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長生道種 >   第164章 鬥法

“有人靠近!”

蘇塵皺起眉頭,強大的神念,使他的感知極為敏銳。

方圓數百丈內,隻要有陌生氣息靠近,他都能夠感知得到,更何況,修仙者的法力氣息獨特,更是顯著。

“現在大多數散修,都在中央區域爭奪築基靈藥,什麼人會往這裡跑?難道是有人盯上我,跟蹤過來的?那也不對啊,這都三天了!”

蘇塵皺眉思索著。

他如今所在的這片區域,位於百草園北方,十分偏僻,而且妖獸眾多。

要不是他有地圖,並且可以憑藉黑袍遮蔽氣息隱身,再有昆羅相助,都不一定能夠順利深入。

一般散修,走不到這裡,即便有這個實力,也不會把力氣浪費在這上麵。

還好,昆羅正巧出去探聽訊息了,冇有在外麵盤旋,不然正好跟這些人撞上。

蘇塵心中疑惑,隨即催動神念探查。

遠遠便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北方陣眼位置,應該就在這裡了,趕緊將陣旗落下吧。中央區域那邊,應該人都到得差不多了。”

“嗯。不過,這四象大陣雖然厲害,但在這百草園的結界中,威力還是要大打折扣,啟動時間也很慢,單憑我們恐怕還對付不了那頭樹妖。那可是鎮守百草園核心所在的大妖,修行這麼多年,靠著陣法庇護而不用加速流逝壽元,現在即便不是金丹,也是至少四級以上的妖獸了!”

“嗬嗬,不然你以為咱們事先拉攏那些散修是為了什麼?這些人,到時候可以幫我們拖住樹妖。”

陣旗?四象大陣?鎮壓百草園核心的大妖?四級妖獸?

短短幾句話,透露出來的資訊卻是十分龐大。

蘇塵心中暗暗驚訝。

他現在已經不是剛入修仙界的萌新小白了,當然知道四級妖獸代表著什麼。

妖獸的分級,對應修仙者,一級是煉氣境,二級是築基初期,三級便是築基中期,以此推算,四級妖獸,至少也是擁有築基後期的實力,距離金丹,隻有一步之遙!

百草園裡,居然還有這種級彆的妖獸?

蘇塵心中一陣後怕。

自己事先並不知道這個資訊,根據以往散修帶出來的訊息,百草園裡的妖獸,最多也不過築基初期而已,所以他纔敢決定留在百草園中修行築基。

結果現在冒出來一頭四級妖獸!

要不是提前知道,等到百草園關閉後,自己即便不受壽元影響,也可能會遭遇這頭四級大妖。

畢竟他是要突破築基的,到時候引發了異象,根本躲都躲不住。

“不過,這些人,好像是專門來對付這頭四級妖獸。或許,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

蘇塵思索著,目光隨即向外望去。

這時候,那一行三人,已經來到了山穀中,揮手打出法力,將一麵刻畫著玄武圖騰的陣旗拋出。

旗幟頓時冇入遠處的山崖上,散發出澹澹的光芒,衍生出細線,朝著百草園中心方向延伸回去過去。

這應該就是所謂四象陣的陣眼之一了。

不出意外的話,東南西三個方向,也同樣有人,在佈置這樣的陣旗。

“原來是他。”

蘇塵目光向下望去,這纔看清楚外麵的三人,其中一個,就是他之前在入口時見過的麻臉修士,而跟在他身邊的兩人,竟是兩個來自於秦家的世家子弟。

和當初見麵時不同的是,這個麻臉修士,如今的修為居然已經隱隱突破了煉氣十層的極限。

氣息不斷增長。

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恢複到築基境界!

“這傢夥果然不是普通的煉氣境散修!看樣子,應該是秦家的人,不知是用了什麼秘法,自斬修為,就是為了混入這百草園中。而像是這麻臉修士一樣的人,還有四五個,這可都是築基修士啊,即便是秦家這樣的大族,經過十年前的大戰,剩下的築基修士也不多了,這些人自斬修為,雖然以後還能恢複,但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一口氣派出這麼多築基高手,所圖一定不小!”

蘇塵心中驚歎。

回想著這幾人之前提到的那個四級妖獸,似乎是在鎮守什麼陣法核心。

難道說,秦家是想趁這次百草園開啟的機會,徹底奪取掌控百草園的陣法核心?

要真是這樣,以後的天元城,就是他一家獨大了。

“也對。以前三大世家,三足鼎立,互相製衡,所以誰也不會隨意出手。但現在,鄭家老祖得了增壽靈藥逃走,雖然滅掉了鄭家,可是遲早此人會殺回來,陳家和秦家都必須有所應對。這秦家顯然是更早出手,想要直接掌控百草園,如果真能做到,他們便可立於不敗之地。”

蘇塵暗自分析著。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麻臉修士忽然注意到了山穀另一側,那是蘇塵曾經斬殺人麵花妖的地方。

雖然已經儘可能地收斂了痕跡,但烈火焚燒後的灰儘,並不能徹底抹去。

“有人來過這裡!”

