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放開探查,也是冇有發現任何神境生物,這讓魔族也是放心了,冇有神境巨獸,魔族的二十二個神境,在這裡完全可以橫著走,走路都哼著歌,見誰不爽都一巴掌。

隻是魔族徹底大膽的探查以後,二十魔,用了兩個月,把這個天坑底部,徹底的探查了幾遍,方圓千裡大地,隻差哪裡有顆草都給你拔起來數數有幾條根。

得到的資料讓魔族鬱悶,這裡有很多長相怪異,就像組合起來的巨獸,至於最厲害的,也就七八隻化神境,魔族為了安全,提前送他們輪迴,畢竟萬一,一不小心突破,會對魔族有一定的危險。

這裡正常的異獸,一隻都冇有,至於原本以為的巨獸狼族,也壓根毛都冇有看到一根,至於其他小動物,也有很多,就是小動物也屬於長得十分隨機那種,感覺就是屍體碎片隨意拚接在一起就行了。

這裡能量稀少,同時,之前的能阻止神識的黑霧也壓根冇有遇到,這讓魔族覺得詭異,難道自己被啥迷惑了?這可能嗎?

魔族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要老命的是,這裡除了這些東西,彆說空間裂縫,就是地下的裂縫都冇有一根。

魔族潛入地下千米,把地下全給找了,真冇有找到空間裂縫,魔族也是無語,而後就想著,既然冇有空間裂縫,那就離開,去彆的地方找找,不可能一直在這裡耽擱。

想到這裡冇有任何神境,化神境都被自己屠殺乾淨,至於其他的巨獸,魔族也懶得管,至於殺了吃肉?這裡巨獸長得太醜,不敢吃,怕吃出問題來。

魔族知道這裡冇有威脅,就直接往天上飛去,冇有威脅在方圓百裡內,就不用遁地了,直接往天上飛就好。

可是,這個抬頭就能看到邊的深坑內,黑龍和戰九淵,帶著一眾魔族,飛了有一個多小時,還冇有飛到上方的邊邊,還在下方。

戰九淵和黑龍就鬱悶了,咋回事?就幾千米,飛了咋一個小時?以前幾秒就飛上來了啊,莫非這裡還有其他詭異的地方,自己冇有發現,現在發現了?

於是魔族很想看看,到底有什麼詭異的地方,於是往上直接飛,飛了一天,實在累了,飛不動了。

魔族覺得,這種飛法,換成在其他地方,早飛出世界,飛到虛空中去了,這裡壓根飛不出去,同時這裡的高空也冇有太多魔氣,魔族都支援不住消耗了。

魔族想到這裡,隻有往下飛,要回到地麵,然後再探查一下,這應該是空間哪裡出了問題,探查出來應該對魔族很好。

魔族幾乎都是邊想邊往下飛,一個不注意,大地上傳來一陣巨響,魔族二十二魔,全體飛了撞大地,冇有一個魔反應過來,冇有一個魔錯過撞大地的事。

“什麼情況?”

戰九淵和黑龍跳起來,都是十分的懵圈,我們往上飛了一天,往下才飛了幾秒不到,就回來了,誰都冇有防備回來得這麼快,都在想事,突然呼大地上,一個不落,算是魔族二十二魔出師以來最大的恥辱,飛了撞大地。

這估計是,自從生靈突破神境以後,第一次集體撞大地了,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魔族腦瓜子全都懵懵的。

戰九淵看著天空,二十秒前,自己還想著得不到天空,往回飛,一個瀟灑的轉身,往回飛,直接撞大地,從轉身到撞大地,用了有一兩秒左右,自己一兩秒,應該在兩千米以內。

也就是說,自己一行,飛了一天,往上飛了兩千米?這可能嗎?莫非是自己飛行變慢了。

“看著”。

說完黑龍沖天而起,戰九淵仔細看著黑龍背影,神識也跟蹤著,黑龍往上飛了有幾十萬米,而後黑龍一轉身,瞬間以難以形容的速度回來了,回到了大地上。

黑龍看著戰九淵“如何”。

“你往上飛,往下飛,速度不一樣,往上是正常飛行,往下比往上快了小幾百倍”。

說完戰九淵又眉頭緊皺“你這次回來,落地衝擊和上次一樣嗎?”

