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陣破了!

當守護大陣的兩處陣基先後被摧毀之後,黑龍分壇守護大陣便出現了難以修補的損傷。

原本最多一個時辰就能恢複的守護大陣,這時候卻是再難無缺複原了。

而這兩個陣基的被毀,在大大提振了靖國這邊士氣的同時,也是讓得那些化龍教修士們又驚又怒,不由得生出了一股絕望拚命之意。

很快便有好幾位化龍教護法施展出了「化龍昇天訣」這種拚命秘術,化作蛟龍瘋狂衝入各處戰場屠戮起了靖國這邊築基修士。

此前雙方交手雖然激烈,但多少還是遵守一些默契規矩,在徹底擊潰對方的紫府期修士之前,紫府期修士不會主動去獵殺對方的築基修士。

但是現在兩處陣基一破,眼見著山門被破也是遲早的事情,那些化龍教修士絕望之下,哪還會管這麼多。

結果也算是錯有錯著。

原本準備趁勢擴大戰果的靖國一方紫府期修士見此,急忙各自回救自家後輩。

這種時候,哪怕是明鏡道人等三大門派的人搬出金丹期修士命令來,也無法真正約束得住各位紫府期修士了。

畢竟法不責眾。

那些金丹期修士難道還能把他們這幾十個紫府期修士都殺了不成?

這樣人員一分散,再想重新聚攏就很費事了。

甚至有些人更是因為消耗過大,或者是身負重傷,直接主動撤出了戰鬥。

修仙者或許都是出色的戰士,但並非軍人。

他們很難做到那種即使身負重傷也要為了上位者的命令而繼續戰鬥下去。

也許在保衛他們自己家族的時候,他們能夠做到死戰不退,但現在這種情況絕對無法做到這一點。

而一旦出現不少這種後退的修士,其他修士也自然會產生效仿之心。

於是稀裡糊塗的,本來應該趁勢猛攻擴大戰果的進攻之戰,變成了一場潰退。

當發現己方修士越打越少後,一些還在黑龍分壇山門裡麵的修士,甚至還以為是己方敗了,頓時間便驚慌失措的急忙轉身便逃。

以至於不少倒黴傢夥就是這樣稀裡糊塗的送了性命!

好在周家四人冇有遇到這種倒黴事情。

當時在攻破一處陣基後,周明德等立下大功的九位紫府期修士,都是忙於圍殺裡麵四位化龍教護法,也無心去彆處擴大戰果。

等他們將那四位化龍教護法圍殺了三人之後,各自都已消耗極大,便都準備原地休息一番恢複法力。

而不等他們恢複法力再次出擊,突然大變的形勢,逼得他們也隻能隨之撤離戰場。

周純三人就是這時候跟隨在周明德身旁一起撤離了黑龍分壇山門。

因為撤退的有些稀裡糊塗,到了外麵臨時營地後,明鏡道人等三大門派修士第一件事情就是讓所有修士集合到一起,調查詢問撤退的原因。

在這種調查中,當然冇幾個人敢說自己是主動撤退的,都一口咬定是看見其他人撤退了後,自己纔跟著撤退的。

如周家這般和其他修士一起撤退的人,更是拉上了其他修士一起互相作證。

以至於最後隻能通過留守營地的人來一一辨認,才辨認出哪些人是最先回到營地。

這倒是把周崇善和周家瑞二人給牽連了進去!

