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仙緣劍修 >   第6章

他過去撿起手指看了下,此時他還能從斷指裡麵感覺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壓。

他有點心驚,一根斷指都有這樣的壓力,那麼明道子當初還活著的時候該有多強。

但是現在斷指上的威壓已經冇有像第一次那樣那麼強。

蘇子言他知道,是明道子不知道施了什麼法術,才讓他不感受到斷指的壓力,不然以他現在的情況,根本無法承受的起這個壓力。

所以現在他才能拿著這根斷指,如若不然,他還無法能夠接近斷指。

隨後他就將斷指放在門口的門檻下麵,讓斷指的氣息一直在那裡繚繞著,這樣野獸和陌生人如果感受到這股威壓,那麼就不會再敢靠近這裡。

這樣自己修煉時,就不會受到野獸和陌生人的打擾。

蘇子言回到草垛後,重新盤膝而坐,他吞服了一枚練氣丹,丹藥化為津流下到腹部。

過了冇有多久,一股熱流在蘇子言的丹田升騰而起。

他趕緊按照法訣大周天修煉,開始領悟氣感。

而他手中拿著兩枚靈石,嘗試吸收靈石裡的靈氣,但是因為他還冇有領悟氣感,所以他還無法吸收靈石裡的靈氣。

雖然是下品靈石,但對於現在的蘇子言而言,已經夠用了。

就這樣蘇子言修煉六天,而在這一天,蘇子言在修煉時,突然腦中一陣清涼,他感覺到了周圍的靈氣。

他在運轉法訣時,能夠清楚的看到周圍星星點點發著白光的靈氣,而自己拿在手中的靈石周圍是最多的。

它們聚在一起,而空中的靈氣卻是緩緩的飄蕩著,卻是稀薄,非常散漫的樣子。

這時他又吞下一枚丹藥趕緊運轉法訣,吸收著周圍的靈氣引入自己的體內。

按照功法大周天運轉,牽引著體內的靈氣在周身經脈中流動。

經過幾個大周天的運轉,最後彙聚在丹田裡,在哪裡慢慢的聚攏起來變成非常淡薄的一團靈氣。

蘇子言還在不斷的修煉,甚至已經忘記了肚子餓,他現在一心隻想著快點進入練氣一層,其餘的事情都被他遮蔽。

他纔剛感悟氣感,所以要加緊步伐修煉,不能鬆懈。

因為這隻是剛剛開始,還冇有進階練氣一層,隻有進入練氣一層纔算成為一名修士。

終於在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蘇子言渾身一震。

他隻聽體內啪的一聲,彷彿是一塊石頭摔碎的聲音一般,他身體外麵周圍的靈氣彷彿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朝著蘇子言的身體湧去,被他全部吸收進入。

最終被他運轉功法將這些靈氣全部歸攏在丹田裡,形成一小團淡淡的靈氣團。

蘇子言緩緩的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他控製著自己激動的心情。

經過這麼久的時間修煉,他終於進階到練氣一層了,能不激動嗎。

但是很快他就恢複過來了。

而這也隻是開始而已,現在修為也是所有境界中最低的,還有更高的修為需要自己去突破,所以現在還不至於太過激動。

蘇子言進階練氣一層之後,他眼神看著遠方的虛空。

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從此之後,我不再是凡人,我要追求更加強大的實力,要比彆人更加強大,掌握自己的命運!”

“既然上天給了我這樣的機會,那我一定會將看不起我的人踩在腳底下”

說完,他握緊拳頭,眼神定定的看著遠方。

他不知道這句話在很久以後的歲月裡,最終被眼前他實現了。

但是在實現的過程中,卻是遇到很多的困難,甚至許多次差點讓他隕落,但這都是後話。

蘇子言進階練氣一層後,他已經可以放出神識了,但也隻是一丈遠罷了。

他閉上眼睛放出神識,這樣都能將一丈以內的東西全部映現在腦海中,甚至比眼睛看到的還要清楚。

以前自己用肉眼看不到的東西,他的神識也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出現在腦海裡。

他的第一件事就是神識內視,他用神識看到自己薄薄的靈氣團,嘴角微微翹起,但又覺得自己的法力有點不對勁。

繼續往下看時,突然一驚,他的神識在丹田裡發現了一朵散發著七彩琉璃色的透明蓮花。

星星點點的一些像是七彩色的熒光融入到自己的靈氣團中,怪不得會發現自己丹田的靈氣團有點不對勁的地方。

他大驚起來,因為這朵蓮花正是當初他在明道子的儲物戒裡發現的,不過當初這朵蓮花是有顆圓珠包圍著的,但是現在卻不見了,隻剩下這朵蓮花。

他有點驚恐,因為他不知道有這麼個東西存在會不會有危險,畢竟丹田是儲存法力的地方,他不用想,也知道丹田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他嘗試著將神識靠近那朵蓮花,但是無論怎麼試都無法靠近蓮花,感覺自己的神識像是遇到一堵牆一般,硬是無法靠近。

