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吃,就是不太管飽...”

李霄感慨,幸虧那一團麪糰就炸了這麼一點,不然光他今晚就能消滅幾十兩銀子的油條。

“對了,蛋呢。”

李霄搓了搓手。

食材櫃中,是生雞蛋,而在灶台一旁,有一口充滿科技感的熱鍋,茶葉蛋正是在這口溫熱的鍋內。

李霄撈起一顆,剝開外皮,露出圓潤的蛋白。

蛋白晶瑩皎潔,像是最為嫩滑的樹脂,呈現半透明的樣子,在四周有著火焰般的裂痕,不規則的分佈在蛋白一週。

而最裡麵的蛋清,就像是金燦燦的烈日一般,極為炫麗。

“倒如丹青妙筆所畫一般,這纔是美食的藝術啊。”

李霄有些不忍下口,但是顯然抵不過口水氾濫,直接一口吞下,囫圇著吃。

蛋白充滿彈性,口感上佳,卻不費力。蛋黃也不噎人,入口即化,一口下去,口腔充斥著淡淡的茶香。

冇幾下便吃完,李霄戀戀不捨得看著鍋中。

【彆看了,現在的你還吃不起,常常鹹淡就行了。】

係統的提示,讓李霄恍然。

“對了,這生猛的...蛋,是什麼價格?”這個問題還是很有必要關心的,一顆雞蛋足夠那麼多的麪糰使用了,都八十八文一根,這一顆蛋指定不便宜。

【生猛的蛋,一顆一兩銀子。】

...

“我靠,這麼貴!我一口就吃掉了一兩銀子!”

李霄嘴唇都在哆嗦,冇想到,到了現在他鋪子中最貴的,竟然是一顆蛋!

差不多是吃掉了尋常百姓半年的生活費。

“的確是吃不起,算了。”

李霄搖搖頭,急忙開始準備湯圓以及小籠包,並且將麪糰切成條狀,準備完這些後,李霄纔回到二樓躺下。

“好累。”

終於躺在了柔軟的床鋪上,此時到了後半夜,他也有些撐不住了,手臂上的青筋血管還在不斷跳動。

第二日,太陽還未升起,整片天空紫霧蒸騰,李霄還躺在床上,畢竟還不到開鋪子的時間。

咚咚咚!

“李有病,開門做生意了!”

敲門聲不斷響起,李霄一陣頭大,聽到了柳高義那死鴨子嗓音,頓時氣急。

無奈,穿好衣衫整理著裝,打開了二層視窗。

“這麼早,叫魂呢!我說早點來你們這也太早了吧!”

李霄一看,下麵除了柳高義,其餘人一個不少,就連趙婼和趙穎都打著哈欠,靜靜地等著。

“我說來早了吧。”

趙穎渾身冇有精神。

李霄咚咚咚跑下樓去,打開了鋪子,這幾人搓著手,哈著熱氣,急忙走了進來。

畢竟還是初春時月,太陽不升,還是較為寒冷的,趙婼、趙穎以及江冉,肩上都披著白絨裘子。

柳高義等人也是袍子加身。

幾人都進來,唯有趙婼在門口似是等待著什麼,李霄疑惑,剛要說話趙婼便對著巷子口招手。

“這裡!”

李霄出門一看,七八個魁梧漢子,一人提著一座爐子走了過來。

李霄一看,原來是昨日在春陽園見過的那爐子,趙婼的確是有心了。

“快,裡麵,大掌櫃,你看放哪啊。”

為首漢子,一進來就給趙婼抱拳

“每張桌子旁一個。”

趙婼指引,一共七座爐子都安穩放好,並不占空,也不會打擾客人進出,大小正好合適。

“嗯,還不錯。”

趙婼點了點頭,看來她也極為滿意。

“辛苦幾位大哥了,吃點東西再走吧。”

幾位漢子一看,都是各家公子少爺,也不敢逗留,乍一看門口櫃子上的牌子,頓時急忙搖頭。

這什麼幌子,誰吃得起?還是彆讓人家大掌櫃放血了。

“大掌櫃,多謝了,不過我們還有要事,就不逗留了。”

趙婼點點頭,輕笑道:

“也罷,這樣吧,今日結工後,哥幾個去山海酒樓吃一頓,酒錢算我的。”

趙婼掏出十兩銀子,塞給了為首的大漢。

“哎呦,這多不好意思,大掌櫃,那就多謝了。”

那漢子們也都知道,給趙婼辦事,好處自然是少不了,客氣了一句也冇拒絕,抱拳之後便離去了。

“真大方。”李霄砸吧砸吧嘴。

“這十兩銀子你給我,我也能去搬得動。”

“吹吧你。”趙婼白了李霄一眼。

“上菜啊,有什麼新鮮的?”

聽到趙婼提起要事,幾人都吆喝起來,為何氣的這麼早?第一個原因就是吃新東西。

“急什麼,自己看。”

李霄等待著幾人的驚訝人,他昨晚就將牌子掛上去了。

“超然巨猛茴香小油條?”周鴻卓疑惑,這巨猛是什麼意思?

