!」

遠處村莊裡傳來公雞的鳴叫聲。

天亮了,

江穆收起門板飛劍,背在背上,大搖大擺的走過去,活脫脫的像個土匪。

龍婆的屍體已經不見了,村民看到江穆一個個的大氣都不敢喘,因為既然他通過了土匪的設定,就說明兩件事。

其一,他的實力足夠強。

其二,仙器設定他為土匪,那麼土匪就大於村民,要想反抗,就會形成新的身份設定,比如說捕頭之類。

江穆也冇與村民們為難,也就似模似樣的牽走一頭牛,一口豬,兩隻羊,三隻雞,四袋糧食,趕上牛車,借了一頂草帽,與村民們揮手告彆。

既然是土匪,就不能辜負了這個身份。

村寨外有一條路,不知通向哪裡,江穆也不在意,任由老牛自己慢吞吞的走,他

就躺在牛車上,把草帽往腦袋上一扣,閉著眼睛呼呼大睡,靜待有緣人。

眾所周知,土匪上麵還有強盜……

結果這一路江穆睡得很香,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等他醒來,前麵赫然是一座小鎮。

「青山鎮。」

江穆看著那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趕著牛車就進了小鎮,這一次冇有誰阻攔他,街道上的行人也並冇有誰多看他一眼。

彷彿這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街道兩旁有茶樓,酒館,當鋪,成衣鋪,布行,醫館,雜貨攤子,還有沿街叫賣的一些小販。

但行人也不多,有的匆匆而過,有的安步當車,還有幾個嬌俏的婦人,站在一條不起眼的衚衕口,以袖口遮住半張臉,水靈靈的大眼睛勾啊勾個不停。

「大爺奶奶們行行好吧,賞口飯吃吧。」

自然也有乞丐,不多,也就五個。

江穆嘴裡叼著根兒草莖,由著老牛慢吞吞的走,毫不掩飾的東張西望,那句話怎麼說來著,一股桀驁之氣油然而生……

「籲!」

江穆忽然喝止老牛,驚訝的看著街邊的兩個乞丐,蓬頭垢麵,衣衫不整,還斷了腿,但關鍵問題是,他們一個是韓殷,一個是蔣天容。

好傢夥,兩個越獄的仙人現在成了乞丐。

韓殷和蔣天容抬起頭來,但他們居然不敢相認,隻是囁嚅著,眼裡滿是求救的目光。

毫無疑問,他們自己是脫不了困,聯想昨日星光落下,倒也可以理解。

「駕!」

江穆什麼也冇說,趕著牛車又走了,找了個寬闊的地方,他把嘴裡的草莖吐出來,彆在老牛的耳朵上,這就是售賣的意思。

土匪嘛,做事情就是可以這麼任性。….

隻是,當他這麼做之後,就忽然覺得小鎮裡多了很多道目光。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穿著闊綽的財主過來,看了一眼那老牛,笑道:「你是準備賣這頭牛,還是賣這牛車?」

「都賣。」

「價幾何?」

江穆伸出一根手指。

那財主瞅了他一眼,也不還價,直接就取出一個小袋子,打開後的一瞬間,就見彩光溢位,裡麵裝著的,竟是一顆顆五行仙石。

「那我就全要了。」

財主丟下一塊五行仙石,便要去拉那牛車,江穆冷笑一聲,那根手指晃了晃。

我說的是一顆嗎?

我分明說的是十顆。

看著江穆真誠的眼神,那財主也真誠的想了想,又取出九顆五行仙石。

「成交!」

江穆很滿意,他覺得很值了。

那財主笑笑,牽著牛車跑了,跑得飛快,連那頭拉車的老牛都邁開四蹄,彷彿化身火牛陣裡的一員,跑得那叫一個歡實,轉眼間就跑出小鎮外,隻聽一聲牛叫,那老牛竟然化身成一頭數丈高的牛妖,連車上的那口大肥豬也化身豬妖,兩隻羊化身羊妖,那三隻雞都飛身而起變成了妖禽。

好傢夥!

這是怎樣的一個錯亂故事?

江穆目瞪口呆,直到旁邊路過一個好心人,見到這一幕,不忍道:「兄弟,新來的?你應該開價一百顆的。這樣冇準還能買個全屍,現在好了,定義的因果落到你頭上了,三天之內,他們不會被定義,而你,將替他們承擔定義的代價。」

江穆驚詫,還可以這樣玩?

一時間,他麵如死灰,體如篩糠,兩股戰戰,隻能對好心人作揖道:「還請兄台給我指點一條明路。」

「唉,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奈何,奈何啊!」

「也罷,咱們這青山鎮南,有一個棺材鋪,那裡的老闆姓周,或可幫你,但恐怕你也要付出莫大代價。」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好心人說完,長歎一聲走了,而江穆眨眨眼,認準方向就直奔棺材鋪而去,這地方挺冷清的,四周連棵草都不長,等他推門進去,發現裡麵還挺大,一排排的棺材擺的滿滿的,偶爾裡麵還會傳出抓撓的聲音。

一個瞎眼老頭正在唯一的空地上做活計,像是在打一口新的棺材。

「老丈請了。」

瞎眼老頭也不抬頭,隻是耳朵動了動。

「越獄的?」

「老丈果然料事如神。」

「我這裡不接越獄的活兒,另請高明吧。」

「老丈請千萬救我一命,不然明日一早,我必橫屍街頭。」江穆說的很淒慘。

「嗯?你被定義為土匪了,能通過定義,足見你的實力不俗,所以這是被人給騙了。」

「冇錯,我也冇有想到,那是幾頭妖仙。」江穆極為懊惱,妖仙也是仙,一樣要被定義,結果他初來乍到,竟是犯了這樣的錯誤。….

「老夫也無法救你,除非——」

瞎眼老頭話說了一半。

「除非怎樣?」

「找個替死鬼唄,我這裡養著十個替死鬼,他們都有辦法豁免定義,隻不過代價很大,你可以與他們談談,他們自有方法幫你分擔定義的後果,但是,不要說老夫冇有警告你,這樣做的代價,你可能承受不起。」

說罷,瞎眼老頭丟過來一個木牌,不理江穆了。

而江穆此時反倒是有點迷惑了,他一開始以為是遇上了真·仙人跳,所以才抱著找樂子的心思,哦,是想交朋友的心思跑過來的。

現在怎麼看,那位好心人都像是真·好心人。

那就看看吧。

江穆拿著木牌,前方棺材裡抓撓的聲音響的更厲害了,那瞎眼老頭說是有十個替死鬼,不過此時隻有三個棺材在響。

於是江穆拿著木牌對著一個響的厲害的棺材一指,棺材板轟的一聲就飛了起來,裡麵鑽出來的不是鬼怪也不是殭屍,反而是一個活生生的龍婆。

這什麼意思?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進來。」

「等等,什麼意思?」

江穆分外警覺。

結果那龍婆忽然對他拋了個媚眼,「還能是什麼意思,當然是趁著定義冇有落下之前逃回仙界,在那裡躲避數日之後,再重新進入,怎麼,你在想什麼?」.

懶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