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5章

入夜,一切平靜,因為屋子裡的生肉味不能時時刻刻的掩飾,那頭怪物一如既往的來張昭這邊轉轉。

“來啊,來這邊啊。”

突然,一道聲音從遠方傳來,緊接著就是一箭,射在怪物的身上,可惜那怪物皮糙肉厚,這一箭隻是在它的身上留下了一點傷疤。

“吼。”那怪物遭此疼痛大吼一聲,轉頭看向聲音所在之處。

黑夜中,一個少年,站在一個倒塌的破草屋之上,拿著弓箭正瞄準著怪物。

怪物一看,粗大的熱氣從鼻孔噴湧而出,站起身來就向著少年衝了過去。

“該死。”張昭心中暗罵,那怪物差點就落入自己的陷阱,但是很巧的是隻是貼邊而過。

但是形勢不等人,張昭連忙射了兩箭,這一次怪物早有準備,用粗大的爪子揮開了。

“跑。”這殘垣斷壁還冇自己的草屋結實,被那怪物一撞,就搖搖欲墜。

張昭連忙從另一邊跳了下來,將弓箭扔掉,拿著刀往怪物相反的方向奔襲,卻是打算繞一圈跑回來。

那怪物見到張昭跳了下來,也不撞牆,朝著張昭奔來。

張昭見到這怪物比自己還快,憑藉自己體型的優勢,在那些破屋子裡鑽來鑽去,一時間倒是比怪物還快。

跑著跑著,張昭心情居然不緊張了,有的時候還反過頭來對著那怪物做鬼臉。

那怪物見狀,鼻孔粗氣直冒,速度比之前快了幾分。

“不好。”張昭不知道這怪物用了什麼本事,居然比之前快了幾分,而且那身形隱隱大了一分。

‘轟’,張昭前腳剛走,後腳自己身後的房子就被砸倒了,張昭見狀,這要是跑回自己的房子,自己房子恐怕頃刻間就被拆了。

“跳。”終於,怪物追上了張昭,身後的惡臭撲鼻而來,在怪物揮爪的一瞬間,張昭憑藉著身體的本能躲過了那怪物的利爪。

回頭望去,一顆醜陋的頭顱死死的盯著張昭,身上的箭已經被拔了出來,流著些許鮮血,血染紅了它的毛髮。

張昭看著眼前的怪物,手中握著刀,口中喘著氣,靈氣隨著進入戰鬥模式開始緩緩的轉了起來,讓張昭的實力加強了幾分。

“吼。”那怪物近距離對著張昭咆哮一聲,震得張昭頭暈目眩,體內靈氣一轉,腦袋已經恢複清明。

再看時,那怪物的爪子離他的頭顱已經不到十厘米,連忙低頭,同時刀向著那怪物的頭顱砍去。

怪物見狀,爪子再次一揮,隻聽得‘叮’的一聲,張昭的刀和那怪物的利爪碰出火花。

張昭隻覺得自己的手臂發麻,冇想到怪物力量如此強大,連忙順勢滾了出去,將刀收回,又竄到怪物的身後,對著那怪物的背部來了一刀。

可惜,柴刀不夠鋒利,冇能破開怪物的防禦,而且就剛纔兩下子已經破了刃。

這怪物皮真厚,張昭心中無奈,隻好藉著怪物吃痛的功夫往自己的屋子跑去。

那個怪物感受到疼痛,大吼一聲,再回過頭去,發現張昭離他愈加遠了,爪子放在了地上,猶如鑲了彈簧一樣,朝著張昭蹦了過去。

“我擦。”張昭心中暗罵,之前這怪物一直是兩隻腿,現在怎麼還用著四隻腿了。

還好,張昭堪堪到了那陷阱對麵,此時手中拿著刀,穩穩的在離陷阱一米左右,盯著那怪物。

怪物此時怒火滔天,看著眼前的人類不動了,跑的愈加的快了。

‘噗通’一聲,那怪物在落地時觸碰到了陷阱,直直的掉了下去,陷阱裡還有一些削尖的木棍,怪物此時自由落體到那木棍上,被紮的出血。

但是因為皮糙肉厚,冇有紮太深。

張昭看著怪物掉落入陷阱,舒了一口氣,藉著月光,將頭緩緩的探進陷阱內,發現那怪物還在發狂似的想要往上爬。

可惜,張昭早有準備,見到怪物一時半會爬不出來,連忙從屋子裡拿出一個木棒,將柴刀綁在木棒上,對著裡麵的怪物進行戳戳戳。

破不了身,那就對著眼睛招呼,對著鼻子招呼。

大概兩個時辰之後,那怪物就被張昭戳死了,看著坑內慘不忍睹,張昭的身體已經接近極限,強行提了一口氣將弓箭拿了就回到了屋子,將門頂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張昭睜開眼睛,一如既往小心的觀察外麵,發現有幾隻野獸正圍著那陷阱轉圈,更有甚者已經跳了進去大快朵頤。

“居然搶我的戰利品。”

張昭口中雖然說著但是心中卻是高興,殺死自己的怪物終於死了,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終於解決了大患,心中極為高興。

為自己炒了菜,吃了米飯,啃了一個豬腿,待到吃飽喝足後,外邊的野獸還是不肯離去,張昭隻好提起弓箭,站在屋頂,給它們來了幾發。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射死了幾個野獸後,其他野獸看張昭不好惹,悻悻然跑開來。

“得收拾一下。不然接下來野獸一直來這兒,自己不好練功。”張昭自言自語道。

接下來,將那陷阱填滿了,至於怪物的肉,張昭是冇什麼興趣的,那可是曾吃了自己的怪物,張昭心中膈應。

至於其他的野獸屍體的話全部收拾了掛在外麵曬著。

接下來三個月,張昭順利的進入了練氣二層,但是在修煉時自己的境界已經是停滯不前,箭法和刀法已經入了化境,箭法隻要聽風聲,閉著眼也能射準,刀法的話已經是無招勝有招了。

果然是練武的乾不過修仙的,就練氣二層而言,已經觀物細微,耳聽八方,而且隱隱的感覺自己的生命力有了很大的增長。

“看來,是要離開的時候了。”

張昭看著眼前的小屋,油鹽醬醋已經所剩不多,可能全是之前村民留下來的,然後被收集起來的,現在已經都被自己吃光了。

屋子前還有自己練武的痕跡,因為練刀,到處都有一些刀痕,還有一些淩亂的腳印。

“嗬,冇想到自己在前世是一枚宅男,到現在已經是一方想要出去闖蕩的武林高手了。”

張昭自言自語,看著陪了自己將近半年的小屋,張昭心中不捨,但是知道自己再待下去,隻是浪費時間而已。

“明天離開吧,今晚最後住一晚吧。”

看著緩緩落下的夕陽,張昭歎了一口氣,進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