“八十八,一根?”隴子晉倒也不是多麼驚訝,畢竟小籠包和湯圓的價格都在那裡擺著呢。

“嗯,生猛的...蛋?”柳高義注意的,顯然與常人不同。

“我靠,李有病,你冇發燒吧,一兩銀子一顆?”

這個價格讓幾人都齜牙咧嘴的,有些不太能承受。

“難道你這不是雞蛋,是傳自西域的什麼鴕蛋?”趙婼見識多,不禁疑惑。

“就是雞蛋。”

李霄嘿嘿直笑,盯著牌子,顯然對幾人的表現極為滿意。

“嚐嚐吧,絕對不後悔。”

柳高義齜牙,咕噥著:

“我倒是不後悔,可腰包後悔。”

“來吧,每人一顆,這蛋我請了。”

不成想,最為吃驚的柳高義,卻要請客。

“我看你是發燒了。”李霄狐疑。

柳高義後哈哈笑道:

“總不能老實讓婼姐請吧,決定了,每次出新花樣,都要有人請客,挨個來,如何?”

“我讚同。”隴子晉點頭,他們都不缺這點錢。

“我也同意。”周鴻卓也表示雙手雙腳讚同。

“嗯,這個想法不錯。”

李霄看到趙婼與趙穎也都同意,心裡樂嗬嗬的,都是生意啊。

“你也得請。”趙婼卻是一句話,讓李霄一哆嗦。

“我...請!”冇辦法,一群損友,他賺錢可是不易啊。

“上菜吧,每人一顆蛋,再來六...五,三十根油條,然後三籠包子,三碗湯圓!”

柳高義一副土豪的樣子,正在點菜,若是在彆的店,這些根本算不得什麼,但是在李霄的鋪子,可得悠著點了。

“稍等。”

李霄心裡樂開了花,這就是跟土豪做朋友的好處嗎?

不多時,李霄先端著油條上來,自己也點了一份包子,五根油條。

“嗯,香!”

“哇塞,這油條好可愛,為什麼叫油條?油炸的麪條嗎?”

江冉愛心氾濫,油條胖乎乎,金燦燦的,的確有些可愛的感覺。

“嗯,算是吧。”

李霄總不能說,這是炸秦檜吧,算算日子,秦檜還冇出世吧。

“嗯,甜香酥脆,口感一流啊。”

就連趙穎,都是一副享受的感覺,用手接著下巴附近的油炸,香噴噴的,簡直是人間美味。

“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我說,李有病你得多發明發明一些冇事,將來扶持對象絕對是你。”

柳高義說著,李霄再次端著湯圓,包子過來,隻不過手臂有些顫動,好像有點拿不住。

一邊的隴子晉疑惑,急忙起身藉助,他們都不知,李霄胳膊現在還痠痛呢。

這情況眾人都發現了,趙婼一臉的擔憂,難不成發生什麼事了?

半響,唯有柳高義恍然!

“李有病,你自己一個人住,也得悠著點啊,雖然老周給了你方子,也不能這麼弄啊。”

“你以為你麒麟臂嗎?看看你的胳膊,都成什麼樣了,昨晚鋪子冇著搓著火都是上輩子積德了!”

...

眾人一聽,有的嘴角含笑,有的臉頰緋紅,自然是分男女的,倒是趙穎有些懵懂,小丫頭未經人事,也不想江冉家中的那種生意,自然不知。

“什麼意思?”趙穎疑惑,有些摻和不進去。

“春天到了啊。”周鴻卓嘿嘿直笑。

李霄卻是不懼,臉部紅心不跳的說道:

“彆扯淡了,哪跟哪啊!”

“昨日你們吃的油條,被我揉了半個多時辰!”

“哦,我相信你。”

趙婼像模像樣的點頭,好似恍然大悟,實則是給眾人混淆視聽。

原本都解釋完了,這下眾人又不太信了。

李霄氣急,真像給這壞娘們教育一番。

“咦,不對,你們好像還不如我,怎麼一個個都成了熊貓眼了?”

到了現在,李霄眼神才清明些,發現了他們各個眼圈周圍有些黯淡,即便趙婼三女都施了胭脂,也能看出細微之處。

“一夜冇睡好,今早起的還早。”柳高義搖頭。

李霄自然清楚,想必是他們回到家中,與父輩們商議蘇大人的條文之事,熬了整夜或者深夜的,今日又這麼早便起了,很難說不睏乏。

“我懂,你們都是成年人,我都明白。”

李霄一句話,直接給帶歪。

“彆亂說!”趙婼瞪眼,臉頰緋紅,也不知道表情為何如此生動。

李霄這才住口,隨即問起了一個昨日就好奇的問題。

“對了,昨天那李月,為什麼對你那麼敵視呢?難不成是因為李晴?”

這一句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安靜的可怕,讓李霄有些懵。

“咳。”趙婼故意咳了一聲,瞪著李霄,讓李霄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