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驍帶上孫悟空,豬悟能,黑熊精,其在白龍馬上繼續西行。

行了半月有餘,前方又來到一座險峻的高山,遠遠地聽見餓狼嘶吼,猛虎咆孝。

忽然前方掀起陣陣惡風,風中卷著許多黃塵沙土,使得天穹都迷茫起來。

衛驍知道前方是黃風怪的地盤,亦想收了這妖怪,便毫無忌憚,一路前行。

方纔進山,忽然一聲虎嘯,林子裡竄出一隻斑斕猛虎,悟能正在前麵開道,見狀掄起釘耙,披頭築去,那虎便人立起來,口吐人言:「慢來慢來,我乃黃風大王部下的前路先鋒!今奉大王嚴命,在此巡山,要拿幾個凡夫去做酒菜。你們是哪裡來的道士,竟敢傷我?」

豬悟能哪管這些,隻大叫:「妖怪!」把釘耙冇頭冇腦地刨過去。

那妖精往後跳閃,在亂石之中,掣出兩口赤銅刀,轉回身來,跟悟能一衝一撞地鬥了起來。

兩人打了二十多個回合,那妖精力弱,卻仍能支撐,孫悟空不耐煩,掄起鐵棒去打,虎先鋒急忙使了個金蟬脫殼之計,原地留下一張虎皮,真身飛來,化作一道狂風,竟然直撞向衛驍上空,要把他直接憑空攝走。

衛驍揚手放出紫青雙劍,憑空打了兩道彩色厲閃,那妖怪冇想到這個坐在馬上的文弱少年竟然更加厲害,慌忙用銅刀來擋,卡察一聲急響,連人帶刀被雙劍斬成六截!

豬悟能把眼睛瞪得溜圓,將耳朵一甩,轉頭看向彆處。

孫悟空過去,用鐵棒撥了撥顯出圓形的虎屍:「這孽畜也是八字歹運,竟然放著我們兩個弱的不打,非要去打帝君……」

衛驍在來路上已經算明:孫悟空是真鉛,六耳獼猴是假鉛,豬悟能是真汞,黑熊精是假汞。到了這裡,前麵沙悟淨是真土,這黃風怪是假土。

然而,假作真時真亦假,正邪也並非永遠不變,有的時候,真的能變成假的,邪的也能變成正的,為了避免出現什麼意外,他要把黃風怪也收歸麾下。

於是他並冇有穿山而過,而是讓孫悟空飛到空中,尋到黃風怪的洞府,直接到門前搦戰。

「洞裡的妖怪聽著!我家師父乃是昊天上帝,欲往西天麵見如來佛祖,你們的虎先鋒膽子比天還大,竟然要吃我們,已經被我們斬了。我師父看你們不錯,要收你們做個護法,同去西天,修個正果,識相的乖乖出來皈依座下可饒你們性命,不然的話,打破妖窟,血洗妖巢,一個不留!」

裡麵的黃風怪簡直不能忍,聽說敵人斬了虎先鋒,知道不是易於,把洞內的大小頭領一十二人點起,再帶出所有七百二十個小妖,使槍弄刀,浩浩蕩蕩殺出來。

衛驍仍然讓悟能衝鋒,這老豬使了個天地法相,把身體漲到五六丈高,掄起變大的釘耙高高舉起,「嘿」地一聲,隻一下就把洞頂上的岩石打成粉碎,大量的石頭向下亂滾,在發起瘋來,向前邁步衝鋒,野豬踐踏,揮耙亂打,那些小妖們根本抵擋不住,抱頭鼠竄!

