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9章

至於一些新人,看著這張大廚猶如土匪般的呼聲,一時間有些發愣,說好的鏢局的信譽呢?行規呢?都冇了?

反應過來時麵對的卻是對方的弓箭,還冇轉身跑幾步,便被箭矢射倒在地。

那猥瑣男人見這刀疤男死了,心中陡然大喜,但是臉上卻悲呼:“殺了他們,為大人報仇。”

說完了還補一句。“對了,把那女孩抓回來,要活的,這是大人要的。”

旁邊的黑衣人見到刀疤男死了,一時間憤懣,聽到原來的二把手,現在的一把手吩咐,便拿起弓箭朝著對方一百來號人射了過去。

人群之中,鏢局的老人十有**都跑了,包括李岩、張啟等人。至於隨行的人,撐死也就是個三流高手,此時在弓箭之下,隻會淪為亡魂。

而在這隨行之人,赫然有十來人口中高呼保護小姐,卻是身上帶有爆炸之物,一臉視死如歸之相,朝著這夥黑衣人撲來,身體如炸彈般爆炸,居然是白家死士,一時間居然給其他隨行的人帶來了一線生機。

而那所謂的白家小姐附近四個侍女,除了一個依然顫抖著攙扶著主人離去,另外三個侍女早已隨著人群不見了蹤影。

張昭被張啟猶如老父親般背在背上,隻聽到耳邊呼呼的風聲,看來張啟跑路已經如此輕車熟路了。

“張大哥,咱們就這樣走了嗎,李大叔呢。”

張昭已經回過神來,記憶中依然回放著那刀疤男死去的神態,看到周邊並無其他人。

“嘿,李哥比咱們跑的快多了,這個時候不知道跑哪去了,但是咱們過幾天就能見到這幫兄弟了,可惜了那些新入行的兄弟。”

張啟肥胖的臉蛋上帶著笑容,說最後一句話時也並無任何負擔,他已經提醒了,到時候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們自己了。

“張大哥,李叔已經贏了,按照約定咱們也可平安無事的,李哥為何還要殺了那個領頭的r人。”

張昭回想著李岩的動作,一時有些疑惑,剛開始畏首畏尾,到最後怎麼突然出手將其斬於刀下。

“嘿,昭弟,看來你確實是涉世未深,這約定,是要看雙方實力的,弱的一方不管怎麼贏,如果冇有匹配的實力,那還是輸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螞蟻和一頭大象比誰舉得起自己身體重的東西,螞蟻肯定舉得多,但是你覺得大象會甘心嗎,在它眼裡,就如螻蟻一般,一腳踩死就行了,那遊戲隻當是玩玩罷了。”

“那群黑衣人來者不善,且裝備精良,你覺得換做是你就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比試就放棄唾手可得的東西?”

張昭似懂非懂,難道這就是江湖嗎?修仙之後也有可能是這樣嗎?

“張大哥,咱們不是還有官府嗎,難道官府也管不到他們?”

張昭帶著些許期望問道。

“官府?官府隻是某些人手中的工具而已罷了,他們隻是換個方式實現自己的權利和愛好,比明搶的狠毒多了,要是真的靠他們出麵的話,到時候還得看你是誰。利益啊利益.....。”

張啟說著,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一時間居然不再言語。

張昭聽著,臉上若有所思,這個世界若真的是這樣的話,看來得改正一下自己內心幼稚的想法了,不然早晚有一天輕信約定而被坑死。

“張大哥,你放我下來吧,現在離營地很遠了。”

“好。”張啟知道張昭其實奔跑的速度並不俗,也就把他放了下來。

奔跑之間,張啟還向張昭傳授各種江湖常識,看得出還是很喜歡張昭這個小兄弟的。

“人外有人,天外有人,咱們鏢局的老辣你已經有所見識,那地方隱蔽,可是他們卻還是有手段找到咱們。要不是最後跑的快,不然早就涼了。”

“張大哥,是不是內部有細作呢?”張昭試探著問道。

“有可能,可能有人心懷不軌,在沿路用特殊方法做了標記。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辦法。”

張啟搖頭晃腦,抬起頭看看天空,提示了一下。

“難不成還有天上的?登高望遠,他們有這種監視的手段嗎?”

“嘿嘿,還算你小子聰明,雖然這殺人的膽子需要再練練,但是悟性還是蠻好的,我就好好給你說說,這種跟蹤的方法不說上千也有幾百。”

張啟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講著。

“我見過有的人隻是附耳於地上,就能聽到數十裡之外哪裡有腳印;也聽聞有種人的鼻子比那狗鼻子還靈,隻要是不下大雨,不入河流,三天之內一半以上的機率能找到。

還有的人呢,靠著真本事,一路觀察細緻到極致,憑藉著經驗和能力,短時間也能找到,這種的絕大多數為官,那就是捕頭,或者是被一些大戶人家招去了。

另外也有這樣一種人,嘿,隻要和人家聊過幾句,隻要短時間內你身上冇有什麼大的變化,這種人也能換位思考,知道你的想法,再找到你的位置極為簡單,這種的最為恐怖。”

“......”

張昭聽著張啟傳輸的江湖知識,頓時長了不少見識,前世都是窩在學校,這些接觸的不多,至於看小說,大多數看個情節,圖個爽快,什麼時候還會去注意那細微地方,有作者寫的知識點大多數都是一眼掠過。

前世他看小說一天四百章都有可能,一章兩千字以上,可惜看完之後隻是一爽,要讓他複述,隻可在心中言語啊。

忽然,張昭想到修仙界,凡人都這麼多跟蹤的法子,修仙界中豈不是更多,想著想著,張昭對著修仙界更為嚮往了。

待得張啟將一些江湖經驗混雜著一些小故事教給張昭,張昭受益良多,此時也是鄭重感謝張啟的傳授。

“張大哥,那此行你們的這趟鏢失敗了會損失很大吧。”

張昭突然擔心鏢局的未來,有些擔心的問道。

“無事無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張啟神秘一笑,不再言語,朝著已定的路線疾奔。

張昭看張啟如此作態,頓時知道這另有隱情,一時間興趣大增,埋頭跟著張啟趕路,論起武功張昭比張啟高了不知多少,但是論起江湖經驗的話,張昭隻是一個小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