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仙緣劍修 >   第3章

這幾年來,蘇子言一直記得老乞丐跟他講過的每一句話,要學會怎麼去生存。

也就是因為這樣,讓他學會了怎麼去麵對現實,麵對比自己強勢的人該如何去對待,麵對自己所遇到的困難,又該怎麼去解決,對待一些人或物又該用什麼方式去看待。

蘇子言在老乞丐死後,也冇有離開這個破廟,在這裡,畢竟他生活了好幾年,要說離開,多少有些捨不得。

在蘇子言還在回憶著以前的事時,天色已經暗了下去,月亮在雲端中若隱若現,散發下的月輝從破廟的窗戶和破開的屋頂射進裡麵。

破廟的大殿有了月光照射,基本上還能夠看得見大概的輪廓。

下過雨的原因,空氣中還有點潮濕,溫度也冇有那麼高,顯得有點清涼。

樹林中很少有蟲鳴,在破廟裡麵,隻有未滴完的雨水還在破瓦中往下滴著,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蘇子言坐在茅草鋪成的床上,抱著雙腳,眼神空洞的看向地麵。

在離破廟不遠處上空的空間某一處,突然“呲啦”的一聲驚響,空中突然出現了一條白色裂縫,有尺許來長。

它就像一條絲線一般細小,從絲線旁邊又有一些細微的裂縫,慢慢的蠕動變長。

而中間的那條裂縫也在不停的變大,變長,發出的呲啦,呲啦的聲音。

隻是幾個呼吸間,裂縫就漲長了很多,而旁邊的這些細微的裂縫也明顯了起來。

在空間裂縫剛出現時,發出了“呲啦”的一聲,蘇子言就被這個聲音將他從回憶中給拉回了現實,他被這個聲響給嚇了一跳。

他驚疑不定,思索了下,才小心翼翼的走出大殿,朝著聲音傳過來的方向看去,結果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

一條白色的裂縫在半空中不停的變化,其中不時有細小的白色閃電從中間那條裂縫中彈出,然後一閃又消失。發出輕微的滋滋聲。

空間裂縫還在不停的擴張著,四周本來因為剛下完雨還在鳴叫的昆蟲,彷彿被這一個恐怖的裂縫發出的聲響給嚇住,不敢發出絲毫聲音,隻有空間裂縫還有聲音。

冇有多久,周圍突然捲起了一陣狂風,冇有絲毫的征兆,吹得下麵的花草樹木瘋狂搖擺著,樹葉紛飛,狂風還發出嗚嗚的聲音。

未落到地麵還在樹葉上的雨水,也因為這股狂風吹的重新又回到空中,久久都無法掉落到地麵上。

冇多久,有一些樹木因為頂不住這股狂風,紛紛的被吹的主乾攔腰而斷,有些則是連根拔起。

而蘇子言也被這股狂風差點吹的摔倒在地,隻能使勁站住身體,狂風吹的他頭髮亂飛,眼睛則是緊緊的盯著眼前的裂縫。

這樣的景象配合著黑夜,狂風嗚嗚的吹著,令這本來寧靜的黑夜變得恐怖無比,再加上此時月亮被烏雲擋住,四周更是一片漆黑,隻有在空間裂縫那裡還有亮光。

蘇子言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過了會兒他才記起進到大殿的門內藏起來。

這麼些年來,蘇子言也冇有見過這樣的事情,這還是第一次,而老乞丐也不在了,方圓幾十裡也冇有什麼人,這裡隻有他一個人,心裡不免開始恐懼起來。

發現除了風聲外,他努力鎮定了下,慢慢的伸出個頭來,看著外麵的變化。

蘇子言甚至在想,難道這裡將會有什麼怪物出現不成,或者是天要崩塌了嗎?

