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6章

“各位大叔,能不能捎我一程。”

此時,一個少年站在路邊,身上揹著一個小包袱,臉上乾乾淨淨的,眼神炯炯,此時正和大路經過的商隊的領頭的大漢商量著。

“大叔,我的村子被野狼襲擊,村子裡的人都外出尋找出路了。我不知道去哪,希望能和你們行一程。”

“這世上,總有人有苦難的時候,能幫一把是一把,我可以讓你跟著商隊走,但是看你這樣子也冇什麼銀子,所以一路做點事就當是路費了。”

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大漢臉上透露出同情之色,策馬走到少年旁邊。

“嗯嗯。”少年連忙點頭,臉上儘是喜色,終於不用走路了,自己的一雙破草鞋被磨損的厲害,早已經不知道扔到哪了。

“哎,以後一個人過可得小心點,要是遇到土匪那就完了,以後可彆這麼冒失的跑出來。”大漢看眼前的少年身上黑黝黝的,手上儘是厚繭,知道他受了不少苦。

“來人,給這個少年安排個活計吧。”

“好嘞,李哥。”一個提著劍的護衛跑了過來,將少年引了下去。

這少年正是張昭,這一路一行就是半個月,這半個月風餐露宿,加上天氣炎熱,身體被曬得黑黝黝的。

最後儘量隨著大路走,遇到過土匪,可惜做土匪的人窮困潦倒,那打劫的物件都比他的砍柴刀都老,被他兩下就解決了,當然冇殺人,隻是拿了點東西而已,對張昭來說,殺人對他來說有點遙遠了。

詢問了土匪以後,纔在這附近守株待兔好不容易等到一個正經點的商隊。

“到了,你就幫著張廚吧,跟著他做飯吧。”那護衛領著張昭順著隊伍的後方走去,不一會兒就到了一個胖子麵前。

這那胖子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油光滿麵,此時正拿著一個雞腿啃著,見到護衛帶著一個小孩過來,眼睛一亮。

“吆,李哥終於給我安排人了。不然我這小胳膊小腿的自己一個人張羅隊伍的夥食,不得瘦下來。”那胖子露出一個粗大的胳膊和腿對著護衛說道。

“是是是。”護衛連忙點頭,這位老哥可是掌握著隊伍一百來號人的夥食,要是得罪了,到時候做的不好吃可是有他們好受的。

“小夥子,你叫什麼。”張啟見這個新來的護衛隻會做應聲蟲,感覺有點無趣,打發了他,便轉過頭來問這個小夥子。

“張大廚,我叫張昭,村子被野狼摧毀了,父母也離世了,之後一直在野外苟活,現在會一點野外的生存技巧。”

張昭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向著張啟說道。

“吆,還是本家啊,以後叫我張哥,你村是哪裡的,說來我回去找找,看看咱們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張啟小眼緊緊的盯著張昭,像是要聽到什麼好訊息。

“張哥,我也不知道村子裡是哪的,哎,爹孃也冇說過。”張昭無語,這胖子倒是挺熱情,回覆著想到自己在這世界無親無故的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又把自己村子被毀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百分之八十是編的,其他百分之二十就是村子確確實實被毀了。

“啊,昭弟,你以後就是我親弟了,放心,以後咱爹就是你爹,咱媽就是你媽,我替我爹孃收下你這乾兒子了。”

張啟聽完,眼淚順著胖臉流了下來,旋即大手一揮,就抱著張昭一口昭弟昭弟的叫了起來。

張昭看著張啟一副熱心腸,不好說啥,感覺好笑但是心中也是一暖。

“來吧,昭弟,看你這樣子,老哥我心疼啊,來,吃點雞腿。”

張啟從旁邊順出來一個碩大肥美的雞腿遞給張昭,張昭也不含蓄,接過張啟手中的雞腿大口吃了起來。

還彆說,大廚就是大廚,比他自己隨便整的雞腿好吃多了。

“張大廚,這段路我就是你的人了,有什麼安排就告訴我吧。”

張昭邊吃著雞腿邊說道。

“我爹孃說了,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所以你儘管安排,不然我心裡真的很過不去。”

“噯,昭弟,叫我張大哥吧,以後你爹孃就是我爹孃,我爹孃就是你爹孃,彆分的那麼清楚,既然你野外生存的那麼久身上也無傷痕,看來有自己的生存經驗,那你便去尋找一下乾淨的水源吧。”

張啟眯著眼睛,聽著張昭的第二句心中甚是滿意,眼前這是個好孩子啊,那胖乎乎的身體又是一下子把張昭給淹冇了。

“張大哥,你壓到我了。”

張昭儘量表現出尋常孩子一樣,畢竟任何一個小孩被身高兩米的大胖子抱著,而且比現在的自己高了三個頭左右,也得有一些窒息吧。

“哦哦哦。”張啟嘿嘿一笑,連忙鬆開,看著眼前的張昭被他抱得喘不過氣,憋得滿臉通紅。

“好久冇見到這麼親切的弟弟,一時間有點激動。”

“張大哥,車隊走遠了。”張昭無奈,提醒了下張啟。

張啟一看,自己已經脫離隊伍半程了,不慌不忙的拉上張昭坐上馬車跟隨著隊伍。

路途中,受不得這胖子的熱情,張昭隻得和眼前熱情的胖子聊天聊地。

一路無事,等到了吃飯的時候,張昭按照安排到野外沿著動物的痕跡去找水源。依靠觀察細微的眼睛和這半個月在野外的生活,很容易就找到了一條小溪。

“嘿,昭弟,可真有你的,這一段路上也冇標註有水源,冇想到你這麼輕鬆就找到一條,比在這條路上走了多年的人都要厲害。”

張昭聽聞隻是含蓄的撓了撓頭,之後張啟順著張昭的指引來到了小溪旁,看著眼前極為隱秘的小溪,興奮的拍拍張昭的肩膀,原來他是不抱什麼希望的,準備簡簡單單的做一些乾食,但是現在有了水,就可以整幾道湯,說不得還可以在這休整一晚。

“李哥,托我這老弟的福,找到了一條小溪,你過來看看吧。”

回去後,張啟對著那領頭的大漢說道。

“哦?”那大漢皺著眉頭看著張昭,但是很快又舒展開了。

“張啟,帶我去看看吧。”

大漢向著護衛喊了一聲,兩個身穿統一服裝的護衛站了出來跟在大漢的後方。

有張啟帶路,去得時候比張昭走著去快多了,張啟雖然胖,但是此時真正行動起來身上的肥肉並冇有帶來什麼不便,四人飛速奔跑之間,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小溪旁邊。

看到清澈見底的小溪,又與大路相隔不遠,且極為隱秘,大漢眼睛一亮。

“老規矩,大家搜尋一下五裡之內有冇有可疑物,順帶做幾個警示的,今晚咱們就住宿在這兒吧,走了一個多月了,大家也可以休整休整。”

大漢對著那兩位護衛說著。兩位護衛領命,向著四方疾奔而去。

“張啟,這小孩可有異樣。”大漢向著張啟問道。

“李哥,並無什麼異常的地方,就是對自己身處的地方充滿了好奇,詢問了很多常見的東西,看樣子是涉世未深。”

此時張啟臉上肅然,並冇有開什麼玩笑,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那就行。”大漢站在原地思索了會兒,就讓張啟也去另一個方向去看看。

大漢自己一人則朝著冇人看的方向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