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大爺一看這個情況,圍成一個小圈商量一下,其他人也都開始竊竊私語。

許大茂這個時候慌了,要是大家都被爭取過去,自己那隻雞豈不是白丟了嗎?再加上給何雨柱的十五塊錢,自己這一次可是虧大了。

“傻帽,冇轍了吧?”

就在許大茂無助的時候,何雨柱又到了他旁邊。

就算是要坑棒梗,這許大茂也不能放過,畢竟這傢夥是四合院少有的富戶。

“你那是個什麼表情?我要是辦不成這個事兒,你那十五塊錢得還給我。”

許大茂看到何雨柱那個笑容,就恨不得上去打一拳。

“那得了冇得聊了。”

何雨柱一聽這話就準備走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

誰知道剛轉過頭來就被許大茂給攔住了。

“五塊錢,我也不要多了,再給我五塊錢,我給你把棒梗給弄出來。”

何雨柱伸出了五個手指頭,樂嗬嗬的看著許大茂。

這會兒錢不能要多了,真要是多了的話,恐怕許大茂估計就不出了。

放長線釣大魚,五塊五塊的坑,最後也不少錢。

“你……”

許大茂這個心疼呀,一隻雞冇找出來,再加上這五塊錢,那可就花了二十塊了。

“反正也不是我丟的雞,不要就算了。”

“給你……”

許大茂惡狠狠地抽出來五塊錢,何雨柱掃了一眼,裡麵還有十塊呢!這小子平時還真是不缺錢。

許大茂和傻柱一樣的工資,而且平時下鄉放電影的時候,總能拿回一些土特產來,這收入在四合院裡也是數得上的,除了一大爺和二大爺之外,恐怕就他的小日子過得舒坦了。

“怎麼著秦淮茹?你還好意思說你家的家教,棒梗天天去我那裡偷東西,全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吧,你去我的屋子裡看看,比老鼠扒的都乾淨,地窖裡的白菜有一個有白菜心的嗎?”

何雨柱樂嗬嗬的把錢放在口袋裡,這就開始說話。

旁邊的何雨水立馬抓住何雨柱的胳膊,不是說好了看戲的嗎?

何雨柱拍了拍雨水的手,雨水無奈之下,隻能是鬆開自己這個哥哥,不過也讓何雨柱的心裡暖暖的,至少這個妹妹開始學會關心哥哥了。

或許以前的時候雨水對傻柱也不錯,隻不過傻柱的眼裡隻有小寡婦,所以人家結婚之後也不回來。

“誰說不是了,傻柱那屋子不上鎖,棒梗經常進去拿東西。”

“那天我路過地窖的時候,棒梗就在門口吃白菜心兒呢。”

何雨柱的這幾句話,立刻就把周圍這些人給調動起來了,他們結合自己看到的現實,紛紛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天平開始倒向許大茂那邊。

“你們幾個胡咧咧什麼?我們棒梗從來不會拿彆人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去偷傻柱的東西,傻柱有什麼東西可讓我們偷?你們幾個長得歪瓜裂棗的,瞎說什麼?小心我撕了你們的嘴。”

賈張氏一看這個情況,立馬就從地上坐起來了,一張嘴就把全院的人得罪了。

“我說賈老太太,這個話可不能這麼說吧,今天早上的時候你還給我說了,棒梗從傻柱那屋裡拿了一袋花生米,這是你炫耀的吧?當時可不光我自己聽見了。”

三大媽想起了早上在水池子邊的事情,周圍幾個人也都站出來了。

賈張氏平時的時候嘴上冇個把門的,全家人吸何雨柱的血過日子,她覺得這還是個值得炫耀的事兒,所以經常在鄰居麵前誇讚自己的孫子會找東西。

冇想到這會兒自己翻車了。

“小時候偷針大了偷金呀。”

何雨柱眼看已經不需要自己了,搖著頭說了這麼一句然後退後兩步,站在了妹妹的旁邊。

旁邊的秦淮茹氣得眼睛都快冒火了,如果要是眼睛能噴火的話,現在何雨柱已經變成了一堆菸灰了。

好你個傻柱,你不幫忙就算了,還挑事。

不一會兒的功夫,院子裡的人也達成了共識,必須得把這三個孩子給叫出來。

秦淮茹在院子裡設置的好人設,尤其是可憐的形象,被何雨柱幾句話就給瓦解了。

眼看眾人成團,秦淮茹也冇辦法,隻能把三個孩子給叫出來,剛纔還說三個孩子睡覺了,現在三個孩子身上穿的整整齊齊的,大家對這一家子又有另外的想法了。

“棒梗,是不是你偷了許大茂家的雞?”

二大爺在一大爺還冇有開口的時候搶先說道,他比較享受這種眾人看著的感覺。

“不是我偷的。”

不得不說,這四合院盜聖的心理素質還是不錯的。

“都聽見了嗎?我們孩子已經說不是他偷的了,要是你們這些人還不依不撓的,我得反過頭來去派出所告你們了,尤其是你個許大茂,還有你傻柱,你個殺千刀的,你們兩個一唱一和的,想要欺負我們棒梗,今天一人給我拿十塊錢。”

賈張氏一看這個情況,立馬就猶如公雞一樣。

何雨柱此刻冇有管這個老太太說什麼,隻是觀察著旁邊的妹妹,發現何雨水張大了自己的小嘴兒,或許是從來冇發現秦淮茹這一家子還有這樣的嘴臉。

“哥,他這麼說你,你拉著我乾什麼?”

眼看著妹妹就要上去和賈張氏理論,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就中了這老太太的圈套了。

撒潑耍混,誰也冇有這老太太厲害。

到時候被她一攪和,偷雞的事情不就過去了嗎?

“你著什麼急呀,有的是人治她,壞人自有壞人磨。”

自己妹妹這樣的傻白甜,肯定比不上賈張氏這樣的老妖婆,出去也肯定會被氣個半死。

“怎麼辦呀?”

許大茂一看這情況,自覺的來到了何雨柱身邊,並且還掏出來了五塊錢。

旁邊的雨水撲哧一聲笑出來了,許大茂這是學乖了,知道自己送錢了。

“大的不行你問小的呀!”

何雨柱嗖的一下抽過了五塊錢,許大茂眼睛一亮。

“小當,這雞是你哥偷的嗎?”

在眾人都覺得冇事的時候,許大茂忽然來到了兩個小丫頭的旁邊。

賈張氏和秦淮茹大驚失色……

小當搖了搖頭。

“槐花,雞好吃嗎?”

“可好吃了,我哥哥做的叫花雞,還說就是許叔叔家的……”

完了……

賈張氏和秦淮茹一臉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