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仙緣劍修 >   第2章

老乞丐帶著蘇子言來到離小鎮幾裡外的一座半山腰上的破廟裡,帶著他進去。

他拾回一些乾茅草和乾樹枝,再在破廟一旁的角落裡,給他做了一個小床,讓蘇子言在上麵躺下休息。

當蘇子言再次醒來時,已經到了晚上,老乞丐又問蘇子言餓不餓。

蘇子言點了點頭,老乞丐從布袋裡拿出一個饅頭遞給蘇子言。

當蘇子言吃完後,老乞丐就跟蘇子言講這裡是他住的地方,雖然破舊,不過也冇有人會過來打擾他,所以住在這裡也是比較安靜和安全的。

可是蘇子言經曆了自己家庭的大變之後,已經變得不怎麼說話,隻是靜靜的吃著饅頭,聽著老乞丐說著話。

老乞丐說完之後,見蘇子言沉默的樣子,也不再說什麼,便靜靜的看著蘇子言吃著饅頭,吃完後,才說“現在你也冇有地方去,就住在這裡吧,平時我也是一個人在這裡,有你在,至少可以有人跟我陪伴”

蘇子言看著老乞丐,點點頭,就這樣跟老乞丐生活在了一起,而每天老乞丐都會起來去鎮上乞討。

他看到蘇子言還小,就冇有叫蘇子言跟著一起去,讓他自己一個人待在破廟裡,哪裡也不要去。

就這樣蘇子言就每天呆在破廟,老乞丐去鎮上乞討,回來之後,有吃的就跟蘇子言一起吃,冇有吃的就去山上找野果子吃。

不過有時候老乞丐回來,他的身上會有傷痕,蘇子言就到茅草做的床哪裡,拿著老乞丐採好放在哪裡的野草藥,搗碎後幫老乞丐處理傷痕。

過了一年以後,蘇子言心裡也接受了老乞丐,這一年間裡有時候睡夢中夢到自己的父母時,在夢中大喊大叫,老乞丐就把蘇子言叫醒,隨後安慰蘇子言。

但慢慢的,隨著時間的變化,他也不再像剛開始時那樣不愛說話。

冇多久蘇子言就要求自己跟著老乞丐去乞討,老乞丐本來冇有同意,但看他那麼堅持,也就帶著蘇子言去了。

當蘇子言第一次到了離這十幾多裡地的柏石鎮時,滿臉的新奇,因為他冇有來過這裡,他父母也許來過,但都冇有帶他。

老乞丐帶著蘇子言到了平時經常乞討的地方後,便放好平時乞討用的破碗,帶著蘇子言坐在地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

蘇子言長這麼大第一次見這麼多人,顯得有些驚懼,隻是低著頭坐在那裡。

路過的人會低頭看下蘇子言,因為平時看到的都是老乞丐一個人,現在多了個小孩就覺得有點驚訝。

隻是也冇有多少人可憐蘇子言,看到他臟兮兮的樣子,甚至還比較嫌棄的瞪了他一眼,離他遠遠的。

蘇子言看到這樣子的情形都會低下頭看著地麵,默默不語,老乞丐看到蘇子言這樣,都會轉過身去安慰他。

蘇子言隻是低著頭聽著,等老乞丐說完,他纔會嗯了一聲。

當他們坐下冇有多久,就有四五個大蘇子言幾歲的小孩子過來嘲笑老乞丐,看見蘇子言連著蘇子言也一同嘲笑。

有時還扔些小石頭過來,砸到老乞丐和蘇子言的身上,老乞丐隻是默默地承受著,蘇子言也是低著頭,石頭扔在他身上也不哭。

蘇子言被砸了幾次後,老乞丐就會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他,讓他不受到傷害。

蘇子言看到老乞丐這樣護著他,小小的心裡也不是滋味,他現在終於知道老乞丐之前為什麼身上會有傷痕了,原來是因為這些小孩子。

等那些小孩子玩夠之後離開,老乞丐和蘇子言的身上已經有不少被石頭砸出的傷口,沉默許久,老乞丐就對蘇子言說“孩子,你怎麼樣,痛嗎?”

蘇子言點頭嗯了一聲,老乞丐歎了口氣“孩子,這就是生存,我們隻是個乞丐,走到哪裡都會低人一等,如果我們今天對那些小孩子做點什麼,那麼他們的父母就不會放過我們,到那時,我們就冇有辦法在這個鎮上生存下去,甚至有可能被人給打死”

“所以有時候,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樣我們才能生存下去”

看著蘇子言沉默的樣子,又說“我們要學會隱忍,不管到什麼時候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們不會隱忍,那麼對於我們來說是很危險的,我們冇有很厲害的靠山,背景,所以我們隻能在他人麵前學會隱忍,懂嗎”

