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倒在地上的魔雲宗弟子在看到這個身影之後說道“拜見少堂主!”

而趕過來的少堂主從懷中拿出一個藥瓶說道“不用多禮,鐵翼師兄這個是療傷丹藥,趕快給眾位師兄弟服下。”

剛纔領頭的魔雲宗弟子連忙接過藥瓶“謝少堂主!”

然後鐵翼倒出一顆丹藥之後毫不猶豫的吃下,再分發給其他受傷的師兄弟。 少堂主看到鐵翼他們的傷勢得到控製也就看向了秋雲 “秋雲是吧,我是魔雲宗武部虎殺堂堂主的兒子周宇,你在魔雲城殺人傷魔雲宗弟子、破壞魔雲城規矩。原本該把你擒下送到執法部中,不過你犯的錯太大我武部可以規矩城規將你就地格殺!”

說完周宇根本冇有給秋雲開口的機會就揮動手中大刀劈向了秋雲。在魔雲宗中兩大親衛,四大護法和八大天王,三十二堂主使用的武器功法都各不相同,可是在他們的下一輩中因為蕭雲祁的影響使刀的人占了大多數週宇也是其中的一個。

周宇的刀法是學自魔雲宗的魔焰刀法,也是魔雲宗最高的刀法,就連蕭雲祁使用的也是這個刀法,魔焰刀法一共二十一招每一招的施展刀身都會被魔焰包圍,就算不會被直接命中被包裹的火焰灼傷的話也會讓人感到痛不欲生。

魔焰刀法是蕭雲祁從係統中得到的天級刀法雖然有二十一招,不過他隻在宗門中傳承了十八招刀法,因為最後三招刀法威力實在是太過於驚人。

冇有掌握好的話非但傷害不到敵人還可能讓自己受傷。 所以他就在宗門中說過隻有徹底掌握前十八招刀法之後的人纔可以由他親自傳授最後的三招。

不過就連前十八招也不是那麼容易學會的,宗門中練習這個刀法的人無數,可是連一個徹底領悟和掌握十八招刀法的人都冇有,最厲害的人也隻是掌握了十四招刀法。

周宇練習魔焰刀法的時間也很長了,所以已經學會了十招刀法,如果秋雲是天雲宗內門長老的弟子或許還可以和周宇過上幾百回合,可是一個外門長老的弟子根本就不會對周宇造成任何影響。

果然在周宇接連施展了五招刀法之後秋雲就被打倒在地,身受重傷再也站不起來。 秋雲倒在地上看著一步步走來的周宇不由的害怕起來“周宇我是天雲宗的弟子你要是敢殺我天雲宗不會放過你們的!”

“哦,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把仇敵的頭顱祭奠過你父母之後會自縛到魔雲城前任憑發落,這樣吧,我在這裡發誓我一定會把你仇敵的頭顱放到你父母墳前,你現在自殺吧!”

秋雲聽到周宇的話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你一個魔道中人有什麼信譽可言,我隻信我自己你放我走,我祭奠完之後肯定會回來的!”

“哈哈哈,秋雲啊秋雲,你知道我為什麼早就過來了卻不出現嗎?因為我讓情報部的人去查你了”然後周宇從懷裡拿出了一張紙。

“秋雲,天雲城人,從小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靠著偽裝成功加入了天雲宗,期間陷害自己的師兄和同期的師弟。為了獲得外門長老的弟子身份不惜把自己的妻子獻給韓封,後來在一次醉酒之後再邯鄲城中屠殺了一家人,而你手中的那個頭顱應該就是唯一的目擊者吧,他曆經艱險才逃到魔雲城中躲了兩年冇想到最後還是被你找到了!”

“你說你年齡也不大怎麼就如此狠毒呢!”

“你胡說,你們魔宗中人顛倒黑白為了殺我可真是煞費苦心啊!”聽到周宇說出自己最大的秘密秋雲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不過他很清楚自己不能承認,如果承認了這個那麼他就冇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了。

“不承認,沒關係,承不承認都不重要了,反正你也觸犯了魔雲城的規矩註定會死的。”說完周宇就揮刀劈向秋雲。 這時的秋雲大喊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個丹藥喂到口中,而在秋雲吞下丹藥之後一股龐大的氣勢迸發而出,秋雲的雙眼也變得通紅。

“狂暴丹,你居然有狂暴丹!”狂暴丹是一個魔道宗門煉製丹藥,可以讓人在絕境之時吞服爆發出平時十倍的實力,時限隻有一炷香,一炷香之後服用狂暴丹的人就會成為一個廢物雖然不會死去但是會成為一個無法在修煉的廢人。

原本這個丹藥雖然副作用不小但是可以在絕境中讓人有一拚之力對於武林來說也是有些好處的,可是在一個服用狂暴丹的正道人士在幾年之後恢複實力甚至比之前更加厲害的時候。

所有人也就知道了狂暴丹服用之後確實會變成廢人可是隻要吞噬人的血液就會一點一點的恢複實力而如果是嬰兒的血液效果更加的好。

當這個訊息傳出之後所有服用過狂暴丹的武林人士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都有人在這個誘惑之下走上了這條邪路,然後正魔兩道聯合圍剿殺死所有犯禁的武林人士之後。狂暴丹也被列為了禁丹就連丹方也被毀去。

“對,就是狂暴丹,這個丹藥可是我好不容易纔獲得的,這個也是我的依仗,我知道現在魔雲宗所有堂主以上的人都回到總部了,你應該就是魔雲城中如今實力最強之人吧,你也不想想我這麼一個人怎麼可能冇有後手呢!”

“鐵翼師兄召集城中所有虎殺堂的弟子,狂暴丹的時間隻有一炷香隻要堅持過去他就死定了!”

“一炷香的時間夠了,更何況誰告訴你隻有一炷香了,我隻要一邊殺人一邊吞噬血液我可以支撐一個時辰,周宇去死吧!” 暴漲了十倍的秋雲隨意的一擊也不是周宇可以抵擋的,“魔焰刀法第十招—魔焰焚神”周宇也用出了自己最為強大的一招。

就在周宇以為自己死定的時候,一個身穿黑衣頭戴麵具的人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隻見他伸出右手一掌打出秋雲瞬間就被打飛,就連身上的狂暴丹的狀態都被打散,秋雲連一個遺言都冇來得及說就死去了。

而護在周宇身前的黑影在打死秋雲之後就離開了,周宇就隻看到了一個猙獰的惡鬼麵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