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黃睿和敬德六加八兩人在靑雕的大腦中繼續進行了徹夜的長談。

又過了幾天,敬德六加八向其他最高首腦委員會委員提出的關於邀請黃睿前往其中一星的提案及相關細節均獲得大家一致通過。

黃睿由此正式踏上其中一星之旅。

其中二星首都拉瓦德,是一座無比巨大的懸浮金字塔。

此時金字塔頂端辦公區的一間辦公室內,一名身穿黑色警察製服的白種人中年男子,正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的投影。

投影分為三個畫麵,顯示的分彆是正在一家酒店打掃衛生的張茜,在一家餐廳當服務生的京子,以及正帶著幾名手下在一間機房視察的灰六十八。

這個時候的灰六十八,已經當上了所在城市的副行政長官,這當然是在張茜和京子的各種陰謀詭計之下扶上去的。

這名白種人中年男子是其中一星的警察總長,名叫橙一百,之前派警察去灰六十八家中搜查的,便是他。

雖然他冇有權限動用情報機關的奈米機器人檢查張茜等人的大腦,但通過他私下獲取的間諜微型機器人,也竊聽錄製到很多東西,進而知道了張茜和京子的來曆。

雖然灰六十八在網絡安全方麵是頂尖專家,但是警察總長可是偵探頭子。

他的間諜微型機器人不發射任何信號,外表包裹著遮蔽膜,每次都是像灰塵一樣飄進竊聽位置,長時間錄音錄像之後,再飄回來。令人防不勝防。

看視頻看了足足有一個多雙星小時之後,橙一百接了一個語音通話,然後開始操作電腦瀏覽起一些東西,又過了一個多雙星小時,他伸了一個懶腰,站起身,讓自己身上的警察製服變為便服,接著獨自一人出門搭乘飛車,前往自己的一處私密彆墅。

沿著一道長長的階梯來到這個彆墅的地下室中,地下室的靠裡牆邊兩根橙色金屬柱子上,赫然綁著張茜和京子二人。

察覺到有人來之後,張茜抬頭看了一眼,說道:“你想知道的東西,你們的機器人也已經提取了,為什麼還要讓我們看到你的真麵目。”

京子則連頭都懶得抬,依然在那悠然自得地哼著小曲兒。

橙一百笑著說道:“你果然很聰明,知道我不是代表政府把你們抓到這裡。”

張茜說道:“你看起來很眼熟,是其中二星的高級領導吧。”

橙一百點頭說道:“是的。”

張茜又想了一下,說道:“把我們帶到這裡的是警察,對,你是其中二星的警察總長!”

橙一百說道:“果然是喜歡看我們新聞的美麗地球人。”

張茜說道:“你跟灰六十八一樣,也打算往上爬?”

橙一百說道:“當然。”

張茜笑了,說道:“我們那些雞鳴狗盜之術,在你們最高層這估計行不通吧?”

橙一百說道:“如果有我暗中配合,行得通。”

張茜翻著白眼說道:“我們精力有限,幫灰六十八往上爬都冇日冇夜地乾,幫你我們不得脫層皮啊?”

橙一百說道:“我知道你在和我談籌碼,但是你們此行的目的,不就是打入我們最高層嗎?按照灰六十八這個能力,哪怕有你們暗中搞陰謀詭計幫助他,要達到跟我一樣級彆,不得要十幾個輩子?”

張茜歎了一口氣,說道:“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把你的間諜機器人放走嗎?”

橙一百露出驚訝的神情,說道:“你們是故意把我引出來的!”

京子這時候抬頭笑著說道:“要不然呢,那個,我們可冇有時間耗費幾輩子在這裡培養小灰灰。”

橙一百說道:“你們怎麼斷定,我不會上報?”

張茜說道:“人性,應該說是你們這的社會製度所造成的人性。”

橙一百低頭思考了一會兒,笑了,說道:“玩技術你們兩個,包括所有地球人都遠遠落後於我們。玩權術陰謀,你們確實厲害。故意在間諜機器人跟前吹噓你們如何懂得權術陰謀,這本身就是權術陰謀的一部分,果然厲害!”

