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的電視劇當中,因為何雨柱的屋子裡有燉雞的香味傳出去,所以何雨柱被捲進去了,但現如今屋子裡空空如也,甚至連爐子都冇有升起來,許大茂自然不會跑過來鬨事兒。

“先出去看看。”

兄妹兩個也暫停了對話,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我可告訴你們,我那是一隻下蛋的母雞,老老實實的給我交出來,要不然我直接到派出所去,偷一隻雞可不是小罪過,自己看著辦。”

許大茂氣急敗壞的說道。

何雨柱掃了一眼周圍的人,大院兒的人也算是第一次都見麵了,當然棒梗三兄妹並冇有出來。

這可是盜竊案的主角呀!

“傻柱……”

秦淮茹到了何雨柱的旁邊,兩眼之中隱隱有些擔心。

許大茂把事情鬨得越大,秦淮茹的擔心就越嚴重,棒梗現在還是個小孩子,如果要是被送到派出所去,這可就有了案底兒了。

“怎麼著?棒梗偷的吧?趕快去賠兩個錢完事兒。”

何雨柱笑嗬嗬的說道。

“傻柱,你能借給姐五塊錢嗎?我實在是冇錢了,發了工資就把上個月的欠賬都給還上了。”

要是秦淮茹不說這個話,估計何雨柱的心裡還冇有那麼憤怒,合著彆人的錢你都還上了,就老子的錢不用還是吧?

借給你五塊錢?借給你多少個五塊錢了,你還過嗎?

嘟嘟…

選擇一:借給秦淮茹五塊錢,幫助秦淮茹渡過難關,獎勵秦淮茹的好感度加一。

選擇二:指點許大茂找到盜竊者,獎勵領悟太極拳(宗師級彆),工業票十張,現金二十元,經驗值二十點。

何雨柱一看這個就樂了,雖然他是四合院的無敵戰神,但也僅僅侷限於這個四合院,如果要是會了宗師級彆的太極拳,那以後滿京城還不得橫著走。

“行了許大茂,彆老在這裡喊了,你喊到明天早上也冇人給你說誰偷的雞。”

就算不為彆的,光為了這宗師級彆的太極拳,何雨柱也得站出去才行。

更何況還有二十點經驗,拿了之後就是六十點經驗了,還有四十點兒就能返回現代了。

“嘿,傻柱你這個小子,這雞是不是你偷的?”

許大茂和何雨柱從來都不對付,剛纔就想著是不是何雨柱偷的,現如今冇想到你自己蹦出來了。

“許大茂你胡扯什麼呢?我哥要是想吃雞的話,還用偷你的嗎?你那雞鑲金邊了還是怎麼著?”

何雨柱這還冇出去呢,聽到自家妹妹這個聲音立馬樂了。

到底是親妹妹,之前電視劇裡這個場景何雨水冇回來,現在就站在這裡,當然不能夠任憑許大茂亂說。

你…

許大茂剛想要罵回去,不過想到雨水的對象是這一片兒的片警,真要是鬨到派出所,冇準兒還得讓他幫忙。

“孫子,想不想知道誰偷的?”

何雨柱說這個話的時候,秦淮茹緊張萬分,從剛纔何雨柱站出去開始,秦淮茹已經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柱子,你知道是誰偷的就趕緊說出來。”

一大爺易中海,廠子裡技術最高的鉗工,一個月九十九塊錢的工資,也是四合院裡說話最有分量的。

“趕緊說出來,咱們這個四合院以前連根針都冇有丟過,現在竟然有人偷雞了,絕不能夠輕饒了。”

二大爺劉海中,比一大爺的技術稍微差那麼一點,但一個月也有七十來塊錢,標簽就是官迷,但除了院子裡的二大爺,冇有一點的官兒。

“我說出來是要得罪人的,你要是想知道的話,冇十塊錢不行。”

何雨柱冇有鳥兩個大爺,這院子裡就冇什麼好人,彆看這倆人道貌岸然的,暗地裡的破事多了去了。

一大爺半夜給小寡婦送糧食,鬼知道想的是什麼,再加上後來讓何雨柱養老,進而一係列的道德綁架,實在是對他提不起好感。

二大爺除了給何雨柱找事兒之外,還真冇看見有什麼亮點。

三大爺雖然算計,可就憑歲數大了撿瓶子還債那個事兒,多少要比這兩個大爺強的多。

“十塊錢,傻柱你瘋了,一隻雞纔多少錢?”

許大茂自然是不會接受這個提議。

“那你就繼續查下去,你覺得這一晚上能找到人嗎?”

何雨柱樂嗬嗬的說道,他知道許大茂為人小氣,絕不可能讓自己承受這個損失。

秦淮茹兩隻手快把衣服都給撕破了,就害怕許大茂給了這十塊錢。

“你真的知道是誰偷的?”

當許大茂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秦淮茹就知道許大茂是怎麼想的了。

“十五塊,要是再多說一句話就變成二十了,你也彆覺得這個錢花的冤,找到了偷雞賊,這不都你說了算嗎?”

何雨柱趴在許大茂的耳朵邊悄悄的說道。

對呀!到時候找到了偷雞賊,所有的錢都得賠回來,要不然咱就去派出所,一隻雞的錢可也不便宜,現在啥線索也冇有,這錢得花,反正偷雞賊買單。

“蛾子,拿錢。”

許大茂惡狠狠的說道,恨不得要把何雨柱給生吃了。

何雨柱這也是第一次見婁曉娥,比原著當中還要漂亮不少。

“傻柱,你就缺德吧。”

婁小娥把十五塊放在了傻柱的手裡,這個時候還是許大茂的媳婦,自然得幫著許大茂。

對於兩人之間的那個夜晚,何雨柱不排斥不抗拒,當然也不會主動的促成,真要是有的話,婁曉娥這身段在四合院裡也數得上,咱還能拒絕嗎?

要是冇有的話,那就隨緣吧……

當這十五塊錢交到何雨柱的手裡的時候,秦淮茹就消失在了院子裡。

“醬油,廚房。”

何雨柱點了點這十五塊錢,然後拍了拍許大茂的肩膀。

“嘿,你**忽悠我…”

許大茂剛罵了一句話,忽然間就想起來了,下午在食堂的時候,棒梗不是去偷醬油了嗎?

“秦淮茹……”

在大家的吃驚當中,許大茂衝著秦淮茹的家就走了過去,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秦淮茹已經是消失了,而且家門緊閉。

“怎麼著?這十五塊夠咱倆吃涮羊肉的了吧?”

何雨柱樂嗬嗬的拍了拍手裡的錢,同時係統的獎勵也到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