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期貨人生 >   第10章

第十章

劉國梁按照約定的時間來接他們。還是那部帕傑羅,換了一個穿迷彩服的老司機開。去工廠的路不到六十公裡,路麵被大車壓得慘不忍睹,開了兩個多小時纔到。

工廠被大山圍著,劉國梁介紹說,山那邊就是緬甸,這裡離界碑隻有不到十公裡,有空可以帶他過去看看,體會一下一雙腳踏兩國的感覺。諸葛成相聽了,心裡癢癢的,很想出國一下。不過,劉國梁又說,也就是你們初來乍到的人會感興趣,有點新鮮感,緬甸實在是太窮了,比我們農村差多了,冇看頭。他對這樣的出國又感到索然無趣了。

走進工廠,就聞到一股酸味,空氣裡還夾著些東西**的臭味。果然像肖峰形容的一樣,橡膠加工廠如何能跟那些現代化的工廠相提並論。

工廠有點淩亂,車間外麵堆放著不少已經有些發黑的膠塊,臭味正是那裡發出來的。

進入車間,機器聲轟鳴,一塊塊長方形的橡膠成品從傳送帶出來,黃橙橙的,像蓬鬆的發糕一樣。流水線下的工人將傳送過來的橡膠壓片壓緊,然後套上外包裝袋。

劉國梁在一旁介紹,這些都是一級膠,必須是清晨從樹上割下來的膠水,當天中午之前送到工廠加工,才能生產一級膠。如果車間外麵那種放了很多天的膠塊就隻好生產二級或者二級以下的橡膠了。

諸葛成相點頭,這是他第一次目睹橡膠的生產過程,總算是對自己經營的產品有了直觀的認識。

參觀完車間,劉國梁把他帶到辦公室。方悅已經坐在一張茶桌旁,準備給大家泡茶,這是用一整塊實木木板做成的茶桌,寬有一米多,厚二三十公分,長足有十米,價值不菲。

茶是三十年的普洱,茶色紅亮透明,茶湯濃醇回甘。邊喝茶邊聊天。這幾天的朝夕相處,諸葛成相不再有顧忌,當著兄妹倆的麵把他的目的和盤托出。

“找我們買膠,你是找對人了。不是說大話,整個景洪民營膠質量我說第二,冇人敢稱老大,”劉國梁聽了很開心,畢竟鷺華是財大氣粗的國企,找上門來了,求之不得。

然後開始談細節,這下分歧大了。鷺華是國企,對貨權的要求非常嚴格。諸葛成相提出,要送貨到輪胎廠,輪胎廠出具收貨證明,鷺華才能給國梁公司付款。劉國梁馬上頭搖得像撥浪鼓,那不行,我們小本經營,資金緊張,每天都要準備大把的現金付給膠農膠水錢,膠農跟你不講情麵的,你冇錢給的錢少,他們二話不說就去賣給彆的膠廠了。我膠賣給你了,不能馬上收到你的錢,我就冇有錢收膠水,冇有膠水,我就得停工停產,喝西北風。

諸葛成相當然能理解他的難處,但是公司的規章製度就是這樣。鷺華不差錢,但是風險必須掌控在自己手中,貨權冇有問題,貨款分分鐘就可以付出去。輪胎廠是大型企業,可以通過公司的風控,可以先貨後款。國梁隻是民企,隻能先貨後款。

爭執了一番,諸葛成相想到一個辦法。我們在昆明設庫,租一個國營倉庫,你們把貨送到倉庫,我們收到倉庫出具的入庫證明,馬上給你們打款。劉國梁想了片刻就點頭答應了,貨拉到昆明倉庫給錢,隻差一兩天,勉強能夠接受,他當然不想失去鷺華這個大買主。

諸葛成相便打電話給盧笑萍彙報,盧笑萍很支援這個方案,控製住貨權,合同就能過審。你就按這個思路辦,記得還要多找幾家民營廠,接下來我們要拿下上海兩三家輪胎廠,訂單會多起來,采購量會大很多。

事情就這樣談妥了,皆大歡喜。劉國梁又恢複到昨天酒桌上的表哥狀態,先是感謝表妹給他帶來一個大財神,表妹出嫁的時候他一定要送一份大大的嫁妝,然後有意無意把表妹和他扯在一起,誇讚道:我這個妹妹人小誌向大,將來一定有大出息,你千萬不要錯過哦。氣得方悅不停用腳踢表哥。

聊著扯著,就扯到民營膠廠的現狀上了,劉國梁馬上摘下表哥的麵具,嚴肅起來。這幾年版納的民營膠廠發展很迅猛,大大小小有幾十家,產量已經可以跟國營農場相提並論。但是版納的民營廠麵臨的最大問題是規模太小、設備陳舊落後,必須整合,不整合今後的生存都是問題。

“你是民營膠廠的老大,整合必須是你來挑頭。”諸葛成相接過話說。

“拿我們這裡來說,就這麼點資源,膠水就這麼多,居然有三個廠,一個一年都生產不到一千噸。整天跟我們搶原料,攪亂收購價格。我早就想把他們收了。”劉國梁義憤填膺說。

“那為什麼不收呀?”他問。

“冇錢唄。再說收一家也不濟事,必須要大的整合。拿我們廠來說,年產萬把噸,可以跟中等國營農場一比,但是這不夠,未來橡膠加工行業要競爭要發展,必須有三五萬噸的規模才行,有這個規模才能去建一個現代化的工廠。”

看來方悅的表哥心存遠大誌向,隻是這個宏偉設想他是無能為力,愛莫能助。

“你們鷺華會不會有興趣來一起整合?”劉國梁突然問。

他馬上搖頭,“我人微言輕,公司的決策根本插不上話。”

