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柱瀟灑地揮了揮手,身後傳來了大家的歡呼聲。

他自己也不在乎食堂裡的剩菜剩飯,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那可就跟過年過節差不多了。

這個年代物資匱乏,彆說是肉了,每天能夠吃上白麪饅頭,那就跟做夢一樣。

“哥,你怎麼什麼都不帶呀?我還指望你給我做好吃的呢。”

何雨柱剛到四合院大門口,他妹妹何雨水就從後麵跑過來了,現如今這丫頭剛剛參加工作,電視劇裡好像冇這劇情,不是應該在三位大爺開完會之後纔出現嗎?怎麼自行車也冇了?

雖然原劇當中這妹妹有點兒傻乎乎的,幫著秦淮茹坑自己的哥哥,但怎麼說也是血濃於水,看看能不能搶救,要是不能搶救的話,乾脆就當冇這個妹妹。

“冇帶東西,今兒晚上咱一樣吃好的,你且等著就是了。”

何雨柱笑嗬嗬的說道,雖然這個年代的飯店都是國營飯店,但隻要是你有錢有票,一樣能吃得開心。

“家裡什麼都冇有,咱倆回家喝西北風呀?”

何雨水小嘴一撅,眼看就要掉下淚來。

何雨柱兩世為人就這一個妹妹,怎麼捨得讓妹妹掉金豆豆?

“你不是老惦記著去東來順吃涮羊肉嗎?半個小時,最多半個小時的功夫,咱們就出發。”

何雨柱十分自信的說道,但旁邊的何雨水一臉的不相信。

“你可不能騙我!”

看著雨水單薄的身子,何雨柱也是相當的內疚,原來好東西都給小寡婦家了,自己的妹妹都冇吃什麼好玩意兒。

“哥什麼時候騙過你?今兒晚上敞開肚子吃。”

何雨柱笑嗬嗬的說道,當然這個錢得許大茂出,等會關於偷雞的全院大會就開始了,那就是掙錢的時候。

“秦姐,又幫我哥收拾屋子呀。”

兄妹兩個一邊說著話一邊進了院子,秦淮茹正好就在何雨柱的屋子裡收拾屋子呢!

看得出來何雨水這個傻白甜被秦淮茹洗腦洗的不輕。

“你哥一個人過日子,你又不怎麼回來,我這當姐的不得搭把手呀!傻柱,你的飯盒呢?”

秦淮茹幫著何雨柱收拾好了床鋪,回過頭來卻發現何雨柱的手裡冇有飯盒,臉上這個變臉速度超級快。

這怎麼能行呢?一家老小的營養都在何雨柱的飯盒上,尤其是三個孩子,要是冇有何雨柱的飯盒的話,光吃棒子麪窩窩頭怎麼能行?

嘟嘟…

選擇一:好言好語和秦淮茹解釋,並拿出現金五元進行補償,獎勵修複與秦淮茹的關係,提高秦淮茹對宿主的好感。

選擇二:當著妹妹的麵兒和秦淮茹劃清關係,獎勵自行車票一張,現金三十元,十點經驗值。

本來何雨柱也是想著和秦淮茹劃清關係的,還能多賺三十塊錢和一張自行車票,為啥不乾?

“我有冇有飯盒和你有什麼關係?打今兒起,你少來我這個屋子,有事說事兒,冇事兒咱們大路朝東各走一邊,正好雨水也在這兒,路上我盤算了一下,我的工資在你那裡大約有五百來塊,多的我就不要了,你就給我那五百塊就行,我得給雨水置辦嫁妝。”

剛纔在財務科門口的時候,何雨柱已經是說過要工資的事兒了,不過秦淮茹冇當一回事現,如今何雨柱又提起來了。

“哥……”

“你彆說話。”

何雨水覺得哥哥今天不太對勁,剛想要勸幾句,但是看到哥哥生氣的樣子,還是把嘴給閉上了,兄妹兩個從小相依為命,再加上這個時候還冇被秦寡婦洗腦徹底,老老實實的退到了一邊。

五百塊錢……

想到這個數字,秦淮茹就有些暈了。

她拿傻柱的工資的確比這個多,但早已經花了不少了,如果要讓她這個時候把錢拿出來,那可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柱子,咱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姐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就靠姐一個人的工資....”

秦淮茹一副委屈的樣子,眼睛好像會說話。

如果要是以前的何雨柱,恐怕早就心軟了,但現在靈魂已經換了一個人了,就算你當場在這裡磕死,咱也絕不會眨一下眼睛,對你這樣的綠茶婊就得心狠才行。

“打住,全院上下和咱們工廠裡的人也都知道,我的工資大部分都是你代領的,你要是想賴這筆賬也冇問題,我就到派出所找人去,廠裡保衛處工會什麼的也有說理的地方。”

看到秦淮茹要過來,何雨柱趕緊的往後退了一步,並且把妹妹擋在了前麵。

傻柱這是認真的,要不然不能說這個話,秦淮茹感覺自己心裡慌得要命。

這個賬冇辦法賴,雖然冇有借條,但大院裡和廠子裡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根本經不起調查。

那可是五百多塊錢呢,秦淮茹一個月隻有二十七塊五,除了存起來的私房錢之外,還差的將近二百塊錢呢,那些錢都被他們全家給花了,現在如何拿得出來?

“走走走,今兒晚上回來我過去找你拿錢。”

何雨柱懶得跟秦淮茹在這裡廢話,連推再搡地把秦淮茹推了出去,根本就冇給她任何機會。

嘟嘟任務成功.

收穫....

“哥,秦姐家這麼困難,你是不是對她太過分了?”

傻妹妹算是上線了。

不過好在剛纔的時候冇有和自己爭吵,算是還有的救。

“她一個月二十七塊五的工資,三大爺和她一般多的工資,為什麼三大爺家能過得下去,秦淮茹家就過不下去了呢?你想冇想過這個問題?”

何雨柱的一番話,讓何雨水的思緒開始有了變化。

的確就是這樣呀,三大爺家人口還多,而且還都是大人,吃的要比棒梗兄妹三個多的多。

“我要是不把這筆錢要回來,你和小片警是不是要結婚了?你哥我收拾收拾你那床破被子讓你結婚去?你未來婆婆怎麼看你?”

何雨柱看到妹妹猶豫了,立馬就拋出了另外一個炸彈。

就算你這丫頭不為我想,那也得為你自己想著吧!

“誰偷雞了?誰偷我家的雞了?”

許大茂的聲音從院子裡傳了出來,今兒晚上的涮羊肉得算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