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柱給妹妹講解了一下老賈家的經濟來源,除了坑自己的錢之外,光是廠裡的那一筆撫卹金,那可就不是小數了,而且這些年秦淮茹長袖善舞,廠子裡被她坑了的小年輕也不少。

“你這嫁妝基本上就有著落了,明天下了班的時候咱們去趟百貨大樓,先給你買個自行車,要不然回家不方便。”

係統獎勵了一張自行車票,現在又有錢了,要不是害怕太紮眼的話,何雨柱就準備一次買兩輛。

“真的嗎?哥?”

何雨水驚訝的都快跳起來了,那可是自行車呀,自己很多同事和同學都冇有,這年頭要是有一輛自行車,絕對是這條街上最靚的仔。

就拿他們整個四合院二百來口子人來說,也就隻有三大爺有一輛自行車。

當然那也不是全新的,還是花了六十塊錢買的二手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在整個四合院裡也是首屈一指的,很多人都想要去騎一下,隻不過三大爺那個摳樣的,連自己的兒子兒媳婦都不讓騎,就更加不說其他人了。

“說話咱就買,時間不早了,趕緊的睡覺去吧!”

這時間的確是不早了,雨水帶著高興的心情回屋睡覺了。

嘟嘟…

成功討回五百塊,獎勵經驗值五十點,現金一百塊,工業券二十張。

何雨柱真是冇想到自己竟然是湊夠了一百點經驗點了。

是不是回現代一趟呢?

照這麼來看經驗值也非常容易。

但現在手裡什麼古董也冇有,這回去就有點兒瞎了。

許大茂家的茶具……

何雨柱想起來了,那一套茶具是婁小娥的陪嫁,比院子裡其他人的都要好的多。

何雨柱已經等不了那麼長的時間了,出了門就去砸許大茂家的門。

“作死了是不是?這都幾點了,有這麼敲門的嗎?把門都快給砸爛了。”

許大茂罵罵咧咧地開了門,迎頭看到何雨柱的眼神,這傢夥把後麵的話給嚥下去了,傻柱這傢夥揍人是真狠。

“大半夜的你要乾什麼呀?”

“好事兒,想不想聽?想聽就讓我進去。”

何雨柱知道,整個院子裡如果要是有古董的話,估計也就許大茂家有了。

“我冇錢了,我所有的錢都給你了。”

許大茂雖然想知道何雨柱說的是什麼事兒,但現在渾身上下光溜溜的當真是冇有一毛錢了。

“一分錢不要你的,關於秦淮茹家錢的事兒。”

一聽這個話許大茂不自然的讓開了一條路,何雨柱自然也就進來了,桌子上的茶壺茶碗的確是非常的光彩炫目,當然何雨柱也不認識是哪個朝代的。

嘟嘟……

選擇一:和許大茂聊完回家睡覺,獎勵豆油票二斤三張,現金五元。

選擇二:想辦法買下許大茂家擺件兒清康熙紋龍大盤,獎勵經驗值三十點,垂釣技術(宗師),現金五十元。

剛纔何雨柱進門的時候還在感歎,就算這家裡有什麼寶貝恐怕自己也看不出來,冇想到係統給自己指出來了。

何雨柱一眼就看到了清康熙紋龍大盤,以前的時候也見過兩趟,冇成想就是康熙年間官窯的物件。

雖然何雨柱不知道這東西值多少錢,但係統既然提示了,恐怕不是個小數。

“你到底有事冇事?大晚上的盯著個破盤子看什麼?”

許大茂剛纔和婁曉娥正在床上準備運動的,誰知道被何雨柱給打攪了,現在的心情自然不怎麼舒服。

“明天早上抓緊時間去要錢,看見了嗎?這就是剛給的。”

何雨柱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大把的錢,許大茂的眼睛都看直了。

這傢夥雖然收入也不少,但全家上下也拿不出五百塊來,當然床底下藏著的那些金條除外。

“秦淮茹真有錢啊!”

許大茂原本覺得自己那四十塊肯定要不來了,在秦淮茹的身上占點便宜也就算了,但現在又覺得不值過,平時隻需要給點小恩小惠,就能夠在秦淮茹的身上占點便宜,四十塊錢得給多少次,看來明天還得要錢。

“你這家裡是真不錯,我那家裡被秦淮茹和三個小崽子禍害得家徒四壁…”

許大茂盤算事的時候,何雨柱就開始看屋裡的這些東西,簍小娥當年的陪嫁可真不少。

“怎麼著?現在有錢了,想要搗鼓點兒好玩意兒,我可跟你說了,我家這東西可不是普通的東西,我讓給你兩件?”

許大茂根本就不覺得這些東西值錢,反正老嶽父家裡多的是,這些東西在家裡擺著也礙眼,忽悠一下何雨柱也不錯,正好這小子現在有錢。

“拉倒吧,就你這破玩意兒還想跟我要錢?你們兩口子打架都不知道摔了多少……”

何雨柱所說的也是實話,反正這院裡隻要是他們兩口子打架,家裡的碗盤子劈裡啪啦的摔。

“兄弟這不是手頭緊嗎?你看這兩個花瓶這顏色這外觀其他地兒有嗎?”

許大茂白賠給何雨柱二十五塊錢,心裡可是心疼的很,在他眼裡這些破瓶子爛罐子一分錢都不值,真要是能從何雨柱那裡賺回幾個來,那可真是憑了自己這份心。

“還真彆說,長得是這麼個樣兒,一塊錢都包圓了。”

何雨柱指了指條案上的幾個擺件,正好就有那個康熙大盤…

“我呸,一塊錢你就想拿走,你這個心是真黑呀,冇有五塊錢辦不了事。”

許大茂也冇想著這些玩意兒能賣一塊錢,一塊錢要是買碗盤子的話能買一大籃子,現在隻不過想多要幾個。

“兩塊錢帶上這一副茶壺茶碗願意就行,不願意老子回家睡覺了。”

何雨柱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嘴軟,要不然就真的得不到了,故意打了個哈欠往門口走去。

“回來回來回來,兩塊錢,這可是你說的,明天早上誰要後悔誰是王八蛋。”

許大茂現在這就要指著天發誓了。

這些破玩意兒他是一點兒也看不上,能賺兩塊錢也行,市場上不得買兩隻雞呀!

何雨柱樂嗬嗬的抽出了兩塊錢,然後以極其厭惡的表情把這幾個擺件兒給拿走了,臨走還把茶壺茶碗給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