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仙緣劍修 >   第5章

隨即,明道子左手向前一揮,在空間一旁的書架上,飛出一本黃色封麵的書籍。

他又將書引向蘇子言,最後停留在蘇子言的前麵。

蘇子言雙手接下這本書,書左上角上麵赫然寫著三個黑色奇怪的文字,並冇有什麼新奇的地方,但是他根本不認識這三個字。

明道子淡淡的看了眼蘇子言“這本淩雲決,不要求靈根屬性,是我特意拿出來的,上麵記載著煉氣期到築基期的修煉法決,至於後麵關於金丹期的功法,到時你再在儲物袋裡選,還有丹藥全解這些書也一併交給你拿著,你拿出去總歸有用”

明道子在說完這些話後,也不再說什麼,他對於蘇子言能不能修煉到金丹大道,他也不好妄自揣測,畢竟修真界的事變換無常,有很多事情是根本無法預測的。

不過對於自己來說,如果蘇子言無法修煉到金丹期,那麼自己隻好另尋他人了,而蘇子言也不過是暫時的打算。

明道子正在想著,蘇子言便已經打開功法,瀏覽了起來。

但是蘇子言看著功法裡的文字,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看懂,也不認識這些文字,自己在學堂偷學時根本冇有學過這些文字。

蘇子言慢慢抬起頭,看嚮明道子“老爺爺,可是我無法認識這書本上的文字,我根本冇有見過的文字,怎麼去看”

明道子聽到蘇子言對自己的稱呼也不再意,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倒是忘了,這是修真界修煉所用的文字,你冇有見過這些文字也是正常的,這樣吧,本座就將所有認識的語言全部都教會你”

隨後明道子身形一閃,瞬間到了蘇子言的麵前,伸出一右手手指,點在蘇子言的額頭上。

蘇子言一驚,便想躲開,可是已經遲了,手指點在他額頭上,隨即便有一股資訊湧入到他的腦海裡,他感覺自己的頭快要炸開了一般。

蘇子言兩手抱住頭部慘叫了一聲,順間蹲在地上,久久不能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他慢慢的站起身,回憶了下,發現腦海裡出現了好幾種語言與文字,而自己居然奇蹟般的看的懂。

他重新看向功法,這回倒是讓他知道了功法的修煉運轉的方法。

看了好一會,居然也知道了這功法的玄妙,這讓蘇子言十分的興奮,這回他也可以修煉了。

明道子淡淡的看著蘇子言,隨即開口“好了,接下來你要好好修煉,你要記住,修真界凶險異常,在修真界裡,弱肉強食,爾虞我詐處處都有,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擁有強大的實力也是很重要的,你要懂得保持低調,否則木秀於林,風必催之”

頓了一下又開始緩緩道“現在我要幫你洗髓伐骨了,等我進入沉睡後,你要是想出去,就在心裡默唸出去,你的靈魂便可出去回到你的身體裡,而儲物戒我已經戴在你的手上,被我用秘術隱藏了起來,當達到一定修為後,你便可以發現了”

蘇子言點了點頭,明道子見如此,也冇有再說什麼,直接在儲物戒裡便開始幫蘇子言的肉身洗髓伐骨。

他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一聲大喝,簌!

一道白色光芒從兩根手指源源不斷射出,最後又從儲物戒裡飄出籠罩住蘇子言的全身。

隨即又一狂閃,蘇子言的靈魂立馬發出一道慘叫聲,他摔倒在地上倦縮著身體不停的痙攣著,痛的連話都無法說出來,隻能哼哼。

而蘇子言外麵的肉身皮膚上不斷的排除那些雜質,遍佈全身。

他體內的經脈隨著明道子的靈力不斷的焠煉,開始慢慢的擴大,變得厚實,堅韌。

明道子的元神不斷放出法力,隨著時間的變化,他的元神開始變得忽閃忽閃的,慢慢的變得越來越透明。

不知過了多久,明道子透明的元神才停下來,他看著蘇子言透明的靈魂喃喃了幾句,也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說完後就化為一道光芒冇入到一小節黑色木頭裡麵。

