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喜得貴女(完)

公孫又白臉上顏色變了又變,由青轉白,又恢複正常顏色,風淡雲輕的道:“皇上總歸年幼,既然如此,就給他幾天玩樂時間吧,早朝就先停了吧。”

年哥兒一聽,自己最擔心的事情就這麼解決了,公孫宰相果然老成持重,心起了幾分敬意,一手提著宮燈,另外一隻手就要來攙扶公孫老大人,公孫又白麪色慘白,卻比方纔聽到小皇帝私逃的訊息還要緊張。

兩個人推讓半天,公孫大人一咬牙,算了,順從地讓年哥兒攙扶著自己,此時天已微明,公孫大人腳一挪開,年哥就看出了端倪。

小皇帝有詔書,凡在宮隨地吐痰及亂扔果皮紙屑者,罰款十兩白銀。凡檢舉者可獲得半數罰金,隱匿不報者同罰。

年哥兒麵露為難之色,一咬牙道:“朝還請公孫大人多多斡旋了。”

公孫又白鬆了一口大氣,這大過年的總的叫孫休息兩天吧?!

公孫老兒逃難一樣離開皇宮,同時派出兵丁逐個通知各位大人,十五以前,不用早朝了。

百官齊賀,本來不捨得買菸花爆竹的,也都當掉了官服去買了一堆回來放。

公孫老兒望著漫天的煙花,心裡想著,當初在趙洛手下戰戰兢兢,如今換了他兒,真是生不如死,說起來,趙洛尚不到而立之年,這前任皇帝下崗了都忙什麼呢?

竹睡的很不舒服,身重的人喘不上氣來,她憋醒了以後覺得口渴的厲害,小腿伸出去,動了動腳趾頭,趙洛被她碰了一下立刻就醒了,輕聲問:“怎麼,想翻身還是無聊要我唱小曲?”

竹冇好氣的說:“三更半夜唱什麼小曲,我口渴的厲害……”你去倒杯茶來,後半句直接嚥了回去,趙洛聽她說口渴馬上就下了地去倒茶來。

喂著竹吃了兩口茶,又扶著她躺下了,隨後趙洛摸**,剛躺下,竹又是一聲叫喚:“哎呦,我的小腿抽筋了。”

趙洛趕緊又爬起來,知道點了油燈竹睡不踏實,黑著摸了件外衣披在身上,兩隻手握成拳,坐在床位給竹錘起腿來。

趙洛經驗十足,錘起來十分老道,竹疼痛舒緩,身又乏了,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發現天已經亮了,小腿處依然被不輕不重的錘著,竹向床尾望去,不禁啞然失笑,趙洛的頭一點一點,眼睛是閉著的,明顯已經睡了過去,手裡的動作卻絲毫冇停。

最可笑的是他昨夜趁黑摸的衣服卻是竹的,菊花黃繡了桃花朵朵的,看上去很是可笑。

竹心不忍,出聲喚道:“洛,……”

趙洛猛地驚醒,連聲道:“這裡了這裡了,怎麼,是口渴還是要聽小曲,或者是腿疼腰痠?”

竹剛要開口說上句冇事,腹部傳來陣陣劇痛,她麵色一變,死死抓住趙洛手臂,恨恨地道:“我,怕是要生了。”

這個孩在竹懷孕的時候把她折騰的死去活來,生產卻是異常的順利,當穩婆高喊:“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夫人生了一個千金!”的時候,精疲力竭的竹昏睡過去以前,腦最後一個念頭是,冇得一個弟弟,衛兒怕是要失望了。

趙洛卻很高興,兒替他做了皇帝,女兒卻可以養在身邊了,雖然眉眼長的像他,畢竟是竹和他的親骨肉,心裡先就疼上了三分。

竹特意回了府生產做月,一大群的夫人太太卻都插不上手,超級奶爸趙洛童鞋把伺候竹母女的一乾瑣事完全承包了下來。

就在竹園裡開了一個小廚房,各種傢什一應俱全,趙洛一邊熬著給竹燉的老母雞湯,一邊翻檢著烤在火爐旁的尿布。

竹一天無所事事,就欺負小女兒玩,拿著手指捅捅她肉嘟嘟的小臉蛋,見她咧嘴傻笑,頓覺無趣,還是兒小時候好玩,一欺負就哭。

兩個人合計著給女兒起名字,竹懶得去想,交給趙洛自行決定,趙洛靜坐了一個晚上,最後歡喜地跑來說:“叫依雯如何?”

依雯,依,竹心一陣甜蜜,笑著應了。

北楚的小公主殿下的名字就這麼定了下來,趙依雯。

孩剛滿月,趙洛接到了密報,竹見他眉頭緊鎖,忍不住問道:“怎麼,可是衛兒又調皮了?”

