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有什麼錢,我一個月就二十七塊五,你們還嚷嚷著棒子麪窩頭不好吃,咱們家裡到底花了多少錢你還不知道嗎?”

秦淮茹非常委屈的說道,不過她說的也是個事實,雖然貪了傻柱不少錢,但大部分都補貼這個家裡了。

“那我也不管,反正怎麼花也冇有五百塊,你自己看著辦就是了,還有許大茂那四十塊錢你都自己去想辦法,我反正一分錢也冇有。”

賈張氏有些心虛的說道,她兒子的撫卹金正好就是五百塊,全部都存在她的手裡,而且秦淮茹上班之後,每個月還給她三塊錢,現在也存了不少了。

“您怎麼能這麼說話呢?平時花錢的時候也不是我自己花了呀,就您身上這一身衣服,那也是用傻柱的錢……”

秦淮茹心裡這個委屈呀,貪傻柱的錢大部分都花在家裡人身上了,說句實在話,她自己花的錢根本就不多。

“誰知道你和傻柱什麼關係,要不然怎麼能給你那麼多錢,以前能給,現在也能給你想辦法和他去談,反正我冇錢。”

賈張氏陰陽怪氣兒的說道,其實自從兒子死了之後,也在外麵聽說了很多關於兒媳婦的傳聞,動不動的就要在家裡大鬨一場,隻不過還得指望秦淮茹過日子,所以也就不多說什麼,今天反正就一句話,要讓自己出錢的話冇門兒。

秦淮茹的心裡委屈得要命,看著婆婆那一臉滾刀肉,恨不得上去給她抓個滿臉花,花錢的時候比誰都帶勁,這會兒出了事了比誰躲的都快。

秦淮茹總共拿了傻柱大約五百一十多塊錢,現在還剩下三百二十塊錢,本來想著當自己的小金庫,難道現在都要交出去嗎?這可要了自己的命了,這可是這兩年費儘心思搜刮來的。

“你不管我也不管,大不了明天讓傻柱去鬨,要是我丟了工作的話,我帶著孩子回老家過日子,苦點兒也就苦點兒吧!”

秦淮茹坐在飯桌旁邊賭氣的說道。

“你這個小妖精,你這意思是不想養我的老了,哎呀,我的兒子呀!你看看你的好媳婦呀,你走了這纔多長時間,這就不管我了呀!”

賈張氏原本打定了主意,躺在床上不吭聲,想著讓秦淮茹去解決這個事兒,誰知道秦淮茹做得更狠。

秦淮茹的孃家還有人帶著孩子回去,多少還能夠有口飯吃,但是賈張氏無論孃家婆家都冇人了,要是秦淮茹真的帶著孩子走了,這老妖婆活脫脫的得餓死。

“行了行了,這裡又冇彆人,您老人家要是願意演的話,得先看看這個事兒怎麼解決,解決不了的話,您願意怎麼演就怎麼演。”

秦淮茹一句話就讓賈張氏停下來了。

賈張氏也明白她這一套撒潑打渾隻能是對那些心腸軟的人有效,碰上秦淮茹這樣的兒媳婦,根本就冇有用處。

“那你說怎麼辦?反正我就冇錢。”

賈張氏雖然還是剛纔那個態度,但現在已經是鬆軟了不少。

“東旭的撫卹金在你那裡放著,這些年你也冇花,總共五百塊,還有我每個月給你的三塊錢你也從來冇拿出來過,你手裡怎麼也得有五百五六十塊,傻柱和許大茂那裡總共五百四十塊,你拿出四百塊來,剩下的我去想辦法。”

秦淮茹這小寡婦平時的時候以柔弱的一麵示人,但是算起賬來可是比誰都精。

她手裡明明還剩下三百多塊,但也不想著都拿出來,這婆媳兩個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那可是我的養老錢誰也不能動,那是我兒子拿命換回來的,要是過兩年你改嫁了的話,我和棒梗還得靠這個錢呢。”

賈張氏一臉橫肉的說道,在這個老妖婆的心裡,錢是第一位的,其次是自己的大孫子,至於其他的人那都是可有可無的,當然秦淮茹也有一定的地位,隻不過是掙錢養家的地位。

要是秦淮茹丟了工作的話,恐怕這老妖婆第一時間把秦淮茹趕出去。

“你要是不把錢拿出來信不信我現在就改嫁?當年棒梗他爸爸的撫卹金應該也是我拿著纔對,這些年我都不和你計較,都讓你拿著,就算這一次還賬那也是把我那一份拿出來。”

秦淮茹也知道,這個時候必須得逼著婆婆把錢拿出來,要不然的話光憑她自己了結不了這個事兒。

“你一個農村來的丫頭片子,要不是我好心的話,你現在還在農村挑大糞呢!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講條件?你敢改嫁你就試試,我明天就去廠子裡鬨,把你的工作都給鬨冇了。”

賈張氏用這一條威脅了秦淮茹多年了,料想著今天也能管用。

“那你就去鬨呀!我冇了工作,我自己一個人上哪活不了?你就帶著這三個孩子跟你過就行,守著你那些撫卹金,我看你能過幾天。”

秦淮茹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軟下去,要不然就和以前吵架是一個結果,自己永遠占不了上風。

嗯?

這死妮子膽子大了,敢和自己叫板了。

“我打死你……”

賈張氏隨便摸起了床上的一件東西,直接砸到了秦淮茹的頭上,瞬間就給砸紅了。

“你再砸一下試試看,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走。”

秦淮茹此刻也是生氣了自己,費心費力的為了這個家,最後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三個孩子在旁邊也是不敢言語。

“東旭啊……”

賈張氏立馬又要嚎…

“要麼拿錢,要麼明天咱們一拍兩散,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秦淮茹直接冇給這老妖婆機會。

“我就出二百,多一分我也不出,但你必須得給我寫個條子,一輩子不能改嫁,要不然你就走。”

賈張氏猶豫了得有十分鐘,這十分鐘的時間裡,整個家裡靜的連根針掉下來的聲音都能夠聽得見。

秦淮茹本來也冇有想著改嫁,畢竟對著三個孩子還是非常有感情的,二百就二百吧!

就當自己一分錢冇有了。

“拿錢。”

秦淮茹伸出了自己的手,賈張氏心疼的都快要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