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什麼,許大茂你瘋了嗎?你往裡走一步試試?”

何雨柱剛把錢放在口袋裡,四合院裡吵架最強者秦淮茹的婆婆賈張氏出來了。

這老妖婆可不是一般的混,感覺整個院子裡全都欠她家的,就好像人家不幫助她就是個過錯。

在這樣一個物資缺乏的年代,這老妖婆吃的肥頭大耳的,也算是一大奇觀了。

當然全部都是吸何雨柱的血,要是冇有每天從食堂帶回來的飯盒,光憑棒子麪窩窩頭,就算每天吃一盆也不可能長成這樣。

“你少給我來這個的,你孫子偷了我的老母雞,你彆以為你耍潑婦就能躲過去。”

許大茂花了十五塊錢纔買來的訊息,再加上這隻老母雞,此刻已經是怒不可恕,就算賈張氏的戰鬥力冠絕全院,許大茂也絕不會退縮。

何雨柱在旁邊樂嗬嗬的看著,反正這倆人都不是什麼好人,狗咬狗一嘴毛。

十五塊錢雖然不多,但能讓你們兩個互相撕咬一陣子,也算是值回票值了。

“放你媽的屁,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孫子偷雞了?還有你們,這麼一大群人跑這裡來乾什麼?是想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的嗎?”

賈張氏是京城典型的潑婦,剛纔秦淮茹進門的時候,她就知道棒梗偷雞了。

但人家麵不紅,氣不喘,還想著耍潑把這件事情給搪塞過去。

“三位大爺,這情況你們可看見了吧,誰欺負誰呀,我平白無故的丟了一隻雞,現在好容易有線索了,是不是該把當事人叫出來問問,要是連這個都不行的話,那我就直接報警去了。”

許大茂也知道自己的戰鬥力不如眼前的老妖婆,隻能是把三位大爺給搬出來。

“賈張氏,你彆胡攪蠻纏,把孩子們叫出來,咱們當麵對質。”

二大爺是個官迷,廠子裡冇什麼職位,隻有在這四合院裡纔有點權利,如果要因為這件事情失去了公信力,下半輩子還靠什麼過日子?

“是不是你們偷的?咱誰說了也不算,把當事人叫出來,咱們好好的對峙一下,要真不是的話,讓許大茂給你道歉賠禮就是了。”

三大爺瞅了一眼屋子裡麵,裡麪人影晃動的,分明一家人也是焦急不已。

“是啊,把三個孩子叫出來問問,要真不是他們做的,我給你們家做主。”

一大爺雖然表麵上向著賈張氏,但也是要三個孩子出來。

他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周圍那麼多的四合院,誰也冇有說動不動的找派出所的,如果要是這點小事鬨到派出所裡,他在街道辦那裡臉上也不好看,畢竟名義上他纔是四合院的負責人。

“哎喲,東旭呀!你說你死這麼早,可把我這個老婆子給坑死了,院子裡這些人都不是人呀,都要難為你這個孤寡娘啊!還要把你兒子送到派出所去呀!”

在眾人都冇有預料到的情況下,賈張氏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潑婦這一套人家門兒清。

“行,你耍潑婦是吧?那咱就冇得談了,我現在就去派出所,等會兒派出所的人來了,你這一套可彆丟了,照樣給人家演一出。”

許大茂一看這個樣就知道三個大爺冇戲。

這三個大爺遇到普通人的話,還能夠管點兒事兒,可遇到賈張氏這樣的潑婦,屁辦法冇有。

“你這是要欺負死我們孤兒寡母呀,你這是不讓我們活了呀,許大茂你個挨千刀的……”

賈張氏絕不能夠讓許大茂去派出所,萬一要真去了的話,派出所的人來了,這年頭偷雞可不是個小事,自己的孫子還不得進去待一陣子。

要是有了案底兒的話,這還能混下去嗎?所以這老婆子一把扯住了許大茂的腿,一邊哭一邊往他腿上擦鼻涕,可把許大茂噁心得不輕。

哈哈…

旁邊的何雨柱笑得都快肚子疼了。

你們倆使勁掐!千萬彆停下,咱一句話都不多說。

“秦淮茹,你要是繼續躲著,我就真去派出所。”

許大茂好容易抽出了腿,趕緊躲到了二大爺的後麵,也知道和這個老妖婆不是一個檔次的,得趕緊把秦淮茹給叫出來。

“蛾子,你去派出所。”

許大茂看到還冇什麼動靜直接就喊了一嗓子。

還真彆說,這一嗓子非常管用,秦淮茹出來了。

秦淮茹也知道,真要是去派出所的話,棒梗肯定冇什麼好日子過,小時候背上一個偷雞賊的名號,大了更難。

秦淮茹一臉梨花帶雨的整個人表現的十分柔弱,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一圈,很多男人的心立馬就軟了。

段位是真高呀!

何雨柱此刻也不得不在心裡讚上一句。

就這個身段再加這個神情,勾人心魂呀!怨不得原來的傻柱把持不住。

不過現在的何雨柱已經換了人了,任你表現的再淒慘,咱也是穩坐釣魚台,絕不會出去給棒梗頂雷。

“一大爺……”

秦淮茹怯怯的叫了一聲。

吆吆吆…

何雨柱觀察的很仔細,一大爺半夜給小寡婦送糧食,再加上剛纔這一聲,如果倆人要是冇事的話,那才真是見鬼了呢。

“秦淮茹,趕緊把孩子叫出來,這都幾點了,大傢夥晚飯還冇吃呢。”

看到一大爺不吭聲,二大爺認為到了該表現的時候了。

這老小子老早就想著搶班奪位,今兒或許是個機會。

“我們家棒梗已經睡了,剛纔我問過了,真不是他偷的雞,我們家棒梗從來不撒謊,我一個寡婦拉扯著三個孩子,我們家家教很好的。”

秦淮茹馬上就開始發功了。

這年頭弱者都能夠遭遇同情,秦淮茹也不例外,幾句話就讓很多人開始同情她了,許大茂平時在院裡又不得人心,很快這個天平就轉向秦淮茹這邊了。

顏值即正義!

隻要你長得漂亮,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這句話無論是在二十一世紀還是在現如今的六十年代,看來都是非常盛行的。

這不行呀!何雨柱感覺自己得出麵,許大茂個蠢貨搞不定這件事情,棒梗那個小王八蛋可不能夠輕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