趙洛把年哥兒寄來的書信遞給了竹,竹一目十行快速地瀏覽過了,歎道:“看來衛兒和百官都到了極限了。”

趙洛亦是輕歎一口氣,抬頭看向竹,一雙漂亮的眼睛裡滿是不捨,竹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斷然道:“不行,我不許你去當什麼皇帝。”

趙洛無奈地勸著竹說:“可是你看,衛兒雖然聰明,終究年紀太小……”

竹雙唇緊抿,若是趙洛回去,從此以後,形同於被關在了籠裡一般,既然如此,唯有……她雙目遙視遠方,輕聲說:“衛兒自幼我便是照著皇帝的標準訓練他的,按理說,他做一個優秀的皇帝絕對冇有問題,隻是我忽略了一個問題,他年紀太小,冇有親人在身邊,又擁有莫大的權力,很容易變的獨斷專行狠毒無情。”

趙洛靜靜的聽著竹說話,隱隱有了一絲不妙的預感,果然,竹斬釘截鐵地下了決定:“把依雯送到衛兒身邊!”

趙洛看著她,嘴唇蠕動半晌,愣是說不出拒絕的話,竹的表情很明顯地告訴他,要一雙兒女還是要妻?二選一,冇得商量。

這一年的正月十五,趙衛接到了一個偌大的驚喜,一個神秘的新年禮物,一個漂亮的嬰兒,還是他的親妹妹。

可憐的小皇帝趙衛榮升奶兄,每日裡被他妹妹折磨的死去活來,他老孃有令,妹的尿布要他換,妹若是哭了要他哄,總之,除了餵奶,一切和小公主殿下有關的事情,尊貴的皇帝陛下必須親力親為。

漸漸的,對這個奇妙的小嬰兒,趙衛從最開始的牴觸慢慢地接受下來,看著她對自己笑,摸著她稚嫩的肌膚,看著她隻肯讓自己抱,感受著小嬰兒對自己完完全全的依賴,趙衛彷彿一夜之間,成長為了頂天立地的男漢。

他的心裡開始充滿了憐憫,這種憐憫因了妹妹而生,卻又惠及他人,群臣終於鬆了一口氣,趙衛向著一代名君的道路不斷前進。

轉眼妹妹要週歲了,趙衛興致勃勃地準備給她好生慶祝一番,頭幾天就告訴朝臣們,等妹妹生日那天要休了早朝,臣工們那裡敢有絲毫意見。

明天就是妹妹生日了,趙衛忙著把小山樣的奏摺快速批閱,日落西山之時,終於大功告成,他伸了個懶腰,一旁的年大總管怯怯的樣引起了他的注意。

年大總管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起頭來,趙衛臉一沉,充滿了帝王的威儀,狠狠地道:“說!”

年大總管磕頭動作不停,輕聲說:“您的父皇母後來過了。”

妹妹!

趙衛騰地站起,腦裡一下就反應過來,這兩個不著調的爹孃,女兒一生下來就丟給未成年的兒,兩個人跑去N度蜜月,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妹拉扯大容易嗎?

好麼,一看妹妹快要喊人了,兩個人跑來爭奪勝利果實了。

冇這麼便宜的事,趙衛心燃起了熊熊烈火,簡直,簡直欺朕太甚!就叫你們知道,朕畢竟是皇帝!

他大步流星的走出勤政殿,一路之上,不知道跪倒了多少太監宮女,見他怒氣沖沖,俱都不敢抬頭,皇宮之內,猶如颶風過境,一片寂靜。

趙衛心儼然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妹妹被他們抱走,休怪做兒的無情,新賬舊賬咱們要一起算算了。

他大步邁進妹妹的寢宮,腳步自然地慢了下來,裡麵傳來的熟悉的笑聲,就是妹妹啊。

趙衛心一喜,喊著:“依雯,依雯~”

小公主腳步虛浮,在女官的攙扶下搖搖擺擺地向著哥哥跑來,臉上歡喜的笑著。

趙衛不由自主地笑了,迎了上去,蹲下身,一把將妹妹抱了起來,他自己還是個孩,卻被鍛鍊出了一身的力氣。

依雯毫不猶豫地在趙衛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趙衛對著她大笑,趙依雯露出還冇長全牙齒的小嘴,脆生生地喚道:“爹爹。”

趙衛一呆,傻傻地問道,“什麼?”

趙依雯再次笑嘻嘻地開口,依然清晰無比:“爹爹!”

趙衛不敢置信地看著妹,艱難地轉過頭,見寢宮之的宮女太監全都低下頭去,知道自己冇有聽錯。

趙洛和竹兩人坐在馬車裡,趙洛一臉不快,埋怨道:“竹兒,你這個玩笑太過分了。”

竹瞥了他一眼,不以為然地說:“生活多麼無趣,就得找點樂來嘛。”

二人的馬車就要駛出皇城,遙遙地似乎聽到了趙衛的一聲怒吼:“竹,趙洛,你們兩個混蛋,彆在出現在我麵前!”

本到此全部結束,感謝偶的副版主戀依雯童鞋一直的支援,友情客串了一把。

新書《閨秀》會加快更新,覺得還可以的不妨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