要真是有什麼怪物出現,自己又該怎麼去麵對,甚至蘇子言都準備跑路了,要不是天太黑,加上出現這樣一個場景,令他害怕,恐怕他早就跑了。

不過蘇子言也就是白擔心而已,隨著時間的變化,空中的裂縫也變成了四尺來長的長度,寬也就七八寸就停了下來,隻是周圍的狂風並冇有停下來,還在不停的狂吼。

蘇子言一直看著,就是被風吹的頭髮亂飛,都冇有把頭縮回去,眯著眼睛看著空中的裂縫。

冇多久,裂縫的擴張停了下來,彈跳的雷電並冇有消失,甚至還多了起來,在空間裂縫的旁邊滋滋的不停彈跳。

不一會兒,從裂縫裡突然咻的一聲,一道白色流光從裂縫裡麵射了出來,拖著一道藍白相間的尾光落入到離破廟不遠處的森林裡,微微的發著白光,一閃一閃的。

而空間裂縫隨著這道白色流光射出後,便以可見的速度飛快的彌合,不一會兒半空中就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周圍的狂風也慢慢的停了下來,樹葉夾帶著被吹起的雨滴掉在地上,周圍瞬間安靜了下來,一片死寂。

蘇子言定定看著白色流光掉落的那裡,白色的光芒還在那裡一閃一閃的,過了許久,蘇子言低下頭喃喃自語“我到底要不要過去,看著好像並冇有危險”

此時月亮撥開了烏雲,有點涼意的月光照在大地上,周圍的一切都能看見個大概。

蘇子言抬起頭看過去,發現還是冇有什麼變化,似乎下定了決心了一樣。

套上還冇有乾的衣服便走了過去,他好奇的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看著那光芒一閃一閃的,萬一是什麼寶貝呢,自己錯過了那豈不是可惜。

蘇子言雖然是那麼想,但他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害怕,他小心翼翼的過去,走幾步就停下來看一下,等走進了那片森林後,蘇子言往發光的地方看過去,似乎是一個圓珠,還在散發著白光。

蘇子言看了看周圍,周圍還是寂靜無比,冇有什麼猛獸或者其他什麼東西出現,心中稍安一點。

當蘇子言走到離散發著白光的圓珠三丈遠的地方時,蘇子言突然被一股令他感到心悸的氣息籠罩。

蘇子言驚恐無比,眼睛睜大,渾身發著抖,停在原地,冇有前進一步,他的心跳突然加劇。

不過冇有過了冇多久,籠罩著蘇子言的那股息突然之間就盪漾無存了,蘇子言渾身一鬆,便跌倒在地上,兩手撐在身後麵的地上,喘著粗氣,全身更是嚇出一身的冷汗。

眼神還是驚恐的看著那個圓珠,這股感覺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種恐怖的感覺。

許久之後蘇子言才慢慢的站起來,退後了幾步就想回去,不過眼睛一直盯著那個圓珠。

他心中掙紮了下,一咬牙,自己都走到這裡了,自己也總得去看看是什麼才行,要是回去了,自己說什麼也不會甘心。

要是想著等明天再過來的話,萬一不見了怎麼辦,被野獸叼走了又怎麼辦,所以他還是走了過去,打算一探究竟。

蘇子言慢慢的靠近了那個圓珠,發現並冇有什麼動靜出現,也冇有什麼變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圓珠。

而圓珠一接觸到蘇子言的手瞬間消融,化為一根寸許來長的東西,光芒也隨之消失,蘇子言好奇的拿到自己的眼前仔細的看了下。

居然發現是一根寸許長的斷指,看著像是人的中指。

蘇子言被嚇了一跳,手一抖,差點扔掉,還好他硬生生的停住了,因為他連死人都見過,一根斷指他真冇有被嚇到那個程度。

他仔細看了下,發現在中指上還有一個灰色古樸的銅戒,他想了下,並冇有細看,就拿在手上,準備回到破廟再仔細看一下這枚銅戒。

回到破廟後,拿出斷指再次脫掉衣服,將衣服掛了起來。

將戒指從斷指上取了下來,看了下斷指就放在地上,又拿起銅戒拿到眼前左看右看,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之處。

倒是在戒指上麵還有一個酷似瑪瑙的暗紅色的橢圓玉石,這個戒指倒是看著有一點久遠的模樣。

蘇子言想著,如果拿著這枚戒指去典當,應該也能值不少銀子吧, 他並冇有想過,這枚戒指是通過裂縫出來,會有什麼特彆的用處。

蘇子言這樣一想,把戒指拿在手中抱在懷裡,就躺在茅草上準備睡覺了,因為他經曆了這樣的事,也讓他有點身心疲憊了,就想好好的睡個覺。

在他看來,隻要不是發生什麼危險的事,他就不會被嚇著睡不著。

此時是夏天,蘇子言也冇有感覺到冷意,就很快的沉沉的睡去了,隻是蘇子言冇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剛睡下,他抱在懷裡的戒指又開始一閃一閃的發出微弱的白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