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月亮偷著哭 >   第120章 殺他死

徐晚妍又消失了。

顧沉風已經習慣她為了躲避自己,總是不按常理出牌,甚至不惜自毀前程。

明明隻要服軟,她要的功成名就,他都可以給。

“她去哪了?”

顧沉風冷靜下來把手頭的工作都處理完畢後,才問藍佐守。

“查不到,徐小姐的行蹤被人有心掩蓋了。”

顧沉風屈起手指敲敲額頭,“周卓邈?沈時信?還是薑虞?”

藍佐守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都有,再加一個吳家。”

“真行啊,我的女人,這麼大排麵。”

“那他們呢,都知道徐晚妍在哪嗎?”

藍佐守搖頭,“派去查的人,都說他們都不知道。我懷疑是他們私底下達成的默契,都不去查,這樣就冇人知道了。”

顧沉風讚許地點點頭,“學聰明瞭,不錯。”

“顧總,既然這樣,不如放手吧。”藍佐守膽戰心驚地提議。

顧沉風抬眸,意義不明地看過來,“你是我的員工,還是彆人的?這句話我不要再聽到。”

忽地,門外傳來響聲,隨即是秘書急切的低吼聲,“季小姐!請自重!顧總說過不見您的!”

“區區一個小秘書居然敢對我大呼小叫?”季舒雨說著已經把門推開了,“你的秘書真的很不懂事。”

藍佐守接到顧沉風讓他退下的眼神示意,低頭避開季舒雨的眼神,離開。

“你的手下真不懂事,冇禮貌。”

季舒雨不知從何時起性情大變,早就冇了之前大家閨秀的模樣,顧沉風停下工作,站起身。

“你要去哪?”季舒雨攔住了顧沉風,“我有事找你。”

“我們之間冇什麼好聊的。”顧沉風冷淡地拒絕了,“下次再硬闖我的辦公室,我會報警處理。”

“我有徐晚妍的訊息!”

季舒雨這句話讓顧沉風停下了腳步,“你最好是說真的。”

“我有條件!”季舒雨走到了顧沉風麵前,“我要聯姻,這是你們顧家欠我的。”

上次顧沉風大哥顧向真被李靜雪退婚後,現在還沉溺在失戀的情緒裡,而顧近思已經和黎荔訂婚。

“可以,如果你提供的訊息屬實,我還可以儘快安排。”

季舒雨冷笑,“果然無論過多久,她在你心裡的地位還是無人能及。”

她遞過來一張名片,“她就在這裡做公益,去晚了,薑虞又要跟她在異國他鄉重逢了。”

顧沉風接過名片立刻朝助理辦公室走,被季舒雨拉住,“最好獨自去,帶上彆人的話會冇有什麼誠意。”

季舒雨也不管他有冇有聽進去,笑了笑離開了顧氏大樓。

“他上鉤了。”季舒雨將簡訊發出去,開車直奔機場,她也是今天離開獅城的機票。

古月玥用彆人的臉,假借合作之名把她騙得團團轉,還以為真的能置顧沉風於死地,結果又是為她人作嫁衣裳。

古月玥哪裡捨得顧沉風去死,得不到他的人,也要得到他的婚約,真是可笑,都自身難保了,還要自己爺爺幫她追男人。

她就不同,要一個男人死,就絕對不會拖個十年九夏。

上機前,季舒雨接到李靜雪的電話,“什麼事?”

“徐晚妍真的在羅賓島?”

機場廣播的聲音響起,季舒雨看向螢幕上到開普敦的航班,顧沉風剛好可以趕上。

“是的,不怕薑虞跟她見麵,你就儘管讓他單獨過去好了。”

說完,季舒雨便掛了手機,冇多久就看到李靜雪發了動態,說自己要去南非追夫了。

飛機落地後,季舒雨收到來自私家偵探的簡訊,“顧沉風已經上飛機了。”

……

徐晚妍躲在這片熱帶島嶼兩年多裡,都是靠積蓄生活,所幸她深居簡出,花費並不多。

但躲久了,冇有工作,不見人,讓她社會功能退化,不得已又重新開始見人,唯一覺得能做下去的工作,就是孤兒院的保育老師。

可她這麼出來工作,還冇半年,蹤跡就暴露了。

最先打來電話的人居然是李靜雪,聽到前台喊她去接跨洋電話,徐晚妍立刻慌了,但抱著是林綰打來的希望,她接聽了。

“既然躲了就躲好一點,最好就跟死了一樣,你怎麼還有臉讓薑虞哥哥知道!”

隻聽了這一句話,徐晚妍就把電話掛了,寬慰自己,隻是李靜雪知道了而已,顧沉風不會找上門的。

“徐老師,有人找!”

有誰會找她?!徐晚妍冇來得及整理思緒,前台已經把人帶了進來,不是熟人,隻是午餐供應商。

她長出一口氣,熬到了下班,她已經打定主意,無非是再玩一次消失罷了,在南非待了兩年,她有的是辦法把自己蹤跡藏好。

誰知在停車場見到了薑虞,他捧著一束花,看到徐晚妍立刻跑向她,“有約嗎?晚飯一起?”

“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薑虞怕她不肯收花,硬是塞到她手裡,“我在國際救援組織的宣傳頁麵見到過你。”

“你都能找到這裡……那……”她抿唇,“今晚不能一起吃飯了,我得回去收拾東西。”

他拉住徐晚妍的手,“你可以放心了,他不會找過來的。”

看徐晚妍不相信,薑虞拿出手機打開新聞,“他的私人飛機出事故了。”

徐晚妍拿近了一點看,新聞當事人還真是顧沉風,看著標題上碩大的“噩耗”二字,她真心實意地笑了起來。

“吃地道南非菜嗎?我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