幸好明鏡道人對於周家的印象還不錯,周崇善身上的傷口和其年齡又擺在那裡。

在瞭解清楚情況,又得知周明德所在隊伍攻破了一處陣基後,便冇有多追究此事,甚至還賜下了一顆療傷靈丹給周崇善。

就在這時,因見到下方戰爭形勢變化,天穹之

上交戰的靖國一方金丹期修士仗著人多,當即派出一人下來調查詢問起了情況。

明鏡道人也不敢隱瞞半點,連忙把初步調查得知的結果彙報了上去。

得知情況後,那位金丹期修士也是亦喜亦怒,心情複雜無比。

兩處陣基被破,意味著黑龍分壇守護大陣出現了短時間內難以修複的缺陷,對於攻陷這處地方將會產生決定性幫助。

可是本該趁此良機擴大戰果的戰鬥,卻是因為一些家族修士的不顧大局行為導致功虧一簣,這怎能不讓人惱火。

然而錯已鑄成,此時黑龍分壇內的化龍教修士已經重新佈置好了防線,而己方這邊卻因為這莫名的敗退而士氣低落。

那位金丹修士即使心中惱火,也知道此刻不是追責的時候,隻能下令嚴守營地,先行休整。

——

「王道友節哀,事已至此,道友還需保重自身纔是!」

臨時營地內,周純看著麵前氣色萎靡,一臉麻木的王誌雄,心中也是慶幸不已。

還好他當時冇有貪心,一定要跟王誌雄等人去攻打那座紫府期修士洞府,不然他現在狀況隻怕不比對方好多少。

原來當時王誌雄等人雖然耗費一番功夫後,成功打破了那座紫府期修士洞府,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可是因為耗時太長,錯過了最佳撤退時間。

等他們搜刮完那座洞府出來的時候,周純他們都差不多已經撤出黑龍分壇了。

於是如王誌雄等來不及撤退的修士,頓時就慘了。

在回過頭來的化龍教修士清剿下,他們這些人絕大部分都將性命丟在了其中,隻有極少數如王誌雄這般手中留有多種保命底牌的修士,勉強跟上撤退大軍的尾巴逃了出來。

當時王家和孫家一共八位築基修士,最終隻有王誌雄一人成功逃出,就連孫家族長孫仲平都冇能逃出來。

這個打擊對於王家和孫家而言,不是一般的大。

以至於當王家紫府修士王光萍得知這個訊息後,當場氣得吐出了一大口鮮血,本來在戰場上受到的內傷都因此惡化了不少,不得不到靜室裡麵打坐調養。

而周純麵前的王誌雄,也整個人都是麻木的,精氣神萎靡至極。

這時候麵對著他的安危,王誌雄眼中悲痛之色一閃,忍不住捶胸頓足叫道:「貪慾蒙人眼啊!王某有愧於家族的信任,有愧於幾位隕落的長老和孫家幾位道友啊!」

他心裡此刻充滿了悔恨,悔恨自己不該一時貪心,釀成如此大錯。

這種悔恨可能將會伴隨他終生,讓他一生都無法走出來。

但人生就是這樣,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例子,比比皆是。

周純此時能做的,也就隻是說些安慰話語罷了,然後提醒自己以此為戒。

就這樣,周純他們在營地裡麵休整了大半日後,天穹上方的金丹期修士大戰終於以化龍教一方敗退而收場。

不過金丹期修士保命手段太強了,在冇有絕對優勢情況下,靖國這邊也冇能留下對方哪怕一人,隻是堪堪擊傷了對方兩人,取得了微小的勝利。

而敗退回去的化龍教修士,很快就在缺口處又佈置出了三座陣法用於防守。

這讓靖國一方修士也暫停了追擊,先行回到營地休整了起來。

這時候周純就感受到了金丹期修士的另外一種強大之處。

當十幾二十位金丹期修士一起吸納靈氣恢複法力之時,整個臨時營地內的天地靈氣都被他們鯨吞海納一般吸了過去。

即使是這樣,這臨時營地內的天地靈氣也完全不夠這些人所用,他們隻能珍貴萬分的靈晶來輔助恢複

法力,或者是服用比歸元丹效力更強許多的補元丹。

相比起來,化龍教那些金丹期修士就要幸福許多了。

黑龍分壇山門裡麵的靈脈乃是高級靈脈,靈氣濃度接近於頂級靈脈,彆說是供應十位金丹期修士恢複法力,就是供應三五十位金丹期修士恢複法力也是足夠的。

占有這等地利情況下,他們是不怕拖延下去的。

拖得越久越對他們有利。

這點作為進攻方的靖國三大門派修士自然清楚。

因此等二十位金丹期修士也打坐休整了七八個時辰後,新的進攻命令再度傳達了下來。

「傳各位前輩法旨,所有未負重傷者,皆要參與此輪進攻當中,此戰隻許勝,不許敗,再有敢臨陣後退者,定斬不饒!」

營地內,明鏡道人語氣嚴厲的傳達了各位金丹期修士法旨,話語中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很顯然,雖然因為法不責眾,冇有真的懲罰此前撤退的修士。

但是鑒於之前那糟糕的表現,這次進攻命令直接就堵死了眾人撤退的道路!

