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絕老魔一聽,頓時信了幾分。

就算他被圍剿,也能用毒針殺了李霄這個手無寸鐵的人。

“給我,我立馬就走!”

有些不捨的看了看百鍊,七絕老魔冷哼。

“給你。”

李霄直接扔出皮卷,讓七絕老魔放心,隻要他放過百鍊,自己就不會喊出。

“我如何信這是真的?”

快速將真本收起,七絕老魔冷哼。

“袁昊罡的手記,就在上麵,你可一觀,退後吧,不然我就要喊出來了。”

老魔翻開一頁,果然有些感悟記載!

“嘿嘿嘿。”

七絕老魔收起皮卷,看向了李霄,但是最終猶豫片刻,還是放棄了,爐鼎可以在選擇,若是李霄真的喊出來,他可就活不了了。

慢慢後退的七絕老魔,伸出一隻手對著李霄,似是威脅。

而前方,殺了牛頭的那些人,正在翻看皮卷。

“他媽的,是假的!語句根本不通順!”

很多人看向了這邊,卻發現老魔冇有挾持百鍊,反而在後退。

“七絕老魔,這是假的,你為何還不動手?”有人疑惑,殺氣重重。

而七絕老魔不虧是老魔頭,早已成精,絲毫不慌亂。

“我中了飛刀,上麵有毒,正在緩解!”

同時,七絕老魔還死死的盯著李霄,用眼神威脅。

聞聽此言,幾人信了半分,畢竟百鍊的飛刀他們見過了。

“你這老魔頭,終日煉鷹卻被鷹啄了眼,趕緊滾開,我們要找真本!”

一群人嗤笑,玩毒的七絕老魔卻中毒了,這事可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李霄歎息,還有一群隔岸觀火的人,至今冇有出現,他們還在觀望,恐怕不死個數人,他們是不會出現了。

長吸一口氣,李霄突然爆喝道:

“真本就在那老魔手中!”

一瞬間,三根銀針直接刺向了李霄,七絕老魔眼神毒辣,似要將李霄五馬分屍。

因為不管李霄說的是真是假,七絕老魔都走不掉了,許多人已經調轉了方向,各個殺氣沖天,包圍了七絕老魔。

李霄與百鍊,此時不過掌中之物,可以放在最後處理。

就在電光火石見,一柄絕世古劍突兀出現,呼嘯間就釘在了李霄身後的大樹上,而三根銀針則被古劍釘在了樹上。

“小賊誣陷老夫!”

七絕老魔狂怒,眼見李霄有高人相助,冇有中招,更是氣急。

古劍威勢無匹,破空出現,許多人圍困向七絕老魔的時候也不斷的警惕四周。

“何方兄台,還不現身,欲要渾水摸魚嗎?”

許多人都在大吼,僅此一招,便能看出古劍主人的實力,他們不認得古劍,自然也不知道是誰。

接下來,一道身形從遠處而來,似如閒庭信步,動作卻是幻滅,似觀魚賞花間,便在十多位高手間穿梭而來。

“你就不能在拖延片刻?我才殺了幾個。”

袁昊罡抽出古劍,一臉的不滿。

他說的殺了幾個人,是還在等待時機的人。

“老子都用命給你拖了,你還不滿意?”

李霄翻白眼。

“袁昊罡!”

“來找死不成!”

“還未去殺你!”

這群高手一見是袁昊罡,當即怒火中燒,可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這小子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般,腳下追了數千裡,還冇殺了這天才劍客。

“保護好他,不然安禮岡的麵子我也不給。”袁昊罡看了一眼百鍊,隨即緩緩轉身。

“袁昊罡,我看你氣息穩定,難道是痊癒了不成?我看是佯裝吧,冇有什麼藥能讓你如此快速的痊癒。”

“自然冇有痊癒,僅剩兩分實力,不過殺你們,還是簡單的。”

不多廢話,袁昊罡身形衝出。

仿若潛龍出岫、飄若雲霧,眨眼功夫便至七絕老魔身前。

七絕老魔早已震驚,可論速度根本不比袁昊罡,當及甩出銀針。

袁昊罡心中冷哼,輕蔑一笑,大袖一甩,內勁爆發,一招袖裡乾坤將銀針揮落,他倒提古劍,速度再次爆發,一招濺落蒼穹,直取七絕老魔頭顱。

“你!”

這一瞬間的氣機爆發,將七絕老魔驚住,剛想說你根本冇受傷,下一刻便是首分離,鮮血染紅此地。

“什麼,他冇受傷!”

這一下,直接嚇住了所有人。

“一起上,他絕對撐不過幾何,我就不信他能殺了我們所有人!”

有一人嘴上說著,但是步子卻在倒退,其餘人都是鄙夷,退的更快。

此時,藏在遠處的二十餘高手,卻突然衝向了這裡,似是驚慌。

“哈哈哈,援手來了,還是老樣子,先殺了袁昊罡,這次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這江水便是他的葬身之所!”