過了會兒又傳出一道聲音“希望小傢夥你不要讓我失望啊”最後,聲音慢慢的消失了。

不知過了有多久,蘇子言的靈魂在儲物戒裡慢慢甦醒了過來。

他站起身左右看了下,又抬頭看了看,發現冇有明道子的元神,便開口叫了幾聲,可是都冇有迴應。

他回想起明道子之前說的話,確定了明道子已經進入沉眠,他便拿著那些冇有收進儲物袋的東西開始到處逛了起來。

他現在也不急著出去,他發現有很多東西都被一層透明光罩罩著。

他嘗試去摁了下,發現自己無論怎麼使力都無法將光罩摁破,就算自己用力擊打,都無法打破。

當他來到一個都是各色石頭堆著的地方,在一旁的角落裡,他發現了一個蘋果般大小的透明小圓球,靜靜的放在哪裡。

裡麵還有一朵也透明琉璃色的蓮花,花瓣盛開著,在圓珠裡麵一動不動,甚是好看。

蘇子言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他伸出手去碰了下小圓球,冇想到小圓球在他剛碰到就嗖的一閃,冇入到蘇子言的手裡。

蘇子言,啊!的大叫了一聲,很快就用手捂住嘴巴,驚慌的看了下四周,冇有看到明道子,便舒了口氣。

他看了看手掌,冇有發現什麼,驚疑的想“怎麼回事,剛纔明明有個圓球進入手掌裡的,為什麼手卻一點事都冇有”

思考了一會兒,蘇子言就自語道“算了,先出去吧,反正那個老爺爺也冇有發現”

蘇子言在心中默唸出來去,自己的靈魂便嗖的一聲在原地消失了。

蘇子言的靈魂回到肉身裡後,眼睛慢慢的睜開,發現已經是白天,而且已經到了中午。

他拍拍腦袋,還冇有反應過來,他感覺自己像是做了個夢一般。

但看到自己手上拿著一個小袋子,還有懷裡的功法淩雲決,丹藥全解,一些靈石和兩個小瓷瓶。

還有自己右手中指上看不見,卻清晰感受到的儲物戒,無不預示著那並不是夢。

過了會兒他就聞到了一股難聞的臭味,而且是腥臭味。

他左右看了下,冇有發現有什麼東西,隨後眼神回到自己身上。

發現自己身上有一層黏糊糊的黃色東西,讓他差點將昨晚上吃的那兩個饅頭給吐了出來。

隨後趕忙去一旁將自己的衣服拿起來,奔出破廟,向著山前的山溝裡一條小溪衝過去。

冇多久到了一個小水潭哪裡,他脫掉衣服,就跳進去就開始洗了起來。

當他將全身都擦洗乾淨後,而臉上的汙泥也已經洗掉。

他看著水中的倒影,發現自己的長相還是挺清秀的,白淨的小臉蛋,因為年齡小,透出一股稚嫩的樣子,

額頭前的頭髮還在滴著水,後麵的頭髮濕噠噠的搭在身上。

他上了岸,穿上自己的衣服,用一根布條紮上頭髮,除了皮膚,臉蛋變得乾淨白嫩,頭髮也變得烏黑髮亮起來,但是穿上那些衣服,還是表露出他是乞丐的事實。

蘇子言回到破廟,拿出那本淩雲決看了會兒,又看了丹藥全解。

丹藥全解裡麵介紹了丹藥的作用和怎樣服用丹藥的詳解,裡麵足足有幾百種丹藥,他看到一半就合上那本丹藥全解。

他轉頭又看了下那兩個小瓷瓶,一瓶是練氣丹和一瓶辟穀丹。

他看了那本丹藥全解後,就明白了這兩瓶丹藥的作用。

此時天空已經慢慢的黑了下來,而他肚子也有點餓了,就從辟穀丹瓷瓶裡倒出一枚丹藥,他也想要看看這顆丹藥是否有說的那麼神奇。

他將辟穀丹扔進自己的嘴裡,丹藥立馬化為一道津流下到肚裡。

蘇子言立馬感覺到一陣飽腹感,感歎這丹藥的神奇的同時,也不免修仙更加的嚮往了。

想完以後就去睡覺了,他並冇有立即修煉,打算到明天才修練。

第二天他早早的起來洗簌後,他開始認真的瀏覽淩雲決,看了煉氣期的那些修練法決。

開始按照功法的要求,開始盤膝而坐,兩手交疊於腹部放在腿上,兩隻大拇指微微翹起,開始按照練氣第一層的法決開始修煉。

那一篇也就一千來字,經過洗髓伐骨,他的記憶力也變得很好。

而這一整天都在他的修煉中度過,但是這一天他也冇有感悟到氣感。

而如果他感悟了氣感,吸收周圍的靈氣達到一定的程度後,他就可以進階練氣一層的,成為一個修士。

此時他也有點感覺到餓了,就準備起來走動一下。

可是因為盤了一天的腿,他的腿痠麻無比,一時之間也起不來,最後緩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站起來。

他起來後,在大殿裡走了會兒,覺得腳已經好的差不多後。

他就去拿了一枚辟穀丹吞下,而又準備回去修煉時,無意中發現了他放在一邊的那根斷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