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怎麼會搶你的寶貝呢,你現在還小,叔叔先幫你收著,長大了再給你”

準提麵色和善的對著玄九循循善誘,接著直接以大羅金仙的法力強行攻破光罩,一把抓住正要飛走的靈寶。

“落寶金錢!”

隻見手中靈寶形似銅錢,生長著透明雙翼,表麵密佈神秘紋路,泛著絲絲道韻。

“準提叔叔,我都三千多歲了,已經不小了,要不你現在就給我吧”

玄九在一旁對著準提小聲嘀咕,目光閃躲,口水卻是流了一地。

準提無語看著他說道:“你可是始麒麟的子嗣,要點臉成不?”

“我爹死了,麒麟族也就剩我一個了,我還要什麼臉!”

玄九一副要錢不要命的樣子,大叫了一聲就衝向準提手中的落寶金錢,想要搶過來。

“嗬嗬,膽子不小啊!”

準提輕笑一聲,輕描淡寫的一把抓住玄九頭上的麒麟角,輕輕一甩,玄九便向後飛去。

“轟”

一聲巨響過後,玄九整個軀體陷進石壁,雙眼翻白,四腳朝天。

準提則是探出神識,穿過法寶上的禁製向內部探去

先天至寶有靈,經過簡單的溝通準提已經明白了落寶金錢的功用。

恍惚片刻回過神來,準提臉色有些難看,得到先天靈寶的喜悅消失了大半。

落寶金錢遵循的乃是交易之道。

想要落下他人的法寶就需要以自身的功德氣運作為交換,這就是落寶的本質。

而洪荒世界功德難求,氣運更是看不見摸不著,可此兩者卻是任何生靈都必不可少的。

因為一旦功德氣運耗儘,劫數怕就離自己不遠了。

“難怪前世神話傳說中封神之戰,這件法寶的主人死的莫名其妙,怕不就是氣運耗儘的結果”。

玄九此時已經起身飛來,目光幽怨的看著準提,嘴裡哼哼唧唧一陣不滿。

準提伸手拍了拍敖廣的肩膀,寬慰說道:

“孩子,你著相了!這樁至寶因果甚大,你把握不住的,叔叔這是在救你性命啊!”

準提這次倒是說的是實話,若換了旁人得去,不知底細胡亂使用,怕是早晚劫數降臨,身死道消。

玄九在一旁小聲嘀咕道:“我覺得這件先天靈寶就該是我的...對!就是我的,是我的伴生靈寶!”

玄九越說聲音越大,彷彿找回了自信。

準提反倒笑著說道:“你這麼不要臉,你爹知道嗎?”

“我爹?冇錯,這肯定是我爹給我留下的靈寶!”

準提頓時無語,腦海中始麒麟征戰九天無敵的狂傲身影也隱隱有些變形......

“你還想不想離開了?”

準提還不至於和這小傢夥比下限,隨即斜著撇了它一眼,不鹹不淡的出言道。

玄九連連點頭,迫不及待說道:“快走!我們快走!”

他在這片空間孕育兩萬年,破殼而出後又是數千年,早就待膩了。

準提袖袍一揮,大紅袍母樹瞬間消失,接著準提一把按住玄九的頭傳送出陣法。

“蒼天啊!大地啊!我麒麟玄九回來啦!”

武夷山下,玄九仰天長嘯,四蹄震盪,滿天撒歡兒。

“當”

“給我老實點!”

準提又是一記手刀正中玄九麵門,鼻子都凹陷進去了。

玄九痛苦的捂住麵門,“好膽!你敢打我?!我可是始麒麟第九子!”

“嗯?”

準提握了握拳頭舉到眼前,瞥了一眼囂張的玄九。

“咕嚕”

看著眼前沙包大的拳頭,玄九嚥了一口唾沫,麵色秒變,一副諂媚模樣的說道:“老大,有事兒您吩咐!”

“你可是始麒麟九子,我哪敢吩咐你啊。”

“始麒麟?哪有什麼始麒麟?在小弟心裡您纔是整個洪荒天上地下無敵的絕世大能!”

準提聞言有些好笑。

玄九雖然誕生千年之久,但一直被困在陣法內,靈智如同十幾歲的孩童,對外界好奇但卻缺乏敬畏之心。

“待回到西方處理好一切,再好生調教一番吧”

接著準提一揮衣袖將玄九收到袖中乾坤內,騰空繼續向西方而去。

待準提一路疾行來到西方世界邊界,眼前的一幕讓他瞬間破防。

隻見原本就赤地千裡、荒蕪破敗的大地此刻竟覆蓋了一層濃鬱的黑色死氣。

準提一隻腳剛踏入進去,地麵漂浮的死氣仿若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撲了上來。

“哼!”

準提大羅金仙的修為也不是平白得來,冷哼一聲,一道乳白色的護體神光亮起形成一道光罩覆蓋住全身

接著他徑直向感應中接引師兄的方向前行。

一路疾行,準提眼前突然出現一處巨大的深淵裂縫,一眼望不到邊。

無儘的死氣自深淵內不斷湧出衝向天空,向整個西方世界擴散,霎時間整片天地都被這個黑色死氣籠罩。

而在感應中,接引師兄的位置正是在裂縫下方。

冇有任何猶豫,準提站在裂縫邊直接一躍而下,縱身跳入遍佈死氣的深淵。

乳白色的護體神光在遍佈黑色死氣的深淵中格外醒目,下方一陣陣嘶吼之聲傳出,讓準提一直懸著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師兄!你一定要堅持住,師弟這就來了!”

準提一路下墜,終於來到了深淵底部。

環顧四周,視線所及一片漆黑。

大地上,一具具殘破的骸骨分佈的到處都是,空氣中透著一絲陰沉和森冷。

而在深淵的極深處,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惡氣息僅僅隻是流出半分,便讓準提忍不住露出驚容,身上的護體神光又濃鬱三分。

“嘭嘭嘭~”

正當準提欲繼續向深處前行時,袖中乾坤界突然傳來陣陣鼓盪。

緊接著墨麒麟玄九竟然自行突破了他的袖裡乾坤,衝了出來,轉眼就被四周死氣包裹。

“放肆!”準提爆喝一聲,有些惱怒。

一是因為被一頭小小金仙境界的麒麟突破了他的神通,失了大羅的臉麵。

二則是眼下身處死氣深淵內,以他大羅境界的修為都隻是勉強支撐,更何況是小小的金仙,怕是瞬間就會被死氣侵蝕,身死道消。

而始麒麟在他還未化形時多有照顧,如今若是其子嗣死在自己眼前,這份因果怕是永遠也還不清了。

準提念動間果斷出手,一道乳白色靈光向玄九射去,但卻被周圍死氣侵蝕消散。

“昂~”

一道歡快、興奮的吼叫聲響起,緊接著玄九的身形自黑霧中顯露出來。

此時的玄九相較之前變大了一倍,身上的漆黑鱗甲隱隱透出光澤,雙眼如同墨汁點綴,頭上雙角更顯得猙獰。

準提看到這一幕才恍然大悟。

墨麒麟作為麒麟一族的異端,天生具備吸收死氣成長的能力,而此處的死氣深淵對於它來說正是絕佳的修煉聖地。

不過眼下接引師兄的情況顯然更加緊急。

也顧不得玄九,準提再次把它收進袖中並加固乾坤界,向著深淵深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