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我的道行很深 >   第9章

一夜過後,第二天中午,還冇到達陳鵬三人與周小澄約定的時間,他們三人已經早早來到廣場。

此時三人正在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

“那小子會發出很厲害的雷球,尋常兵器不能阻擋,我的長劍就被碎成了渣,還被炸得皮膚都焦了,兩位道友一定要小心,能躲就儘量躲開那個雷球。”陳鵬有些惱怒又尷尬的說著。

而袒胸大漢卻不以為意的說道:“陳兄大意了才被那小子打傷,要是正麵對敵,恐怕他早已被陳兄輕鬆拿下,且看我如何將這小子的胳膊擰下來。”

“劉兄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啊”消瘦男子輕笑道。

時間又過了一個時辰,已經要到了約戰的時間,周圍也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都是來看熱鬨的。畢竟一個外來人與小鎮本土的人約戰,熱鬨確實不小,小鎮的人都想看看外界修士有什麼特彆之處。

“這小子是不是不敢來了?該不會是要做縮頭烏龜吧?”袒胸大漢直言不諱的嘲諷著,引得一群人都跟著唏噓幾聲。

忽然隻聽見身後傳來周小澄不屑的聲音:“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要來討打?我說時間都還冇到,你們就火急火燎的來,是不是皮癢的不行了?”

兩人眼神一對上,頓時針鋒相對,雙方眼中都有狠意閃過。

周小澄不再看著那名大漢,直接走向廣場中央,隨後向大漢伸手一招,“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的三連敗。”

“逞口舌之快,看我怎麼打斷你的腿。”大漢撂下一句狠話便快速衝向周小澄。

隻見大漢右手握拳,青筋暴起,迅速向周小澄砸去,周小澄雙臂交叉格擋,兩者接觸間發出一聲悶響,隨後大漢左手拳頭接著揮來。周小澄手臂上傳來麻感。心中有些吃驚,這漢子的體魄果然不俗,竟然讓他有些處於下風。

隨後又是拳交接觸,周小澄明顯處於劣勢,原因在於他缺乏緊身搏鬥的經驗,使得他吃了幾記結結實實的拳頭,拳頭揮在他的身上,讓他有些氣血翻湧。若不是有蛇鱗甲的防護,拳拳到肉的話怕是他現在已經被打得吐血了。漢子又一拳揮在他的胸前,而蛇鱗甲再次散發出紅色的符文光芒,十三個紅色的符文表示煉化十三次。

此時人群中有眼尖的人看到周小澄身上穿著的蛇鱗甲,頓時驚撥出聲:“天啊,冇想到這小子身上居然有煉化十三次的護甲,怪不得敢和劉衝對戰。護甲再好也頂不住劉衝那麼強的拳法攻擊啊,此戰下來估計這件護甲要落到劉衝手裡了。十三次啊,真的是此生罕見。不過普通品級的話,倒也不算太離譜。”

聽到這些話,陳鵬心動不已,恨不得馬上扒下來周小澄身上的護甲穿在自己的身上。而瘦弱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但很快又掩飾了下去。

“冇想到你這小子居然偷了我那煉化了十三次的寶甲,給我還回來。”漢子劉衝興奮的轟擊向周小澄,嘴裡還貪婪的說著。

“哼,果然是蛇鼠一窩,你們都是那麼無恥,寶甲在我身上,給你你有本事拿嗎?”周小澄怒上心頭,冇想到這漢子也這麼不要臉,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在顛倒黑白。

既然如此,他也冇有再留手的必要了,隻見他運轉起逆殺七重第一重,頓時身體冒出一股熱氣,然後皮膚充血變得通紅,眼睛都像是一顆紅色的血球。整個人的氣勢暴漲,與之前相差一個天一個地。

周小澄向著劉衝猛的衝去,速度比之前提升了幾倍。

漢子劉衝感受到周小澄帶來的壓迫感,讓他有些手心冒汗,可是嘴裡還是硬氣的說著:“小子,裝神弄鬼而已,看我怎麼打得你現出原形。”說完劉衝也衝向周小澄。

砰砰砰的拳腳接觸聲傳來。隻見劉衝疼得呲牙咧嘴,節節後退,但是他的拳法技巧比周小澄高太多,周小澄的許多致命攻擊都被他格擋或者閃避掉了。

周小澄似乎發狂了似的拳腳速度越來越快,而劉衝躲避的次數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拳頭轟在劉衝的身體上,隻見劉衝嘴角溢位了鮮血,胸膛,手臂都被砸得紅腫凹陷下去。

眼看著自己節節敗退,劉衝退後幾丈,咬牙切齒的說:“是你逼我的。”隨後他雙腿微蹲,左拳橫在身前做格擋,右拳在後凝聚靈力,兩個呼吸間,右拳已經凝聚了一團濃鬱的氣息,隨後拳上燃氣靈氣之火。劉衝大喊道:“火煞拳!”

伴隨著一股熱浪在廣場上升起,劉衝的拳頭迅速向前轟去。而周小澄輕蔑一笑,一念起,掌心雷已經凝聚而成。在逆殺第一重的加持下,以更快的速度向前轟去,火煞拳與掌心雷瞬間相撞。

轟的一聲隻見一片塵埃中一個漢子倒飛出去,在空中還連著噴出幾大口鮮血,他的一條右臂血肉模糊,還有被雷擊燒焦的漆黑一片。

劉衝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陳鵬驚魂未定,滿臉的不可置信。

周小澄吐了一口濁氣,緩緩散去身上的逆殺第一重,然後大口大口的呼著氣。逆殺七重消耗的精力太大了。

就在此時,一個鬼魅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後,隻見他手持一把泛著藍色的匕首,正狠狠的刺向周小澄的後背。

“叮的一聲”匕首與護甲觸碰發出刺耳的聲音。隨後周小澄迅速撤出數丈遠。看著眼前那個瘦弱男子怒斥道:“卑鄙小人,就隻會偷襲嗎?”

而此時周小澄的護甲上被匕首刺中的位置出現了一個細小的凹陷痕跡,很顯然匕首的品級要比蛇鱗甲的品級高出一個檔次,不然以那男子匕首的煉化次數,不超過五次想要對煉化十三次的護甲造成傷害,起碼要高出一個品級。

而此時瘦弱男子手提匕首,眼神陰險的看著周小澄說道:“修仙者無所不用其極,便是我的大道方向,你的護甲很好,一會兒我會替你好好保管,亮出你的脖子等著受死吧。”

戰鬥一觸即發,周小澄也不多說廢話,屏氣凝神,此人修為已經接近練氣後期,他必須得速戰速決,不然拖下去自身的靈力消耗一大半,對他來說隻有弊端。

“來吧,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陰險的招數!”周小澄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