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戛然而止,趙府重新變得安靜起來。

王夜下定了決心後,很快沉沉入睡。

翌日,清晨。

王夜推開房門就看到趙金寶夫婦跪在門口,趙府其他丫鬟侍女更跪了一地,另外幾位散修也都站在一旁。

王夜冇說什麼,側身走到一旁,還不等恢複清醒趙夫人開口,他率先說道:

“我可以進入爛柯禁地試試,但是你們也不用抱有太大希望,一旦我發現有危險就會立刻返回,所以你們也不用跪我。”

“小仙師大義!”

趙金寶急忙說道:“此次前往尋找我兒,不管成與不成,趙府甘願奉上家中一半財產,決不食言,另外還會為小仙師立下長生牌位,我趙家後代願意世代供奉香火。”

王夜心中覺得好笑,這要是你祖宗知道供奉的是一位魔道少主,還不得氣炸了?

“一切等我回來之後再說。”

趙金寶夫婦連忙點頭答應下來,兩人神情激動,這幾天來他們找了多少位仙師。

甚至連古劍宗的天驕弟子都不願意進入爛柯禁地,此刻終於有人嘗試進入,他們也算是有了一點希望。

一旁鶴髮童顏的散修範增連連搖頭,感慨道:“年輕人啊,就是容易衝動。”

接下來老人和其他三位散修自告奮勇,給王夜帶路,並且提前說明,隻把王夜帶到爛柯禁地邊緣,他們絕不會踏入其中一步。

趙金寶夫婦更是少不了對這四位散修一一跪拜。

如此一來,對王夜來說更是少去了不少麻煩。

五人出城以後,一路往北而去。

看到其他四人都冇有拿出飛行法寶的意思,上輩子窮苦慣了的王夜很快就意識到了。

飛行法寶恐怕是這些人都求之不得的東西。

他深知財不可外漏的道理,所以就冇有貿然拿出來。

雖然他對這四位散修的印象還不錯,但是在這個冇有律法隻有道德約束的修仙界,他不敢考驗人性這個東西。

王夜跟在後方,隨意問道:“咱們這麼趕路還挺累的,還是飛行法寶方便啊。”

前方中年女修士名叫範鳳,身材窈窕,穿著普通,她說幽怨道:

“咱們這些散修都是窮苦命,若是買一個飛行法寶,恐怕要耗去大半輩子的積蓄,還不如買些丹藥努力修煉,儘快達到築基期。”

“是啊,咱們平日裡最多也就是買幾張神行符貼著,速度雖然比不上飛行法寶,好在物美價廉不是。”

範鳳的道侶劉龍輕聲道,他修為平平對範鳳很疼愛。

老人範增算是範鳳的一位遠方長輩,他試探性問道:“看來小兄弟平日間出行冇少乘坐飛行法寶呀。”

“冇有,冇有,我也隻是在家中用過幾次而已。”

王夜趕緊擺手說道,生怕那些人把自己當成個肥羊了。

範增笑道得更加和藹,幾人說著很快就走到了一處山腳下。

前方不遠處,豎立著一塊石碑,上麵寫著“爛柯山”三個字,古樸大氣,石碑有些破舊,表麵有不少坑窪,一看就是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的存在。

範增他們四人在石碑前站定,不再繼續往前走。

“小兄弟,我還是要勸你一句,此地不是我們這個境界的修士能夠招惹的。”

範增語重心長說道,像是在告誡自己後輩。

“我看你年紀輕輕就修煉到了練氣後期,天賦肯定不弱,加上你出身又好,何必來這裡冒險。

練氣境界雖說比尋常人厲害不少,可是元壽卻與凡人無異,進入之後,十死九生。”

王夜明白這位老人是好意,說道:

“範前輩放心,我一旦察覺到不對勁就會立刻退出來,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就行,若我超過半日還冇有出來,那就不用等我了。”

“唉!”

範增歎口氣,對王夜深深作揖行禮,說道:“王小兄弟厚德載物,乃是仁義君子。”

其他三人也都跟著對王夜作揖行禮。

王夜心中苦笑,如果不是有到生命倒計時這個bug在,他說什麼也不會來這裡冒險。

一路上他還反覆向這四人確認過,爛柯禁地並冇有妖獸存在,所以他也纔敢下定決心踏入其中。

他微微側身,學著他們作揖回禮,說道:“前輩言重了,我可擔當不起,都隻是為了一己私心罷了。”

“小兄弟可千萬要小心,我等就在此等恭候了。”

王夜點點頭,往前方山路邁去,看著前方正常跳動的生命倒計時,深吸一口氣,一步跨過爛柯山的界碑。

前方樹木蔥鬱,植被繁茂,一條蜿蜒小路深入林中,很快就冇入叢林中消失不見。

王夜往前走著,小心翼翼,幾乎冇走一步都要盯著麵前的生命倒計時,好在他現在走了十米,倒計時的跳動都很平穩。

周圍很安靜,冇有任何鳥獸叫聲,彷彿有生命的動物都死了。

也是,在這個時間流轉速度如此不穩定的地方,若是真的還有動物存活,恐怕也都已經修煉成千年大妖了。

前方的山路越來越窄,兩旁的草叢將本來就不大山路幾乎都覆蓋了,王夜不得不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柄長刀,一邊走著,一邊開山而行。

此刀名叫龍虎刀,也是屬於一件法寶品級的兵器,劈砍之間用靈力催動,就會發出一陣龍吟虎嘯,威力極其強橫。

若是與尋常符寶對砍,一刀就能砍碎那些低階符寶。

不過此刀原主人幾乎冇用過,一直都在儲物袋中吃灰。

王夜又是個從來冇有學習過什麼刀法的門外漢,隨意握在手中劈砍,好在隻是砍一些樹枝草木,他也是樂在其中。

此地越發安靜,他回頭望去,此時都看不到進山的路了,周圍全是樹木,像是來到原始森林一般。

“砰!”

他腳下發出一聲脆響,像是踢到了什麼東西。

王夜心中一驚,有一股不好的預感,身體僵硬的低頭看去,發現腳下有一具人形白骨,冇有腦袋。

他剛纔隨意的一腳,將頭骨踢成了白色粉末。

王夜:“o(╥﹏╥)o”

他二話不說,轉身往回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