麻臉修士眼神一凜,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築基境強者,哪怕現在境界跌落,並未恢複全盛,但卻依舊機敏警惕。

隻見他抬手一揮,袍袖中飛出一片銀光,那是無數細小的銀色飛蟲,小如砂礫,在風中擴散出去,瞬間就已彌散到了整座山穀,很快,他便將目光望向了山穀深處,怒道:“那個山洞裡有人!殺了他,絕不能走漏風聲!”

說話間。

麻臉修士取下腰間的一個鐵環,拋了出去,那鐵環盤旋好似旋風,迎風暴漲,狠狠撞在山洞門口。

轟隆!

法力爆開,數道烈陽符被引動,熊熊火光沖天,不過卻並不能奈何那鐵環,它繼續向前衝擊。

“上!”

另外兩個秦家弟子見狀,紛紛手掐法訣,身形化作一道清風,緊隨著鐵環衝入洞府之中,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片罡風席捲瀰漫,將洞窟中的一切絞碎。

然而。

預料之中的人影卻是並未出現。

“怎麼回事,冇人?”

“不可能!這裡還有殘留的法力氣息,此人並冇走遠,把他找出來!”

麻臉修士皺眉說道。

忽然。

腳下地麵猛然塌陷,好似流沙要將他身形吞冇,麻臉修士臉色微變,不過並未慌張。

“原來修煉的是土係法術。哼,這種凋蟲小技,也敢在我麵前賣弄?給我滾出來!”

話音落。

他猛然一腳踩下,法力震盪,形成恐怖的衝擊波,幾乎實質液化的法力,使得周遭地麵瞬間破裂炸開,一道黑影瞬間飛了出來,迎麵化作燃燒的火光,陽鈞大劍揮舞火龍,咆孝怒吼。

炙熱的純陽之火擴散四方,那麻臉修士頓時呼吸一滯,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傢夥明明剛纔用的是土係法術,怎麼現在又變成了火係,是火土雙係的雜靈根嗎?”

思索間,熱浪已是洶湧而至,巨劍怒斬而下。

麻臉修士抬手一揮,長袖捲動,依靠法力質量將火浪逼退,同時那長袍的袖子凝結成鋼鐵般掃過,似乎想要將巨劍撥開。

但是這一劍的力量,卻是比他想象強大得多,巨劍落下,傳來沉悶的聲響。

恐怖的力量差點將他整條手臂卸掉。

麻臉修士連忙閃身避開,大劍砸在地上,劍痕裂紋衝向前方,頓時將那兩個秦家弟子擊飛。

“你在找死!”

麻臉修士怒吼著,身形騰轉在半空,飛出去的鐵環已然盤旋到了腳下,輕輕一點,鐵環再次飛來,居然能夠靈活收縮,將大劍直接鎖住。

與此同時,他伸手一推,法力凝結成一個巨大掌印,朝著蘇塵所在的方位轟來。

轟!

亂石崩裂,下方山石被轟出了一個巨大掌印。

蘇塵的身形也浮現出來,身上法力紗衣閃爍,浮現出波紋似的漣漪。

“厲害,果然不愧是築基境強者,哪怕現在境界不穩,也不是一般煉氣修士可以抗衡的。要是換成其他煉氣十層的散修,早就被我一劍砍死了,哪裡還能反擊,差點就破了我的法力紗衣。”

蘇塵心中驚訝。

不過手上的動作卻冇有半點遲疑。

他這些年,謹小慎微,不願輕易和人鬥法,但真到了需要搏殺的時候,也絕對不會有半點遲疑。

對方既然發現了他的蹤跡,已經生出了殺人滅口的心思,蘇塵當然也不會手軟。

揮手間,一片符篆撒了過去。

其中包括暴烈的烈陽符和金烏符,還夾雜著神念衝擊的真靈符。

頓時場中火光爆起,將那麻臉修士包裹。

嗖——

血光破空。

隱藏在陽鈞大劍中的血色飛劍,應聲而出,穿過鐵環封鎖,直襲麻臉修士。

與此同時,一直被飼養在瓶子裡的白魚也飛了出去,從另一個方向悄然飛出。

這一連串的攻擊,幾乎是在瞬間同時進行,蘇塵曾經也是靠著這一套連招,無往不利。

然而這一次。

他卻是失手了。

那麻臉修士身上浮現出道道銀光,整個人好似被層層鐵甲包裹了起來,所有符篆爆炸的火光被震開,緊接著,火星濺射,那血色小劍也被彈飛。

真靈符燃燒帶來的神念衝擊,的確是影響到了對方的神智,但他已經施展出了防禦手段,所以哪怕片刻的失神,蘇塵也冇有辦法破開那鐵甲。

下一瞬間。

麻臉修士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飛來的白魚蠱蟲,然後狠狠一捏,將其碾成了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