“你可以向上麵反映呀。你們有下遊輪胎廠訂單,如果上遊有加工廠,產供一條龍,不是可以實現利潤最大化。”他鼓動道。

道理是冇錯,但是鷺華這麼大企業,決策是領導層的事。橡膠隻是集團很普通的一項業務,領導們的目光壓根不會聚焦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但是,他又不想打擊方悅表哥高漲的熱情和積極性,於是打電話給盧笑萍谘詢一下可能性。

盧笑萍的回覆當然是不現實的,如果有朝一日,橡膠成為集團的重要業務,或許有希望,但是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不過,師傅在電話裡提出了一個替代方案,他去整合不是需要錢嗎,我們可以貿易配合他們,他們隻要把生產出來的橡膠存放在我們昆明的倉庫,我們可以暫定一個價格,然後付給他們80%的貨款,貨其實還是他們的,我們隻是替他們保管,錢拿給他們用,買原料、整合工廠都可以,我們隻收一點點資金使用的費用。

不得不說,師傅不愧是老業務,啥事都能想到創收。看上去既幫了客戶燃眉之急,自己也不白乾。要知道銀行貸款手續有多複雜,一時半會還下不來,這種貿易方式就簡單粗暴多了。

劉國梁很快否定了這種方案,這種方法不能根本性解決資金來源,靠貨物抵押的這點錢去搞整合,未免杯水車薪。還要承擔價格的風險。如果橡膠價格上漲還好說,又有錢用還能賺錢;下跌就不好辦了,虧損全部要自己承擔。還是老老實實維持這個廠吧,再不濟也是民營龍頭企業,想一統民營膠廠的夢以後再做吧。

於是卸下這個有點沉重的話題,開始聊輕鬆話題,難免又涉及少數民族。傣族男的叫毛多哩,女的叫少多哩,記住這個有個訣竅,男的毛多,女的嫵媚,也就是騷。哈尼族呢,男的叫阿力,有力氣,女的叫阿布,你可以叫我表妹阿布。

很快到了晚飯節點。這裡冇有大飯館,就在鎮上吃,在一個很大的露天院子裡。院裡擺著五六張竹子做的矮方桌,諸葛成相坐下去腿腳有點曲著。表哥又叫了兩個少數民族女子來陪酒。今天,諸葛成相有點經驗了,山歌也能胡謅一句。

吃到儘興時,院子裡突來駛進一部彪悍的悍馬車,車上跳下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瘦高個。劉國梁立馬欠身招呼道,丁大老闆,過來喝杯酒。然後告訴他,丁老闆是你們那泉市的,幾年前在這裡買了一大片膠林,這幾年橡膠價格漲了不少,賺了不少錢, 豪車年年換。眨眼,丁老闆就來到跟前,劉國梁站起來,“丁老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鷺市鷺華集團的諸葛經理。”

一說鷺華,丁老闆有些倨傲的臉馬上堆出笑容,緊緊握住諸葛成相的手,“哎呀,兄弟是鷺華集團的,久仰久仰。”

諸葛成相知道丁老闆的久仰肯定是鷺華不是他。

“劉總,諸葛經理是我老家過來,晚上這頓飯我來買單,不準跟我搶哦。”泉市離鷺市不過一百公裡,說是老家來的一點不過,劉國梁也就不客氣了。兩人熟得很。

丁老闆說完就叫來飯店老闆,吩咐把最好的菜奉上來,就挨著諸葛成相坐下來。

丁老闆大名丁金來,七年前受一起走私案影響,遠走雲南邊疆,機緣巧合花了兩百多萬,買下這裡一片部隊膠林,便在這紮根下來。前幾年橡膠價格跌破成本價,日子不好過。這幾年價格漲了兩三千一噸,橡膠賽過黃金了。

“你看人家命多好,守著這片膠林不乾活,就天天換車換女朋友,我們拚死拚活就掙點加工費,我怎麼就鼠目寸光,不懂得買膠林呢。”劉國梁叫苦。

“你少來,你一年也冇少掙。”丁金來說,“要不你把我這膠林買了吧,我拿著錢跟諸葛做生意去。”

經理兩個字拿掉,一下就覺得親近了很多,稱兄道弟一樣。諸葛成相知道泉市人會做生意,這下領教了。

“我傻呀,你的膠林現在至少值八百萬,我上哪找錢去,你找諸葛經理他們買吧。”劉國梁又打鷺華的主意。

“鷺華有錢,哪裡看得上這點東西。”丁金來倒是思路清晰,“今天不談生意,喝酒。諸葛老弟,我們乾幾個。”

喝了一個多小時,硬菜上來了,居然是熊掌。丁金來怕他有顧慮,指著遠處的大山說:“這是那邊進來的,放心吃,不犯法。”

喝到半夜才散。丁金來叫來一個叫袁鳴的小年輕,開著他的悍馬,送他和方悅去鎮上最好的賓館住宿。袁鳴領著他倆進了一間高檔套房,說:“太晚了,就剩下這間,你們將就一下。”

這是又要跟她獨處一室,他有點心猿意馬。

“冇事的,諸葛經理是遠方客人,他住裡麵臥室,我睡外麵就行。”冇等他開口,方悅對袁鳴說。

袁鳴走後,諸葛成相紳士起來,哪有女生住外麵的道理,方悅便不客氣地進去裡屋,一會拿著睡衣出來洗了個澡,關門去睡了。

這阿布,挺可愛。他站在緊閉的房門前沉思了一會,也去洗澡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