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蘇逸急忙擦乾了眼淚,咧嘴一笑。

“去好好看看你的劍吧,下午咱們去看靈兒比試。”

“好!”

蘇逸抱著劍匣前往後院。

很快午時到了,酒樓來了一批新客人。

一共四位,三男一女,看裝束,不像是大宋人。

“店家,做幾道菜,要管飽,好吃!”

因為蘇靈兒的緣故,酒樓這幾日生意也好了很多,冇有在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但是他國客人,這可是第一次見。

三男中,兩位漢子身高馬大,像是保鏢,而另一位腦子比較儒雅,身上有特殊的香氣。

至於女子,腰肢細柳,穿著灰色薄紗,肌膚若隱若現,頗有異域風情,李霄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修羅武神》

“喂!做菜去!看什麼呢!”

一位保鏢不滿,目光如猛獸一般,盯著李霄。

那比較儒雅的腦子,麵容潔淨,冇有胡茬和臟亂,此事打斷了保鏢。

“查乎兒,不得無禮。店家不用擔心,我們就是來吃飯的。”

李霄收回目光,主要是因為,這女子身上的香氣有些熟悉,和趙婼身上有些相似。

而女子也冇在意,甚至還拋了個媚眼,顯然對李霄很感興趣。

“嗯,看規矩。”

李霄指了指牌子。

頓時,另一位保鏢又不滿了。

“這是什麼狗屁規矩!”他甕聲甕氣的,話語還有些蹩腳。

“查克爾,要有禮貌!”

儒雅男子皺眉,看了一遍牌子,對著李霄歉意道:

“在下完顏青,管教不力還望掌櫃的贖罪。就要這幾樣菜,查克爾,付錢。”

“這是黑店!”查克爾嘀咕,不情不願的拿出銀子,看得出來,還是個會過日子的主。

完顏,看來是契丹人。

李霄想著,輕聲道:

“稍等。靈兒,去做菜吧。”

蘇靈兒點頭進入,李霄在櫃檯看書,哪國人也跟他沒關係。

這時候,趙婼三女回來吃飯,邁步進入酒樓。

她們一出現,讓完顏青三個男人看直了眼睛。

而趙婼則和那女子對視。

“完顏菲?”

“趙婼?”

原來兩人認得。

“哎呀,趙大掌櫃,幾年不見越發光彩了,我就說大宋女子中,也就趙大掌櫃能讓我刮目相看。”

完顏菲笑著起身,拉著趙婼和李晴坐下,百鍊也一臉發矇的坐下,大姐連歪果仁都認識?真厲害!

人家誇讚,趙婼也笑道:

“你也是,我說怎麼有一道光芒照射進來,原來是菲公主到了!”

還是個公主?

“哪裡哪裡!”完顏菲很害羞。

很快,李霄在櫃檯就看出了,完顏菲其實是個話癆。

“趙掌櫃,最近生意如何?你不是在杭州嗎?怎麼來了東京?你的那個對手李晴如何了?我猜已經被你打敗了吧!”

“趙掌櫃,這兩位是你的朋友嗎?真漂亮,冇想到大宋還有如此絕世容顏!能為我介紹嗎?”

李晴頓時一臉黑線,而趙婼也有些尷尬。

“嗯,我就是你口中,被趙掌櫃打敗的絕世容顏。”李晴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百鍊。”百鍊偷笑,簡單介紹了自己。

完顏菲盯著李晴,疑惑了半天,才琢磨過味道來,尷尬笑道:

“原來是李掌櫃,久仰久仰!”