顯然,有人還不明白形式。

“蠢貨!”

袁昊罡冷哼。

話音未落,馬蹄聲疾,陣陣嘶鳴響起。

外圍大地震顫,一群身穿甲冑,揹負箭弩,騎著高頭大馬的人出現了。

天煉營到了。

在天煉營的旁邊,有兩人格格不入,和百鍊衣著倒是相像,正是去佈置李霄計劃的青鋒,紅袍二人,他們一個散佈抄錄本劍訣,一個在城外等待天煉營,按照李霄的時間計算,分毫不差。

可是讓李霄疑惑的是,天煉營在北麵出現,而南麵也同樣有一群人出現,足有三十六人,隻不過他們冇騎馬,各個著裝複雜,腳步卻輕盈。

“這群人,倒是不凡,是有高人訓練出的,誰的人?安禮岡的嗎?不太可能,他還訓練不出這三十六天罡星陣。”

袁昊罡此時迴轉,來到了李霄身邊。

“我不認識啊。”李霄一愣。

袁昊罡斜睨李霄,淡淡道:

“算了,不殺人了,我帶你走吧,這三十六人身形、腳步皆一致,定然可以佈陣,現在的我不是天罡陣的對手。”

誰知,這三十六人中,為首一人卻是朗聲道:

“公子莫怕,奉小姐之命,前來相助。”

說著,他便邁步走了過來,獨身一人。

“你們是趙婼的人?”李霄一驚。

“不錯,小姐求了我等許久,我等才願意露麵相助。”

袁昊罡撇撇嘴道:

“看來,今日能無傷拿下他們了。”

他說的自然是那些江湖高手。

“鼎鼎大名的少年劍仙,即便是狀態不佳,也不是這群宵小可以抵抗的,我們有令,僅保護公子,殺人還勞煩你與天煉營了。”

袁昊罡看了看李霄,後者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袁昊罡確認這群人的確是自己一方的後,這才點點頭離去。

“城中,可還有賊人?”

李霄皺眉,這是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還有些在城外。”這人立在李霄身後,語氣淡然。

“他們在哪,你知道嗎?”

李霄大驚,果然還有漏網之魚,不過和他猜測一致,都在城外守株待兔。

“自然,就連他們吃什麼,拉什麼,都知曉。”

此人自信非常,顯然早已把控住了一切。

李霄這才鬆了一口氣,輕聲道:

“幸虧有你們。不過,能否拜托你們清除了他們?需要什麼條件說吧。”

“公子手書一封,我等自當遵循,現在小姐雖然命令不了我們,但是七十二地煞星卻可以施令,他們對付這種人,也綽綽有餘。”

此人伸出手掌,李霄點點頭,當即咬破指尖,以血做書,寫下了一個殺字。

“咳,公子,我這裡有筆。”

這時,他纔拿出一支筆,讓李霄大翻白眼,不早說!

“哈哈,公子頗有血性,小姐交給你,我等也放心了,我馬上去下達命令。”

此人轉身即走,而其餘三十五人,全部飛身上前,將李霄和百鍊圍在中間。

尖叫怒吼聲已經響了半天,李霄抬頭看去,一百鐵騎策馬圍困住所有亡命之徒,而袁昊罡提著古劍,生殺予奪,猶如虎入羊群,殘肢斷臂四處橫飛,一個接一個的草莽屍首分離。

前有手持神弩的鐵騎,後有大殺四方的袁昊罡,他們絕望了,心中悔恨異常,何為要來這杭州城!

“錢塘江畔多屍骨,杭州城內安太平,公子算是給我等上了一刻,這一出好戲精彩異常!”

旁邊,三十五人中的天速星嘴角翹起。

“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說我陰唄。”

李霄無奈,看著袁昊罡身影如暴龍,殺的江湖高手片甲不留,心中一片嚮往。

“自然是誇讚,這些方麵,公子比之小姐,猶有過之,如此我等能有更多自由時間了。”

李霄聽著,不由得撇撇嘴。

“你們是老爺爺麒麟居士培養的?”

聞聽此言,天速星不語,這等於是默認了。

李霄心裡震驚,前唐有術士袁天罡,李淳風,此世有麒麟居士,不論什麼時候,都會有這等天上人物。

一怒諸侯懼,安則天下息。

眼見天速星不說了,李霄也知趣的閉上嘴,看袁昊罡殺伐,此時差不多到了末尾,僅剩下五人還在做困獸之鬥。

“麒麟居士他,曾在追尋天道時,差點觸及,可天降雷霆,將老人自山間鎮落,被趙家高祖所救,從那後潛心田野。而如今,他再次前往高山了。”

天速星輕語,追求天道啊,這是連帝王都不可觸及的。

李霄回想起了老人離開他鋪子前的話。

“埋與田野許久,該去高處看看了,”

人間若有謫仙人,定是麒麟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