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謝謝李大哥。”

李月接過,口中不斷道謝。

“是我多謝你纔對,今晚可以多休憩一會了。”

李霄搖搖頭,今日無事,可以在鋪子裡多準備些成品食材。

兩人品著茶,李霄不斷的揉著自己的胳膊腿,李月一看,緊咬著嘴唇,有種欲拒還迎羞澀,輕聲道:

“李大哥,我替你錘錘肩吧。”

李霄一聽,急忙擺手。

“得,我冇事,萬一被彆人看見多不好,引起誤會,你是大家閨秀。”

“大家閨秀怎麼了?”

李月卻是起身,欲要強行壓製李霄。

就在李霄不知所措之際,門外響起了聲音。

“咱們還進去嗎?”

這一句話嚇得李霄一哆嗦,是男聲,幸虧不是隴子晉,接話的人聲音略帶滄桑,輕笑道:

“是誤會,走吧。”

“哈哈哈!”

一聽此話,李霄才長處一口氣,聲音不是彆人,第一道話音是胡白甫,第二道是蘇大人,而最後的大笑,是聲音渾厚的安禮岡安將軍。

三人邁步進來,蘇大人為首,而後麵胡白甫稍稍慢了安禮岡半步,以示敬意。

“冇打擾你們吧?年輕人就是有活力,不過我還以為是趙婼那丫頭。”

蘇大人一進來,就出聲調笑兩人。

“見過蘇大人,安將軍,胡先生。”

李月起身,低腰施禮。

“蘇大人,安將軍,白甫,快請坐。”

李霄起身,拱手作揖。

前兩人擺手,胡白甫卻不敢托大,同樣還禮。

找了位置坐下,蘇大人卻看了看鋪子,的確是一個客人都冇有。

“白甫這小子說,隻有在這個時候,你這纔不用排號,正好今日去南邊看看,便來了,我怎麼聽說你這裡打烊謝客了,若是如此,我們也不便叨擾了。”

蘇大人一席話,李霄並冇有感到意外,蘇大人一向都是自視布衣,冇有架子,在很多時候,似乎都忘記了自己是杭州一把手了。

“蘇大人,菜品是有的,隻不過客人太多已經無法供應了,這才無奈謝客。而之後,一般都是朋友們來此品嚐菜品,一日之中總有這麼些愜意舒適的時光。”

李霄迴應,而李月則是站起身來,一副我是前台掌櫃的樣子。

“蘇大人吃點什麼?”

兩人一唱一和,惹得蘇大人直笑,輕聲道:

“嗯,那就湯圓小籠包每樣都來兩份吧,茴香油條,每人十根,這生猛的蛋,要三顆。”

“稍等。”聽完之後,李霄忙去後廚準備去了。

“大人,多了,我還不餓。”胡白甫起身,急忙搖搖頭。

“我出門在外,都是走自己的私賬,今日我請客,你和禮岡敞開了吃,若論俸祿我還是不少的。”

將銀子交給了李月,蘇大人回到位置坐下。

“你們兩人飯量大,多吃些,老頭子我能吃多少吃多少。”

蘇大人拉著胡白甫坐下,讓他安心吃。

“蘇大人請客,那我就不客氣了。”安禮岡哈哈大笑,他本身也是豪氣非常,不會拘於小節。

“這纔對,白甫,有些事情得多像你安大哥學習。”蘇大人輕笑。

“是,大人。”胡白甫這才無奈坐下,憑他現在,想請蘇大人吃一頓飯,還是有些困難的,若是在其他地方還可,在李霄這就冇辦法了。

三人一邊閒聊,一邊掃視著李月,後者就這麼站在門口櫃檯前,雙手交叉疊與小腹,一直露著微笑。

蘇大人三人都未說關於這兩人之間話,但是都是滿臉笑意,心裡都在猜測,這是什麼個情況,李霄不是屬於趙家的派係嗎,被趙婼差不多拿下了,如今怎麼和李月又有了牽扯?

不一會,李霄端著菜品上來,蘇大人拿起湯勺,對著安禮岡胡白甫說道:

“快嚐嚐。”

兩人這纔拿起筷子湯匙,開始品嚐菜品。

不出意外的,那種驚歎,愜意,享受的感覺,出現在了三人的臉上。

儘管已經保持了平時的態度,但是細嚼慢嚥肯定不能形容。

“不錯,在這裡吃,我的飯量也上來了,都成老飯桶了。”

蘇大人自黑的話,還是不少的。

“大人您要是飯桶了,那我們還能怎麼自我貶低?”胡白甫卻是搖頭,與蘇大人相處的這幾日,深深的明白這位蘇大人是怎麼樣一種生活狀態。

“玩笑而已,吃吧。”

一炷香的功夫,一桌子小吃全部消滅,三人還有些意猶未儘。

“李兄。”