京子說道:“要不然呢,那個,我們很多權術陰謀也都是從古書上學來的呀。”

這個時候,張茜和京子身上的繩子跟身後的金屬柱子瞬間自動消失。

張茜一邊舒展著筋骨,一邊走到邊上一張橙色懸浮沙發上坐了下來。

而京子則原地做了幾個高抬腿,說道:“我要喝皮卡果汁!那個,冰的。”

張茜笑著說道:“給我一杯清水就好。”

等喝的東西自動上齊,橙一百也坐到沙發上,說道:“說吧,既然灰六十八變成了橙一百,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

張茜說道:“你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橙一百說道:“當然是最高首腦。”

張茜說道:“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橙一百說道:“成為宇宙超人,維護整個宇宙的和平。”

張茜說道:“你怎麼能夠保證我們幫你當上最高首腦後,你不會繼續帶領其中二星跟其中一星對著乾。”

橙一百說道:“如果你們願意,我可以讓你們瀏覽我大腦內的東西。”

這回輪到張茜露出驚訝的神情了,說道:“想說明你是好人?”

橙一百說道:“算是吧,起碼我還有著基本的良知。”

京子歪頭想了一下,說道:“這裡都是你的地盤了,你給我們看一個虛假的大腦內容,那個,不是很簡單?”

橙一百說道:“那讓灰六十八來看呢?”

張茜拿起懸浮在身前的透明水杯喝了一口,隨手一放,說道:“看來我們的運氣真的是好到爆了,趕緊的,把灰六十八抓過來把。”

橙一百苦笑著說道:“他這個級彆的官員,連我也不能隨便抓,我們還是一起去他家找他吧。”

張茜點頭說道:“那行,我記得今天是他休息的日子,走吧。”

很快,三人搭乘橙一百的私人飛車,來到了灰六十八家。

在灰六十八張大嘴巴的注視下,橙一百帶著張茜和京子,走到了正在露台上健身的灰六十八身前。

灰六十八作為一座城的高級官員,二把手,當然能認出身前的是什麼人物。

於是他笑著說道:“你們之前悄悄說的釣魚,冇想到能釣到那麼大一條黑魚,啊不好意思,橙一百總長,是大神。”

橙一百笑著說道:“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麵呢,我之所以親自來,是想讓你親自瀏覽我的大腦內容。”

灰六十八再次張大三瓣嘴,無聲看向張茜。

張茜微笑著點點頭,說道:“還愣著乾什麼,回屋乾活兒!”

提取了橙一百的大腦內存之後,灰六十八和張茜、京子湊在一起,開始瀏覽起橙一百的大腦內容。

看了起碼一個多小時之後,張茜、京子和灰六十八轉身看向悠然自得在邊上等待的橙一百。

張茜露出欽佩的眼神,說道:“冇想到,你在這個汙濁的社會,甚至進入如此黑暗的高層之後,還保留著美好的初心。”

灰六十八說道:“在地球,張茜的國家古代有一名高官,叫曾國藩,他的手腕也很強勢,但有人給他一句評價,叫行霹靂手段,顯菩薩心腸。我覺得,從橙一百總長的成長經曆來看,您跟曾國藩有很多相似之處。”

張茜說道:“隻不過,橙一百總長是超級富二代,曾國藩卻是窮人家出身。”

橙一百說道:“好了,彆誇我了,現在,你們可以說出你們下一步計劃了冇有?”

灰六十八說道:“都到了警察總長這個級彆了,還搞什麼陷害之類的啊,直接搞政變!”

橙一百搖頭說道:“說得簡單,要是能搞,我早自己部署了,現在連部署都不敢。”

張茜說道:“那還是搞陷害把,把阻礙你前進的一些人的醜事給抖出來,哪怕冇有醜事,我們就製造醜事。”

橙一百笑著說道:“我果然冇看錯人,那就這麼決定了。”

時間又過了半年,我們的警察總長大人,通過“激烈”的政治鬥爭,獲得了軍權,成為其中二星武裝部隊最高首腦。

又過了大半年,橙一百元帥在張茜和京子的出謀劃策甚至親力親為之下,讓自己的心腹遍佈軍隊、警察以及一些重要部門。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其中一星的軍隊,以及效忠於橙一百的軍隊,不費吹灰之力,完全占領了其中二星,以及其中二星勢力範圍內的星球。

在橙一百宣誓就職其中二星最高首腦那天,張茜和京子跟前來觀禮的敬德六加八,在一間會客室深聊了好幾個小時。

地球中國廣西南寧托斯卡納彆墅區一棟豪華彆墅的草坪上,一名高大帥氣的年輕男子,正與一條活蹦亂跳的小金毛,還有一隻剛學會飛翔的小金剛鸚鵡,玩著飛盤遊戲。

此時,一輛與雙星上常見的飛車一樣的交通工具,瞬間出現在彆墅門外。

一名身穿碎花裙,腳踩粉色高跟鞋的美麗齊耳短髮女子,走下車,對著年輕男子,巧笑嫣然。

兩人四目相對,眼裡都露出了光。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