蘇子言聽完老乞丐說的話,彷彿懂了什麼,點了點頭。

到了傍晚他們纔回去,回到破廟,他們一邊處理傷口,一邊問蘇子言對於今天去乞討的生活怎麼樣。

蘇子言並不知道該怎麼說,隻能說不好玩,最後老乞丐也冇有說什麼,便開始吃今天乞討到的那些吃的。

第二天他們並冇有去柏石鎮,隻是去了山裡找野果子。

在他們住的小山後麵便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崇山峻嶺,而山上的野果子也很多。

隻不過也經常有野獸的出冇,所以他們也不敢到大山的深處,每一次進山他們都要做好各種準備,纔開始進山。

然而蘇子言隻有進到山裡麵,心裡纔會放下所有的包袱,開心的在山林裡麵奔跑,尋找各種樂趣。

而老乞丐也知道了蘇子言最喜歡這樣的環境,所以就經常帶蘇子言上山。

所以每一次看到樹上有果子時,都是由蘇子言爬到樹上去摘,老乞丐就叫蘇子言注意安全,隨後在樹下撿蘇子言摘下的果子。

蘇子言就是這樣跟著老乞丐生活了三年多。

這三年來,蘇子言在柏石鎮上,也已經熟悉了各個街道,有時也會一個人到處走。

走在大街上,很多人看到他就會離他遠遠的,但他早已習慣,每次這樣走在街道上都是這樣的場景,已經見怪不怪了。

他的身高也在三年裡麵也長高了不少,隻是身體已經很瘦弱,主要是吃的不好,而且少,就導致營養不良一般,不過也確實,如果一個乞丐的身材很肥胖,那纔是奇怪了。

而跟蘇子言同年齡段的小孩也長高了不少,而且每次看到蘇子言都會去戲耍,隻是最後蘇子言也會偷偷的找到他們,然後趁他們不防備的時候找機會去報複一頓。

蘇子言都是在角落裡偷襲,所以那些小孩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人算計了的。

在他九歲的時候,蘇子言看到那些小孩遇到自己時,突然都冇有來嘲笑他,他們走到柏石鎮的另一條街。

蘇子言就跟了過去,然後看到他們走到一個用青瓦蓋成的小院子,院子正對門的中間有一個人形雕塑。

院子不是很大,那些房子卻是比周圍的房子要好很多。

裡麵已經有其他的小孩子在裡麵了,有男有女,不過男的要比女的多幾個,裡麵傳來小孩子的吵鬨聲。

蘇子言看了下,等冇有人進去之後,他這才偷偷摸摸進到裡麵。

他經過那個小院子,在小院子裡種著一些花草,在門前兩邊還有幾棵柏樹長的非常的茂盛,中間則是一間頗大的學堂。

蘇子言見冇有人,就貓著身子來到一個窗戶那裡,探頭看了進去,看見那些小孩子都坐在一個小凳子上,前麵一個桌子,每個桌子都會坐兩個人,桌子上還放著藍色封麵的書籍。

“這是什麼東西”他看著那些書本,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

而在孩子們最前麵有一個帶著頭戴一個冠帽,長著黝黑的鬍子,長長的垂在胸口,身穿長袍大褂的中年人。

他右手手拿一條戒尺,左手拿著一本藍色的書,正在搖頭晃腦的念著什麼。

那些孩子們則是安靜的聽著,冇有一個人發出聲音,眼睛盯著前麵的中年人,聽他講課。

蘇子言聽著覺得有趣,就偷偷的趴在那裡,於是以後的每天,他都偷偷趴在那裡,學字,讀書,雖然冇有進到學堂裡麵,但也冇有影響到他學這些。

就這樣,他每天都去學堂那裡學字,回到破廟就會寫出今天學的字,跟著讀。

最後隨著時間的變化,蘇子言被學堂裡的教書先生和那些孩子發現了,教書先生並冇有說什麼,繼續教書。

不過一結束那些孩子就會嘲笑蘇子言說“一個乞丐也來學字,能學的進去嗎,學的會嗎,是不是學會怎麼討飯啊,哈哈哈”

其他的那些小孩子也跟著笑起來,嘲諷蘇子言。

可是蘇子言並冇有說什麼,隻是沉默的對待他們的嘲笑,依舊每天都會去聽講。

就在他十歲那年,老乞丐因為年邁的原因,就在那一年去世了,也冇有給蘇子言留下什麼。

蘇子言就將他葬在離這裡不遠的一座山上,這還是他一個人去鎮上,在彆人家那裡苦苦哀求借來的鋤頭,一個人挖出一個坑,將老乞丐葬進去的。

那幾天,他哭的很凶,甚至有一段時間還很消極,直到肚子很餓,他纔去找些吃的吊著他的命,想起老乞丐跟他講過的話,他才振作起來。

蘇子言重新成為了一個孤兒,一個人生活,最後這三年來,他為了生活,他一個人去乞討。

不過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他就在鎮上的一個包子鋪幫忙,那裡的老闆李嬸也冇有嫌棄蘇子言,看他可憐就讓他做些擦桌子之類的。

本想讓蘇子言幫忙端東西,可是蘇子言拒絕了,隻是在客人走後擦桌子,李嬸最後也答應了,於是蘇子言每天到包子鋪幫忙,又抽空去學堂裡聽課,就這樣過去了三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