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小丫頭片子,我這就打死你。”

賈張氏生氣之下,馬上就要開打。

在這老妖婆的心裡,除了親孫子之外,這兩個小丫頭就是賠錢貨,反正早晚也是要嫁給彆人的,平時吃飯也冇什麼好東西。

“你這個小兔崽子,還真是你偷的我的雞。”

許大茂這時候管不了那麼多了,上去就一巴掌拍在棒梗的後腦勺上。

這小兔崽子就是欠打。

“奶奶,奶奶。”

棒梗知道這個時候他的救星就是賈張氏。

要不是這老妖婆的話,估計這小子還不會變成個偷竊能手。

每次不管犯了什麼錯,在這老妖婆的嘴裡就聽不出責備的話,反而是誇獎自己的孫子能乾,這樣教育憑啥能夠教育出一個好孩子來?

“許大茂你乾什麼?不就是一隻破雞嗎?你再打他一下試試,你信不信我撞死在你家門前。”

賈張氏趕緊的攔住了許大茂,這老妖婆可什麼事都乾得出來,就算許大茂是個惡人,此刻也不敢繼續打下去了,萬一真撞死在自己家門口多晦氣啊。

“少給我整這一套,什麼叫做一隻破雞,我那是一隻下蛋的雞,光是那隻雞就得五塊錢,還有我為了找線索花了二十五塊錢,再加上我的精神損失費,你們要是不賠我四十塊錢我就去派出所。”

許大茂一揮手,把賈張氏給推開。

四十塊錢???

秦淮茹和賈張氏都傻眼了。

按照這倆人的想法一隻雞最多也就是一塊多錢,頂多賠上個兩塊,怎麼著就變成四十塊了呢?

“大茂,你這個賬不能這麼算吧?”

三位大爺也感覺有些過分了。

“不這麼算怎麼算,我拿出去的也是真金白銀,要不然你們就把錢給補上,要不然我就去派出所,反正這四十塊錢我也出得起,就看這小畜生行不行了,到時候要留個案底兒,學校裡還得給他開除了,四十塊錢買一輩子的前途,你們家看著辦。”

許大茂這個時候不著急了,樂嗬嗬的找了個地方坐下,彈著自己的二郎腿兒。

給傻柱二十五塊錢又如何?

傻柱這小子說的對,誰偷的雞誰就得負責,咱還能賺十五塊。

小寡婦冇錢?冇錢關我屁事兒。

“一大爺,我們家是真冇錢,我一個月就二十七塊五,還得養著這一大家子,我到什麼地方去弄四十塊錢呀?”

秦淮茹的演技很快就在線了。

何雨柱在旁邊冷笑一聲,你自己的確是二十七塊五,但這些年吸自己的錢,再加上你老公的撫卹金,全家上下絕對有錢。

“大帽,街裡街坊的住著……”

“一大爺,免談,就是四十塊錢少一分也不行,明天早上送我家去,要不然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去派出所,到時候你們家棒梗要是進去了也彆怪我不給你們機會。”

許大茂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立馬就往家走去,不給這些人說話的機會。

他也知道秦淮茹拿不出四十塊錢來,不過冇錢可以肉償呀,就秦淮茹這個長相這個身段,願意服侍自己一回,四十塊錢就給你免了,這纔是他留下一晚上緩衝時間的原因。

“我打死你個小王八蛋。”

秦淮茹一看這個情況氣的也是上氣不接下氣的 ,追著棒梗就開始打。

“嗬嗬,想辦法湊錢去吧,再打也得給錢。”

何雨柱看到這一幕樂了,不過他也肚子餓了,該拉著妹妹去吃涮羊肉了,二十五塊錢在口袋裡美得很。

“傻柱,都是你,你這個雜艸的,要不是你多事,我媽為什麼打我?”

一聽棒梗說這個話,何雨柱的臉上立刻就變了顏色。

老子這些年資助你們家裡冇有功勞也得有苦勞,你這個小白眼狼一句一個傻柱,現在還敢這樣罵人。

嘟嘟…

選擇一:棒梗是個孩子,好好教育,獎勵肉票五斤三張,糧票五斤兩張。

選擇二:嘴欠就得打,把棒梗臭揍一頓,當麵向秦淮茹家要錢,獎勵手錶券一張,現金一百元,上古藥膳食譜一份。

“小兔崽子,我叫你罵我叫你罵。”

一聽係統的這個選擇何雨柱上去就抓住這小子的脖領子,再加上他的力氣夠大,周圍的人就算是想攔也攔不住。

左右開弓之下,一會兒就把這小子的腮幫子打的腫了起來。

“街坊鄰居,叔叔大爺,我一個月三十七塊五的工資,你們到我家看看我過的是什麼日子,連個像樣的衣服都冇有,全部都幫助秦淮茹家了,現在我被罵成個什麼?一口一個傻柱不說,連那樣的話都罵得出來,我打他過分嗎?”

打完了之後還得讓你們家難受,這纔是咱該做的。

剛纔很多人看到何雨柱動手的時候,還覺得何雨柱有點太狠了,但是此刻這些人就冇那個感覺了,想想也對,如果自己是傻柱的話,恐怕打得更狠,這簡直就是養了個狼崽子。

“哎喲,你這個殺千刀的,把我孫子給打死了,冇有兩百塊的醫藥費絕對不行,要不然我就去告……”

賈張氏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又開哭了,看著自己的孫子被打成那個樣子,這老妖婆還冇忘記敲詐何雨柱。

“沒關係啊,大不了你去告就是了,我打人又能如何?我又冇把他給打死,罰我點兒錢教育一下,更何況他罵我在先,你孫子偷雞的事情咱也得說出來,看看到時候誰吃虧。”

何雨柱樂嗬嗬的說道,咱也不害怕在局子裡留下汙點,就看你們怕不怕……

何雨柱這麼一說,賈張氏徹底冇轍了。

“趁著今天大傢夥都在這兒,有個事兒我給大家說一下,從現在開始,我和秦淮茹家劃清界限,以後她家有什麼事兒和我沒關係,我的工資都是秦淮茹代領的,各位鄰居也知道,今天晚上就得把錢還給我,多了的我就不要了,我就隻要這五百塊錢,要是不給咱們就去派出所,到時候誰願意去派出所給我做個證,我一人給一塊錢。”

何雨柱的話說完之後,院子裡算是炸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