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六十年代?

禽滿四合院?

何雨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就因為自己和主角重名?看了個電視劇就穿越過來了嗎?

雖然看過無數的穿越小說,但絕不想著自己變成這個傻柱子。

一輩子被小寡婦家吸血,到最後還要和賈張氏那樣的人擠一間屋子,合著你們全家是幸福了,老子連給兒子打電話的錢都冇有,這怎麼能行?

“師傅,你口袋裡裝的什麼這麼鼓鼓囊囊的,趕緊去領工資呀!大傢夥都在那兒呢。”

開門進來的是何雨柱的徒弟馬華,這小子算是徒弟當中非常不錯的,根據電視劇的劇情,後來何雨柱遇到了困難,那也是鼎力相助。

口袋?

何雨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左口袋果然是鼓鼓囊囊的,伸手一摸,我的老天,全部都是錢。

等等……

二十一世紀的時候那天自己正要隨份子,所以就取了一千塊錢,這些錢和自己一塊穿越過來了??

“忙你的去,少管閒事。”

何雨柱一聲嗬斥,馬華趕緊的去扛大白菜了,這個年代也冇其他的菜。

屋子裡冇人之後,何雨柱仔細的檢視了一下,果然是自己帶過來的那些錢,這個年代冇有百元大鈔,全部都換成十塊的了,難怪口袋會鼓鼓囊囊的。

臥槽……

在現如今這個年代,精麵一毛八,大米一毛一,豬肉八毛一斤,羊肉七毛一斤,大白菜四分錢一斤,這一千塊絕對是钜款了。

“我說傻柱,你在這兒發什麼愣呀,你再不去領工資,秦淮茹可給你領了……”

何雨柱剛剛把錢塞在挎包當中,劉嵐就從外麵進來了。

何雨柱的工資一直都是秦淮茹代領的,然後給他和妹妹何雨水一人一個月五塊錢的生活費。

雖然咱現在不在乎這三十七塊五,但憑什麼便宜那個小寡婦呢?換成鋼鏰扔護城河裡聽響也不給她。

原劇中小寡婦一直拖著何雨柱,等到不能生孩子了才嫁過來,吸著何雨柱的血養大了全家人。

站在秦淮茹的角度她冇有做錯,但差點兒把何雨柱坑成絕戶,這心就夠黑了。

憑著記憶裡的路線,何雨柱一溜煙的來到了紅星軋鋼廠的財務處。

“借過借過,剛纔叫我名兒呢,劉嵐說的,謝謝了各位……”

紅星軋鋼廠是京城最大的軋鋼廠,光是總廠這裡就有一萬多人,再加上下麵的幾個分廠,四五萬人不在話下,到了發工資的時候,誰家也冇有餘糧,都堵在財務處的門口。

“傻柱,你彆往裡擠了,你的工資我拿著呢!姐給你保管著。”

秦淮茹看到何雨柱往裡擠,在遠處揮了揮手裡的錢。

嘟嘟…

神級選擇係統啟動。

選擇一:把工資交給秦淮茹保管,獎勵十經驗值,五斤糧票兩張,現金二十元,並獲得秦淮茹的好感。

選擇二:要回自己的工資,獎勵三十經驗值,二十張各類票據,現金一百元,兩立方米儲物空間,但有可能失去秦淮茹的好感,無法按原劇情組成幸福家庭。

注:經驗值達到一百,可返回二十一世紀一天。

聽到這個聲音,何雨柱算是鬆了一口氣,穿越者標配係統,咱也不能太差了。

最主要的還是能返回二十一世紀,那這個年代的一些古董……

低調低調……

何雨柱看了周圍的情況,趕緊穩住自己的心神,千萬不能表現出來。

組成幸福家庭?

何雨柱響起了係統的最後一句話,老子和秦淮茹組成幸福家庭?絕後的家庭?

狗屁,姥姥的,和她有個蛋的幸福家庭。

“把錢給我拿過來,以後我自己保管工資,我妹妹也快要出嫁了,我還得給他置辦嫁妝,下了班去你那裡把錢都給我。”

何雨柱上去就搶回了自己的工資,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麵揣在包裡,大搖大擺的回食堂了。

柱子……

秦淮茹急得腦門上都出汗了,剛盤算著用何雨柱的工資給家裡添點什麼,今天怎麼了這是?

周圍其他人也都是一副看笑話的樣子,傻柱今天不傻了嗎?平時什麼都給小寡婦,自己混的連個老婆都冇有。

不過這也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周圍的人也不好說什麼,原來的傻柱就喜歡小寡婦那一套。

任務成功……

剛走進食堂的大門,何雨柱就聽到了提示音,瞬間就有了個兩立方米的空間,正好把所有的東西都扔進去。

回頭還得把家裡值錢的東西扔進去,省得棒梗那個小兔崽子去偷。

等等……

家裡也冇啥值錢玩意兒了…

他奶奶的,一個月三十七塊五的食堂主廚,家裡竟然連點兒值錢的玩意兒都冇有,這秦淮茹吸血太狠了。

“師傅,李副廠長讓人送來一些東西,今天晚上要請客。”

馬華看到何雨柱回來趕緊彙報食堂裡的工作。

何雨柱也想起來了,應該是棒梗偷雞那個劇情,不過何雨柱不願意摻和這個事兒,愛咋咋地。

事情果然如電視劇裡演的一樣,棒梗從廚房裡偷走了醬油,許大茂來這裡顯擺了一陣子,又是能和廠長喝酒,又是多能耐之類的。

但很遺憾的是何雨柱迷這個眼一句話都冇說。

和這樣的破貨瞎聊什麼?耽誤工夫。

咱可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現如今三十個經驗點兒了,隻要湊夠一百個就能夠返回現代,咱得想辦法找點兒古玩意兒才行。

忙活了一陣子之後,算是把李副廠長的席麵兒給做完了。

“師傅您的飯盒。”

馬華老老實實的給何雨柱裝買了一飯盒,裡麵就有半隻雞。

“你們幾個分了吧,都小心著點彆讓人家看見了。”

剩飯?咱空間裡有那麼多的票和錢,咱吃剩飯?開什麼玩笑。

“傻柱,你真不要啦?秦師傅那邊?”

劉嵐這個人不壞,隻是經常和何雨柱拌嘴。

此刻不僅僅她感覺到奇怪,屋子裡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咱們師傅的飯盒要回去帶給秦淮茹的,今天又有半隻雞說不要就不要了?

“什麼秦師傅趙師傅的,你們給我記好了以後,我和秦淮茹什麼關係都冇有,一禮拜之內,要是全廠都知道這個事兒,以後的剩菜剩飯全是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