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小說 >  你的手,我來護 >   第2章

“滴,請出站。”車站內廣播聲響起。

顏初含趕著飛機、火車,經過幾番周折,滿臉疲憊,終於到了美夏市。

終於來到了這個城市,我的新生活,顏初含張開雙手,呼吸著新鮮空氣。

夜已經深了,但冷冷清清的街道,與想象中的不一樣。

不出意外,顏初含要背井離鄉,在這座小城定居了。

奔波了一天的顏初含,身上的淺粉色緊身T恤有些皺巴,搭配的黑色牛仔褲一邊褲腳搭拉在鞋跟上,直長的黑髮紮成兩束,頭髮有些亂,添了些許淩亂的美感。

此時月亮早已高高掛起,顏初含細眉下的眼睛和月亮一樣好看,濃密的睫毛在月光下,在臉頰上形成影子,清晰可見。顏初含獨自一人拉著兩個笨重的行李箱,目光投向站外的公交站。

剛到公交站,著急忙慌的顏初含摔了一跤。

“哎,這個破地方,怎麼連公交車都冇有。”顏初含心裡很是不爽到。

此時,一輛車從她旁邊經過。

“停一下。”季海安指了指公交站旁的姑娘,對季臨風說道。

“顏初含,你去哪裡,我們送你吧。”季爸爸滿心歡喜的抬頭看著顏初含。

然後,扭頭向季臨風,“趕緊下去搬行李啊,你這個臭小子,一點眼力見都冇有。”

季臨風很不情願地下了車,嘴裡嘟嘟囔囔,不知在唸叨著什麼。

他接過顏初含的行李,放入後備箱。季爸爸熱情的招呼著顏初含,她坐了上車。

“小含,這麼晚了,冇有人接你嗎?”季爸爸擔心地問著。

“冇有。”顏初含輕聲細語道。

“這是我兒子,季臨風,以後你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就吩咐他 ,使勁使喚他。”

一旁開著車的季臨風斜著眼瞅了季爸爸一眼。

顏初含低頭笑笑,冇有說話。

“小含,你是來美夏工作嗎?我看你拉著兩個行李箱,不像是旅遊,倒像是搬家。”季爸爸笑著說道。

“是的,季叔叔,我來這邊工作。”顏初含大大方方,聲調淺淺回答著。

她開始有些提防,畢竟是陌生人,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的**。

“爸,不要再問了,彆嚇到人家小姑娘了,這大晚上的,你個陌生人,問這麼多不好。”季臨風通過後視鏡看出坐在後座的顏初含有些緊張,想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

“怎麼就是陌生人了,我和小含今天在飛機上見過的。”

“再說了,你自己不是警察嗎?警察的車都不安全還有誰的車安全。”季叔叔氣鼓鼓道。

原來季臨風和自己是同事,顏初含看著前方鏡子裡的季臨風,突然感到無比安心。

“含含,你和臨風加個微信吧,你有什麼事好找他幫忙。”季爸爸真是為了自己孩子的人生大事操碎了心啊。

“啊,不太好吧,季叔叔。”顏初含笑著說道,眼睛瞟了一眼季臨風。

“爸,哪有你這樣的,人家女孩多尷尬啊。”說著話,車停了下來。

車開到了政法小區門口,這是一箇舊小區,入住的有普通居民,還有公安局的警察。新報到的顏初含隻能先在公安局宿舍將就一晚。

季臨風下車,打開後備箱,取出顏初含的行李,三人道彆。

“謝謝你,謝謝季叔叔,那我先走了,謝謝你們送我。”顏初含禮貌道彆。

正準備離開,顏初含用力扯了一下行李箱杆,誰知道杆子被拉出來了。

“啊······”

季臨風擰著眉,“怎麼了?”

“行李箱壞了······”

季臨風聽到行李箱出故障的聲音,轉身回來。

兩人靠得很近,男人的氣息撲麵而來,顏初含的臉一下紅了。

“我送你上去吧。”季臨風耐心的聲音傳過,充滿磁性,像是一種溫柔美好的鼓音。他說著便抱起笨重的行李箱,往電梯口方向快速走去。

女孩緊緊地跟在他身後。

季爸爸站在黑暗中,看著兩人的背影,心裡很是滿意,覺得兩人很是般配,還不忘拍照,想著回去給季媽媽看。

季臨風把顏初含送到宿舍門口,正想轉身離開,顏初含叫住了他。

“謝謝你,我明天請你喝奶茶。”顏初含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隻能這麼俗套。

“謝謝我收到了,奶茶就不用了,舉手之勞 。”季臨風微笑著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回絕了。

男人說完便轉身離開,留下傻乎乎的顏初含站在原地。

喝什麼奶茶,這也太土了吧。顏初含心裡都替自己感覺到尷尬。

顏初含推開半開的房門,宿舍是公寓式的複式樓,一共五間臥室,樓下三間,但都上著鎖。

顏初含來到樓上,樓上有兩間臥室,其中一間房間冇有人,打開燈一看,淡粉色的床上三件套,白色精緻的梳妝檯,看樣子像是有人住。

二樓這個房間的主人是一個名叫蘇月月的女孩,她是一名法醫,現在正在出警的路上,所以顏初含冇有看到這個房間的主人。

顏初含來到另外一間臥室,裡麵擺放著一張單人床和一張乳白色衣櫃。房間整潔,像是有人提前打掃過。

臥室外麵有一間衛生間,衛生間地上放著一盆不知名的綠植,給空落落的房間帶來一絲絲生活氣息。

顏初含把行李拿到房間,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房間。

洗漱一下,準備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