而麵對著這種嚴苛的命令,不管內心是何想法,眾人也唯有聽從。

很快,二十位靖國金丹修士再度衝上了天穹。

對麵黑龍分壇裡麵的化龍教金丹修士見此,也隻能繼續出陣迎戰。

現在他們不出陣都不行了。

兩處陣基被損毀後,即使有著狄龍這位陣法宗師在,也冇法在短短一兩日修複陣基,令大陣重新恢複此前威能。

而冇法發揮出此前那種威能的情況下,這守護大陣根本抵擋不住二十位金丹期修士和上千紫府、築基修士的猛攻。

相比起來,出陣作戰的話,將對將,兵對兵,他們這邊的兵還能占據一些地利優勢。

這樣雙方四階存在都去了天穹上空大戰後,靖國這邊的眾位紫府修士便帶領著築基修士對那缺口發動了攻勢。

隻見支援前來的月輪教修士再度擺開了一座「殘月射星陣」,當先凝聚出一根長達數十丈的銀色箭矢射向了缺口附近一座新佈置陣法。

轟隆!

伴隨著一聲轟鳴巨響升起,那個陣法當即便劇烈晃動了起來,幾欲破碎。

另一邊,青蓮觀修士也是不甘落後,擺出了兩座青蓮觀的秘傳戰陣「青蓮劍陣」。

但見兩柄青色巨劍當空凝聚而成,各自劈斬向了一座化龍教修士所佈陣法。

與此同時,如周家這般各個修仙家族的修士,則是紛紛衝上前去,將諸般法術和法器傾瀉向了三座陣法。

所有人都很清楚,要想攻入黑龍分壇,不被人抄了後路,這三座陣法必須先拔除掉。

而裡麵的化龍教修士則是在儘量拖延時間。

他們除了操控陣法的修士外,其餘人都在想儘辦法攔截打向陣法的法術、法器,為陣法分擔壓力。

可是人數上麵的差距,終究不是三座陣法可以抹平。

在持續攻擊了差不多兩個時辰後,被「殘月射星陣」攻擊的那座陣法首先破碎,裡麵的化龍教修士也有不少人直接陣亡當場。

隨後「殘月射星陣」又繼續攻擊著另外一座陣法,很快又破一陣。

如此這般,短短一刻鐘內,三座陣法儘數被破,化龍教修士再無任何陣法可用。

「衝,殺光裡麵的化龍教逆賊!」

一位月輪教紫府修士大喝出聲,主動散去了立下大功的「殘月射星陣」,帶人衝向了那個缺口。

周家五人此時也是緊跟在明鏡道人身後,再次殺進了黑龍分壇山門。

因為這次上麵已經下了死命令,一

定要攻陷黑龍分壇。

因此周純四人這次是一直緊跟在太上長老身後,冇敢再獨自行動了。

不止是他們周家的人如此,其他修仙家族的修士也都是要麼跟隨在自家長輩身後,要麼互相抱團一起。

經過此前化龍教紫府修士不講規矩對築基修士出手屠戮一事後,大家都變得謹慎了許多。

這樣殺進黑龍分壇山門後不久,周純他們就和一樣抱團的化龍教修士戰在了一起。

但見各色法術靈光在天上地上閃耀爆發,一件件法器當空飛舞,整個黑龍分壇山門瞬間變成了一處大戰場。

在這種亂戰之下,哪怕是紫府期修士都有可能被人集火秒殺,也有不少人因為專注和眼前敵人戰鬥,被其他敵人偷襲得手。

周純為此也是讓金甲岩龜化身成了移動堡壘,專門替背上的他們四人防守敵人偷襲。

他們一行人緊跟在明鏡道人等大部隊身後,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如此一直衝殺了一個多時辰後,一行人已然衝殺到了黑龍分壇某位金丹期修士的洞府前方。

而被他們擊潰逃亡的一夥化龍教修士,卻是逃進了洞府守護陣法裡麵。

「明鏡道友,現在怎麼辦?」

一位出身修仙家族的紫府修士將目光望向了明鏡道人,眼含期待的詢問著其打算。

哎,因為一些家事,心裡焦慮,焦躁,狀態非常差,今天掛了電話後整個人都處於焦躁狀態,難以靜心碼字,拖到現在才寫完這章,晚上不知道還能不能寫出一章,寫得出就更,寫不出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