孫悟空掄棒打死好幾個首領,皆是虎、豹、豺、狼之類,黃風怪拿著一杆三股鋼叉抵住悟空廝殺,打了五十多個回合,力怯手軟,急忙回頭,往巽地上張口吸了三口真氣,再呼地一下,吹起了一陣黃風,霎時之間,整個世界都黑了下來,宛如沙漠之中的沙塵暴,將整座山嶺都給蓋住,迷茫茫,四麵八方儘是風沙,大樹亂咬,山石崩裂,連白龍馬都立足不動,連連後退。

豬八戒暈頭轉向,在山岩石上絆了個跟頭,急忙將兩個耳朵向前把眼睛包住,嘴巴差勁懷裡,順勢一滾,沿著山坡滾到山坳裡,才逃過一劫。

孫悟空在風裡還想掄棒去打,剛衝到近前,被那妖精劈臉又噴了一口黃風,把雙眼迷住,嗷嗷叫了兩聲,向後敗退飛走。

這狂風

吹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才漸漸平息,衛驍由黑熊精護著,騎著龍馬已經退到二十裡之外,他用五行神光將自己連同一馬一熊都給護住,待風沙過去,就讓黑熊精去接應兩人回來。

豬悟能從草溝裡爬出來,嘴裡哼哼唧唧,直髮牢騷,遇到迷了眼睛的孫悟空,又有黑熊精尋來,三人一起回來見衛驍。

這時候,衛驍身邊已經多了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宛若天神的青衣壯漢。

豬悟能說:「師父啊!那妖精的風太厲害,猴子的眼睛都給迷啦!」

衛驍讓孫悟空到近前,檢視一番,拿出藥膏交給豬悟能,讓他給孫悟空塗在眼睛裡,然後說:「悟能,你道路熟,再去洞前叫門,引那妖怪出來。」

「啥?」豬悟能大吃一驚,「那怪本領倒也有限,隻是那風沙厲害,一吹起來,滿天都是,嘴裡、眼裡、耳朵眼裡,都是沙子!就算要再去,也得想個防風的法子,把眼耳嘴巴包上才行!」

「休要聒噪!」衛驍說,「讓你去就去,我已經找了對付他那風沙的辦法。」

「你能有什麼方法啊!」豬八戒把大袍袖一甩,「方纔風沙起時,你跑得比誰都快……要不是騎在馬上,馬都追不上師父您老人家……」

衛驍被他氣樂了,伸手指向那青衣壯漢:「這不是找了吾兒在此,這次讓他跟你去,管保將那妖精一舉捉住。」

原來這青衣壯漢便是巨木神君,衛驍剛剛從太虛世界裡麵喚來的。

太虛世界脫胎於「神宮」,神宮是平時養煉神將、鬼將、魔將,製造出來一個無形的宮殿,需要跟人鬥法的時候,召喚這些神將鬼將出來戰鬥。

衛驍的太虛世界是實化的,真實的世界,可基本功能還在,衛驍想要召喚哪個,不需要飛進去找,心念一動,就能與之溝通。

豬悟能看著巨木神君寬肩後背,***的胳膊上滿是雄壯的肌肉,問:「你的兵器呢?」

巨木神君冷哼一聲:「要對付一個小小的妖精,還要什麼兵器?你隻管帶我去,你若害怕,妖怪出來以後,你立即逃開便是!」

豬悟能哼哼唧唧表示不滿,不過還是提著耙子帶巨木神君來到黃風洞。

巨木神君這次隱在雲端,讓悟能去引怪,豬悟能落在洞前,掄起耙子把洞門築成粉碎,大聲喝罵,說妖精不講武德,剛纔偷襲不算,再要重來打過!

黃風怪便又罵罵咧咧提著三股鋼叉出來跟豬悟能鬥在一起,兩人打了三十多個回合不分勝敗,悟能卻越戰越勇,耙子使得越來越狠,妖精膽怯,又往巽地上猛吸三口氣,轉頭對著豬悟能狂噴過來,豬悟能早防著他著手,見他扭頭吸氣,立即用兩片大耳朵包住頭臉,拖著耙子掉頭就跑,邊跑便仰頭喊:「妖精我給你引出來了!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不過這風可厲害,你站那麼高,小心失足掉下來,摔得斷了骨頭,這附近荒郊野嶺,可冇處找湯藥給你喝……」

巨木神君是個很高冷的人,從冇有任何人敢跟他這麼說話,要不是看在衛驍麵上,非得把這討厭的話嘮豬妖弄死不可!

他在雲端大喝一聲,宛如驚雷,震得天地之間為之一肅:「妖孽,還不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