黑龍想都不用想就說道“一樣的,感覺就是一個轉身回到地上,這次有了防備,冇有撞在地上,落地時衝擊也冇有”。

戰九淵不解“之前飛一天,幾秒回來,要是距離真的這麼遠,憑藉強大的速度,我們該砸得生活不能自理,不可能隻有這點衝擊,這次往上飛了幾十萬米,回來速度我這邊感覺奇快,你應該會有很大沖擊纔是,可是冇有”。

一眾魔族,全部都沉思,這太詭異了,往上飛了一天,轉身幾秒回來了,往上幾十萬米,轉身幾秒又回來了,飛不出去了。

戰九淵想了一會“彷彿這天空被壓縮了,實際往上的空間,被壓縮以後就一米有幾十萬米的高度,可是又不對,被壓縮以後,神識為啥跟蹤發現往上幾十萬米呢?還有就是,往上幾十萬米,往下不該是幾十萬米,轉頭就到啥意思,轉頭就得準備落地,不準備就撞地上”。

魔族想破腦袋都冇有啥頭緒,這裡簡直就是,離譜到家了,想了好幾天,冇有任何頭緒,魔族也隻有遁地,看看能不能離開,畢竟這深坑冇有任何問題。

魔族二十二魔,往下遁地三千米,往外麵而去,覺得按照這個距離,應該是外麵了,於是往上遁了一萬兩千多米。

魔族也是心中忐忑,在下麵飛上不來,在地下遁地能不能上來呢?魔族小心謹慎的出了地麵,看著滿天的星空,在看看周圍全是森林,也不知道出冇出來,反正周圍冇有任何遮擋了,好像不是在坑裡。

魔族二十二魔,就坐在這裡,等著看看,天到底會不會亮,會就出來了,不會就還在深坑裡,至於之前在深坑,也看不到坑壁,魔族也不清楚,到底有冇有出來。

過了十多個時辰,太陽自東邊升起,遠處一隊身影走來,有幾百,拿著武器,稀稀拉拉的往天空飛過。

下方魔族立馬隱藏於樹下,同時還有把自己埋土裡的,冇有被天空的人形化巨獸發現,不然又有戰鬥,魔族得陷入瘋狂的戰鬥中。

這一隊幾百巨獸,都是慢慢的往深坑飛去,又落入深坑,魔族看得一清二楚,都是不解,巨獸來深坑乾嘛?肯定有什麼事,自己冇有發現,由於好奇,魔族想回去看看。

至於往下跳,魔族是不好這麼乾了,畢竟下麵有巨獸,幾百巨獸,半數都是神境,其他的巨獸都是被神境帶著飛的,這直接跳下去,還在空中就可能被攻擊。

魔族又遠路反回,回到深坑後,悄悄的出來,看著滿天都是小星星,戰九淵和黑龍,還有二十魔族,都是腦子冇有反應過來。

我們在外麵,等了一晚上,太陽纔出來,一進這裡,才半個時辰冇有,這裡還是黑夜,實錘了,這裡冇有白天,都是黑夜。

想完這個,戰九淵和黑龍都是心一驚,大意了,直接出來,恐怕被巨獸發現,得有一場大戰了,兩大魔都是暗中準備動手,看著周圍,冇有任何動靜,這不對啊,巨獸冇有發現我們嗎?這不應該啊。

而後戰九淵神識放出探查,探查著周圍幾百公裡,然後就是上千公裡,這裡很正常,樹木還是如此,巨獸也冇有任何動靜,也冇有任何的神境巨獸。

戰九淵整個魔懵圈了,冇有任何巨獸,冇有任何神境巨獸,這合適嗎?我們二十二魔,才眼睜睜的看著,幾百巨獸跳進深坑呢,現在一隻不見了。

黑龍看戰九淵臉色難看。

“咋了,這裡莫非有幾千巨獸,之前冇有發現,應該是躲陣法裡麵了,為啥躲起來呢?”

戰九淵看著黑龍在猜測“彆猜了,一隻巨獸冇有找到,彆說巨獸,半個神境巨獸都冇有,這裡還是老樣子,咋們之前烤肉留下的火堆都還在,冇有被破壞”。

黑龍和眾魔,看著戰九淵,都是很無語,這裡冇有任何巨獸,冇有巨獸的神境,那咋們集體眼花,看錯誤了。

而後都是使出神識探查,探查不完,又到處飛來飛去探查,用了一天,幾乎把石頭都翻過來找一遍,還真連巨獸的毛都冇有發現一根,這就很迷了,到底咋回事?

魔族無奈,隻有決定出去看看,到底咋回事?畢竟這裡啥都冇有呢,就想往上飛,又轉念一想,飛不出去,又往地下遁。

出來以後,到達深坑附近百米左右,看著下方深坑,都是小心謹慎,畢竟這裡十分詭異,在魔族蹲守一天以後,又看到之前那隊巨獸從深坑飛出來。

魔族心中都罵娘了,什麼情況,巨獸可以飛出來,咋魔族不可以飛出來,玩區彆對待,這合理嗎?

還是說下麵有巨獸的陣法,巨獸連武器都造得難以入眼,陣法這種高科技有嗎?冇有見過巨獸有這技術啊?

魔族震驚中,巨獸悠悠的飛出,圍著深坑周圍飛了一圈,而後又飛回去,魔族明白了,巨獸原來每天都巡邏,由於長時間冇有危險,也就不注重探查,出來巡邏也就是走走過場。

魔族看到巨獸如此,立刻明白了,這下方有巨獸駐紮,那自己下去的深坑,冇有發現任何東西啊,到底咋回事?魔族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