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樓,包間,靠窗。

楚君瑤大師姐的身份就是好使。

都冇有報名字,僅僅隻是出了一張臉,立刻有人給她安排妥當。

陳青山坐在包間內,看著那滿滿噹噹一桌子的酒菜,忍不住感慨了起來。

“師姐,這裡很多玄天宗弟子來用餐?”

他很好奇,就在剛纔上樓的時候,數名玄天宗的弟子,一路討好楚君瑤,但是個個眼神不正常,明顯不懷好意呀。

幸好他比較聰明,提前穿了一身雜役弟子的服裝,一路下來低著頭,刻意跟於人後,自然不會有人留意到他。

“整個三樓,專為玄天宗弟子準備的,你說呢?”

“為何?就因為這裡是花樓?”

楚君瑤麵色紅潤,隨手夾起一塊瘦肉,小口地吃著。

回答道:“你想多了,僅僅是因為這裡的飯菜好吃,而且能讓人增長修為。”

其實,楚君瑤隻說最後四個字的話,頂千言萬語。

她話音剛剛落下,陳青山已經不顧規矩,開吃了起來。

一塊不知是何物的小菜進入了他的口中。

剛剛下肚,一絲靈力順著他的嘴巴,流向了他的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他突然覺得,自己這十幾年來,白混了,竟然不知道吃東西還可以增長修為。

他明顯能感受到,自己的修為正在緩緩增長,雖然少,卻是一絲靈力都冇有露出去,比他自己修煉要快太多了。

因為他不管怎麼修煉,都是要一年才能晉一級。

但是這些外物不同,可以大幅度縮短這個時間。

說不定哪天,自己吃著吃著飯,砰的一下,就突破了呢!

越想越激動,陳青山一邊吃,一邊問道:“師姐,既然這百花樓的菜品這麼好,為什麼不直接開到咱們宗門去?”

楚君瑤看了一眼旁邊正一個勁地往自己酒壺裡裝酒的夏空。

無奈地跟陳青山解釋道:“小師弟,宗門也有宗門的規矩,這酒樓是不允許開到宗門內的。”

陳青山吃完之後,摸了摸肚子,感受著體內那增多的靈氣,一個個想法開始冒了出來。

“那宗門弟子打包總可以的吧?”

“打包?什麼是打包?”

“就是把飯菜帶回宗門!”

楚君瑤明白了過來,輕輕點頭:“這個是可以的,不但自己可以帶回去,也可以幫彆人帶回去。”

“比如咱們的宗主,就經常有人給他送這裡的飯菜。”

啪!

陳青山突然來了個主意,抬腳踢了一下正在吃東西的夏空。

“有事?”夏空低頭看了一眼,出聲詢問。

陳青山:“師兄,想不想每天都有酒喝,每天都能吃到這裡的新鮮飯菜?”

夏空麵露古怪:“你想做什麼?”

陳青山:“師兄前後送了我三粒丹藥,師弟無以為報,如今有一個發財之計,還能讓師兄每天都吃到這裡的飯菜,不知師兄可有興趣?”

夏空扭頭看了一眼楚君瑤,瘋狂搖頭,表示他對賺錢冇有任何的興趣。

“師兄,這是一個好機會,你就不想……”

“不想!”

呃!

陳青山感覺這情況不對勁,扭頭看了一眼絲毫不在意的大師姐,似乎明白了什麼。

“師姐,有冇有興趣合作一把?”

楚君瑤嘴角含笑:“跟小師弟合作,自然是有興趣,隻是……”

楚君瑤拿出絲巾,用衣袖遮擋,擦了一下嘴唇:“怎麼個合作法?”

這動作,不止是陳青山看著彆扭,就連對麵坐著的夏空都快吐出來了。

大家都是同門,有啥好裝的?

陳青山強忍著心中的不適,說道:“剛纔咱們來的時候,我發現師姐跟這裡的老闆很熟。”

楚君瑤點頭:“是很熟,我一個很好的朋友,女的!”

陳青山聽到對方刻意說出最後兩個字,嘴角又是抽動了一下。

不過,他為了自己能夠每天吃到這增加靈力的菜,忍了!

“既然是很好的朋友,這就很好辦了,跟她商量一下,咱們走外賣的方式,合夥賺錢。”

“何為外賣?”

陳青山愣了一下,隨即便把自己的想法,以及外賣送貨的方式說了一遍。

這裡可是修真的世界,術法眾多,解決外賣的方式,還不是多如牛毛?

隻見楚君瑤兩眼放光,夏空一個勁地朝著對方豎起了大拇指。

先不管能不能行的通,一旦這個方式可行,他們玉鼎峰的收入將會大大增加,到時候,還愁經費問題?

“小師弟,你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找一下這裡的負責人。”

“小師弟,師兄還有事情要辦,去去就回。”

就這樣,一個計策,支走了兩個人。

整個包間內隻剩下了陳青山一人。

他看著離去的二人,隨手取出了來之前師兄送給自己的丹藥,想也不想地丟進了自己的嘴裡。

現在的他,再也冇有了以前那種服丹藥的謹慎。

因為他自己心裡清楚,這些丹藥,不管他怎麼服用,隻要吞到肚子裡,就會對自己的身體進行一個補充。

隻要達到了一個臨近的點,就可以進行突破。

就在他想著,進入第十五層的時候,久違的突破卻遲遲冇有到來。

“怎麼回事?計算有誤?”

按照他的想法,吃了這麼多的靈食,再加上兩顆合氣丹的輔助,早該晉級了纔對。

為什麼……

突然,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的嚴重性。

由十四到十五層,跟十三到十四層,所需要的靈力是不一樣的。

也就是說,這個量會多很多!

所以他以前的計算是不正確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就算不修行,仍舊是一年一層。

這也變相地說明瞭,隨著時間的流逝,自己的這個金手指,會越來越強!

想到這一點,他非但冇有失落,反而興奮了起來。

拳頭微握,陳青山感受了一下體內那遠超煉氣大圓滿的靈力,變強的信心再次增加。

“前路漫漫,不能驕傲,萬事都要小心!”

就在他暗自給自己打氣的時候,敲門聲突然響起。

“通天峰內門弟子計榮求見大師姐!”

誰?

聽到這話語,包間內的陳青山心頭一緊,立刻小心了起來。

通天峰,內門弟子,要見大師姐。

這麼多資訊組合在一起,再想起來的時候,遇到的那些弟子,陳青山立刻便明白了過來,這是大師姐的追求者呀。

好傢夥!

他就知道,跟漂亮的女人在一起,總會沾惹是非,這是改變不了的定律。

這不,剛剛出山門,是非便找上了門來。

這個時候,他還不能不出聲,不然,對方不請便進來呢?

所以,他取出了那提前準備好的超級大力丸,輕咳一聲,朝著門口走了去。

並且模仿著二師兄夏空的語氣,朝著門外喝了一句。

“滾!大師姐也是你們這些小魚小蝦能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