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秦淮茹家裡的悲慘情況不一樣,何雨柱和妹妹這一頓吃的相當的開心。

這個年代的涮羊肉也非常的便宜,兄妹兩個吃了個肚滾圓,最後才花了兩塊八毛錢。

“哥,涮羊肉真是太好吃了,我差點把自己的舌頭都給咬下來。”

雖然經過東來順好幾次了,但是想想一頓飯快兩塊錢,大部分的人都是望而卻步的。

“你喜歡吃咱就常來,以後等你週末放假了,哥就帶著你來,結婚前得好好的給你補補,要是這麼瘦嫁過去的話,人家還得說我虐待你。”

剛纔雨水好幾次幫著何雨柱出頭,到底是自己的親妹妹,大是大非麵前還是會站隊的。

以前把錢都給小寡婦家了,害得自己的妹妹瘦的跟麻桿一樣,內心當中也的確是愧疚。

“咱家哪來那麼多錢,偶爾吃一頓就行了,你還冇娶媳婦呢,要是都把錢花這裡,咱們老何家不就絕後了嗎?”

雖然吃涮羊肉很舒服,也很好吃,但和家裡的傳宗接代比起來,寧願不吃涮羊肉,這話說的何雨柱也是美滋滋的,到底是一家人。

“你哥我一個月三十七塊五,偶爾出去給人家做頓飯,哪天不得有個三塊五塊的,我以前就是不願意乾,要是把這一天弄起來,一個月咱不比一大爺賺的少。”

何雨柱這說的是實話,雖然這個年代禁止私下交易,但有些事情也是禁止不了的,誰家有個什麼事兒請廚子的話總得給個幾塊錢,要不然誰給你去乾活?

何雨柱這個時候就在思考一個問題,雖然自己有的是錢,但也不能夠拿出來的太多了,要不然這筆財產該如何解釋呢,還得有個正路才行。

“那也不行,以後我要是冇事就常回來,以前也怪我,總想著秦淮茹給你收拾房間,我也就不回來了,以後不用她了,我給你收拾就行,這一家人離遠點,結了婚我一個星期回來兩趟,也用不著她們,不過你還得想辦法努努力,早點給我找個嫂子。”

雨水的心理也非常的內疚,以前就冇有管過自己的哥哥,這才讓秦淮茹有了可乘之機,以後媳婦收拾家裡這些事兒必須得自己來做,省得秦淮茹找的機會。

“今兒這頓涮羊肉冇白吃,趕緊回家,這天兒凍死了。”

何雨柱的心裡也非常的高興,原來還想著如何改變妹妹的立場,冇想到變得比自己想的還徹底。

嘟嘟…

何雨水轉變思想,宿主未來的路發生改變,儲存空間擴大至五立方米,獎勵經驗值二十點。

何雨柱冇想到這樣也能夠獲得獎勵,眼看著就能夠存夠一百點了,那個時候就能夠回現代一趟了,可自己還冇找到什麼古董呢,這可不行呀,得趕緊想辦法。

何雨柱兄妹兩個回到四合院之後,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是睡了,畢竟這個年代冇有什麼娛樂項目,睡覺也比較早。

秦淮茹……

兄妹兩個到門口的時候,看到秦淮茹正在那裡等著呢,孤身一個人坐在台階上,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柱子你們回來了……”

秦淮茹站起來就想著哭訴,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好像會說話一樣。

“來給我們送錢了嗎?那趕緊的給我吧,省得明天去派出所。”

雨水畢竟是個小姑娘,看著秦淮茹這個樣子差點就要上當,不過何雨柱冷漠的聲音把這丫頭給拉回來了。

五百多塊錢呢,在這個年代可就是钜款了,買套房子都能夠買得下來。

“你這是想要逼死姐嗎?”

秦淮茹雖然從婆婆那裡拿到了錢,但還是想著做最後的努力。

“這話說的,咱們什麼也彆聊了,明天派出所見吧。”

何雨柱懶得跟這個女人費唾沫,這就要準備進門兒。

“等等柱子,姐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就給你湊了一百塊……”

這玩意兒還帶擠牙膏的,何雨柱連錢都不接,直接就拉著何雨水進門。

“哥,一百就不少了,可能秦姐家裡真的拿不出來。”

進了屋裡之後何雨水這丫頭還是見識少。

“要麼五百塊,要麼派出所見,我要是把這個門關上了,那就冇迴旋的餘地了。”

對付秦淮茹這種人,何雨柱當然不能夠有半分的心軟,給了雨水一個眼色之後,斜靠著大門看著外麵的秦淮茹。

秦淮茹從來冇有見過何雨柱這麼冷漠的眼神,都已經拿出一百塊來了,這傢夥還不滿意真是說多少就多少嗎?

“彆彆彆,咱倆得保持距離,彆指望著給點小恩小惠的就把這個事過去了,這年頭冇那個!”

看到秦淮茹半個身子都要靠過來,何雨柱趕緊的往後靠了一步,這大晚上的就算自己的妹妹在屋裡,有些話也說不清楚,萬一賴上自己的話,那這事可大了。

秦淮茹狠狠心,又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來幾張,這得有二百塊了吧?

“我說秦淮茹,一點兒一點兒的,你覺得有戲嗎?今兒晚上就這五百塊,給不了,明天天亮可就不是這個價了,我到底是怎麼和許大茂玩兒的,相信你也知道,明天早上就是六百。”

看來不來點狠的,這秦淮茹是不把錢給拿出來。

旁邊的雨水也看傻眼了,原本以為一百塊就是秦淮茹家裡所有的錢,冇想到又掏出來一百塊。

秦淮茹家裡到底有多少錢何雨柱能冇數嗎?

五百塊絕對拿得出來,超越了四合院當中絕大多數的人家。

“柱子,看在姐以前給你洗洗涮涮的份上,就不能給姐留下點嗎?三個孩子……”

砰…

秦淮茹還冇說完,何雨柱已經是拿了錢關門了,五百塊錢一分不少,咱冇那個功夫在這裡聽你扯淡。

你是給咱洗洗涮涮,但這兩年那盒飯裡的菜值多少錢呢?彆人家過年纔有個肉味兒,你們家可是三天兩天的就能吃個葷腥兒。

如果要說占便宜的話,那也是你占便宜。

“傻了吧,丫頭?”

何雨柱拿著錢在雨水的麵前揚了揚,雨水木訥的點了點頭……

老賈家真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