“什麼情況,怎麼我的神識無法靠近”

他嘗試運轉功法,體內的法力開始按照功法運轉起來,他長舒一口氣,喃喃道“還好,法力還能運轉,不然就白修煉了”

他又嘗試了下,確定神識還是無法靠近蓮花。

他思考了許久,他確定蓮花對自己冇有什麼危險因素存在,便退出了丹田。

他用一隻手撐著下巴,思考了下,便拿出儲物袋,用神識打開。

他覺得有點新奇,冇想到一個小袋子,裡麵的空間會如此大,但是一想到自己都是修仙者了,那還有什麼稀奇的。

雖然儲物袋裡麵的空間夠大,但還是比不上明道子的儲物戒。

但他知道明道子的身份,所以也就釋然了。

儲物袋裡麵放著很多東西,有靈石、裝丹藥的瓷瓶,一些兵器,草藥,陣旗,書籍,玉簡,符籙,還有其他的東西。

蘇子言取了那些書籍和玉簡看了起來。

畢竟自己也不知道儲物袋裡的東西,也許能在這些書裡麵發現這些東西的叫法用法。

他用了三天時間纔看完一半,連一些玉簡也看了,知道了很多的資訊。

那些兵器類的有下品、中品、上品、極品法器,在儲物袋裡不多,也就這幾種等級的加起來也就十四件而已。

還有幾件散發著靈光的卻是法寶,但是他現在根本無法驅動,隻有進階金丹大道,才能驅使,就算築基大圓滿,假丹狀態也無法驅使法寶。

而彆說法寶,就演算法器以蘇子言現在的修為都不能驅動,除非蘇子言進階練氣四層,這樣便可練習禦物術,驅使法器禦敵,不過也隻是下品法器而已。

不過隨著蘇子言修為的強大,便可以驅動更加強大的法器。

但是他也不在意,畢竟急也急不來,他還是想著解決眼前的事比較好,畢竟隻有修為高了,才能做更多事。

通過那些書籍玉簡,他還知道了一些丹藥,靈藥,陣法,符籙這些東西的作用。

而靈石也是分下品,中品,上品,極品這幾種。

蘇子言發現這幾種靈石在儲物袋裡都有,不過越是高級的就越少,像極品靈石隻有五顆,上品的有一千枚,中品有上萬塊,下品的則有五十萬枚。

其餘的東西他也知道了它們的叫法用途,甚至他還看到了明道子給自己留下的修煉心得。

此時他一手拿著,神識掃了進去看了起來。

當然他現在看的是練氣期的修煉心得,從心得裡倒是學到了很多關於煉氣期的修煉方法,還有避諱之處。

蘇子言繼續看著,到了第二天中午才停下來。

但他並冇有感到疲憊,就是有點餓,他吃了顆辟穀丹,就出去到水潭裡洗了個澡。

他起來穿好衣服,就去到一棵樹那裡打算試一下用體內的法力攻擊那棵樹會怎樣。

因為從修真奇聞錄一本書上所知,練氣一層雖然還無法使用法術,但是體質也會比凡人好很多。

還可以用法力增加力量,敏捷度,所以跟凡人低級武者一樣厲害,所以他就想試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如何。

他開始運轉體內的法力,聚集在握成拳頭的右手上,然後用力向樹乾擊去。

隻聽嘭的一聲,居然把樹乾給打出一個淺淺的小凹坑。

他怔怔的看了下那個小凹坑,也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

他內視了下,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並冇有用多少,看來消耗的法力並不是特彆多,他也冇有繼續嘗試,因為他已經知道結果了。

他站在原地想了下,隨後決定到鎮上買點衣服,要不然自己整天這副樣子也不太好,這樣子哪像一個修真者,完全就是一個乞丐,於是就向柏石鎮出發了。

他用了三個時辰才走到柏石鎮,到了哪裡之後,他發現自己並冇有感覺到累。

在鎮上他熟悉的走到一條人煙稀少的老街,過路的人很嫌棄的對蘇子言離得遠遠的。

但是蘇子言並不在意,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這些人用這樣的目光和做法來對待自己。

他徑直的走到一間紅色木門的小閣樓前停下,看了下門前掛著的一塊牌子,上麵寫著的是典當兩個字。

他之前乞討時,跟老乞丐也有路過這裡,時間久了,他也就知道了這間小閣樓是做什麼的。

想到此處便也冇有什麼猶豫,走了進去。

裡麵倒是乾淨整潔,一張高大的櫃檯被木架圍著與外麵隔絕,櫃檯上有一層木架,木架下麵倒是有一個高一尺,寬八寸的窗戶。

蘇子言走到還高他一個頭的櫃檯前,叫了一聲正在打瞌睡的店小二,把正在做著周公夢的店小二給嚇了一跳,驚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