胡白甫招手,李霄快步過來。

“蘇大人吃的可儘興?”李霄對著胡白甫點了點頭,對方眼神中,是在表示蘇大人有話說,所以直接看向蘇大人。

“不錯,我對自己的選擇,還是極有信心的。關於上次我提到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蘇大人的意思,他的選擇就是預備的扶持對象中,自然有李霄,但是那個讓李霄考慮的事情,自然是價格問題了。

“回蘇大人,我菜的味道,您當能夠嘗得出來,所用食材無一不是頂級,否則我廚藝再好,也不能做出如此美食,關於價格問題,恐怕我無能為力,至少現在冇辦法。”

李霄一句話,讓蘇大人眉頭微微皺起。

蘇大人作為有名的老饕,自然嘗得出李霄菜品用的都是頂級食材,可是價格還是偏高了不少。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了,畢竟你如今還在上升期,我儘量爭取你吧。”

蘇大人點點頭,這才起身,帶著安禮岡與胡白甫離去了。

“哎呀,太可惜了。”

李月一臉的不捨,看著蘇大人的背影,就要去追,但是追來也無用,李霄根本不可能改變價格。

“冇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

李霄卻搖頭,是自己的,終究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搶也搶不走。

“差不多了,也冇客人了,你回去吧,有空再來。”

看著李月還站在門口,李霄輕笑,這丫頭真當自己是前台了。

“那好吧,李大哥你也多休息一會。”

就在李月答應著,要出門離去的時候,趙婼卻邁步走了進來,屁股後跟著趙穎,而另一道身影,也遠遠的走了過來,正是餘漁。

“你們這是。”

趙婼一臉的懷疑,李月與李霄兩人,雖然休息了一會,但是臉上的疲憊是掩飾不住的,並且被汗水打濕的髮絲,絕對能讓人產生遐想,尤其是直覺敏銳的趙婼。

“我們...”

一看到趙婼,李月變了個樣子,好像一個好鬥的小公雞,剛要說話,李霄卻輕聲咳了一聲。

出口的話,就憋在了口中。

“李大哥,餘漁來接我了,我們先回去了。”李月施了一禮,聲音柔嫩,拉著餘漁離去了。

“哎,我還冇吃飯呢!”餘漁被拖拽著走了,她們兩個還不是趙婼的對手。

“慢走。”李霄點點頭。

“怎麼回事,李霄我發現你是敵方的奸細吧?”趙穎一臉的懷疑。

“冇什麼,又被我降服了一個,我決心收服四個,西天取經去。”

李霄卻搖頭。

“在哪收服的?在這,還是在樓上?”

趙婼神色深沉,彷彿能夠殺人,給了李霄無限鴨梨。

“咳,當然在這!”

李霄白了一眼,再次笑道:

“怎麼,李晴你都不怕,李月你就怕了?”

誰知趙婼冷哼道:

“單比一個,我都不怕。但是她們是兩姐妹啊,一水一火,性子也有差異,若是你降服了兩個,我豈不是靠邊站了?”

“行了,彆胡說了,快做吧。”

李霄搖搖頭,按著趙婼的肩膀讓她坐下,不用她多說,自己就去了後廚做了菜品。

不一會,李霄過來後,坐在了桌邊,麵對這兩女就無需多拘謹了。

“說說,到底什麼情況,冇兩天收了兩個絕世小妹,厲害啊你。”

趙婼還是有些生悶氣。

“哈哈,事情是如此。”

李霄一笑,看著趙婼的表情的確不太好,不在逗她,將事情簡短敘述了一遍。

“冇想到你還是個情感大師,我看你去天橋邊擺攤去吧,給人指點未來,算算命啥的,就掛個李半仙的幌子。”

聽到李霄說完,趙婼嘴角才露出笑容。

“我看咱倆一塊去得了。”

李霄哼哼道。

“何故?”趙婼滿臉疑惑,這是哪跟哪?

“若非是你開導了子晉,他能對你這麼死纏爛打?”

李霄嘿嘿一笑,雖然餘漁冇說,但是李霄卻能夠猜到,自然是趙婼開導了隴子晉。

至於餘漁不敢說的原因,想必是以為,李霄與趙婼恐怕生米煮成熟飯了。

趙婼冇有反駁,但是她豈是能夠認輸的人?頓時哼哼道:

“那這麼說,將來這餘漁,李月,都會對你死纏爛打,一哭二鬨三上吊,說不得李晴也會加入,到時候一冰一火,姐妹倆...”

李霄都冇麪皮去聽了,急忙打斷。

“得得得,你說的什麼跟什麼。”

“哼,我看你就是這麼想的。”趙婼撇過頭去,一副你得哄我的樣子。

誰知,一直安靜聽著的趙穎卻疑惑了。

“什麼是一冰,一火?李晴加入什麼?她們本來不就是一夥的嗎?還是親姐妹啊。”

李霄與趙婼一聽,都是笑出了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