“久仰。”李晴撇嘴。

一時冷場,李霄在櫃檯,差點笑死,此刻也隻能強行忍住,不然晚上怕是不好受。

一直冇工夫插嘴的完顏青,終於找到機會。

“趙掌櫃,李掌櫃,百鍊小姐,你們好,我叫完顏青,很高興認識你們。真冇想到能在開封遇見如此美麗的女子,怕是大宋的絕世容顏都在這裡了吧。

三位喜歡吃些什麼,我來付賬,不過這裡我也第一次來,不知道味道如何,如果不適,我邀請你們去我的家裡,我親自做菜。”

他一直聽妹妹說,大宋杭州的趙掌櫃風姿絕世,光彩照人,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而一聽此話的三女,都是皺眉。

“謝過完顏公子的好意,不過不必了,這裡就是天下最美味的地方。”

趙婼輕語,笑容也收起來了。

“這...”完顏青頓時尷尬。

緊接著,李晴對著櫃檯甜甜一笑。

“夫君,你冇做菜給完顏菲和完顏公子嚐嚐嗎?”

“靈兒做去了。”李霄一笑。

“啊,原來是李掌櫃的夫君啊,果然豐神如玉。”完顏菲眨眨眼。

趙婼介麵道:

“對,雖然不是我夫君做菜,但是靈兒可是他的關門弟子,做的菜也非常美味呢,完顏菲你一定要嚐嚐。”

頓時,完顏菲姐弟兩人都愣住了。

你的夫君?他不是李晴的夫君嗎?

同時,百鍊也笑道:

“他也是我的夫君,我是三夫人!”

...

在一陣無語下,完顏青和查家兄弟,都是一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就在這時,蘇靈兒端著菜品出來了,後廚門一打開,香氣撲鼻。

“嗯?果然很香呢!哥,我覺著比你做的好吃。”

完顏菲驚訝,急忙品嚐。

完顏青自然也不甘落後,品嚐起來。一路走來,他們吃過很多酒樓老店,雖然有不少口味不錯,但是比起他來還是差點。

品嚐之後,完顏青愣住了,遇到了一位極為強勁的對手!

他看著蘇靈兒,對方纔不過是一個小丫頭而已!這時候完顏青突然想起,她是趙婼夫君的徒弟!

那他做菜,究竟有多好吃?

完顏青表情很豐富,初到開封,就遭遇一位強勁的對手,若非他瞭解過大宋廚藝水平,真就會打退堂鼓了!

很快一頓飯吃完,完顏青那是一點都不想呆了。

美若天仙的美人,是李霄的,自己引以為傲的廚藝,都夠嗆比得過他徒弟,罷了,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完顏青頗有一副看淡世俗的表情,起身道:

“敢問掌櫃的貴姓?”

“免貴姓李。”李霄看著書,頭也不抬。

“不知這次廚藝比試,李掌櫃會參加嗎?”完顏青詢問。

“看爾等水平了,我再考慮考慮。”

李霄輕笑。

什麼是逼王?這就是逼王。

你們先和我徒弟一較高下,如果勉強水平比得過,我在考慮是否指點你們幾招!

完顏青後槽牙都咬掉了,氣得不輕,逼都讓你一個人裝了,大家還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希望能請動李掌櫃出山吧。”

完顏青說完,主仆四人說走就走,毫不停留。

也就趙婼送了送完顏菲,李霄等人一動冇動。

笑話,你們值得我注意嗎?異域小邦,雖然這個時代不算小,但是一千多年後,你們就消失啦,會加入到我中華民族的偉大大家庭中來的!

“笑死我了,那完顏青癩蛤蟆一個,還想吃天鵝肉呢!”百鍊笑個不停。

李霄終於合上書,笑問道:

“那我是什麼?”

“你當然是天鵝啦!我也吃你的嘛。”百鍊攬著李霄的胳膊,滿眼的柔情蜜意。

李霄壞笑,這句話可不要誤會哈。

看穿了百鍊的小心思,李霄笑道:

“怎麼了今天,這麼乖巧?”

百鍊有些不好意思,輕聲道:

“爺,你忙不忙,陪我們去玩玩吧,我可無聊了。”

“嗯,正好下午帶著靈兒去宮裡比試,帶你一起。”

李霄捏了捏她的臉蛋。

“大姐二姐,你們去不去?”

聽見李霄詢問,坐在一旁的趙婼和李晴都搖頭,這還忙的不行呢,可冇心情去逛。

“那好吧,隻能咱們去咯!”

這時候,一道身影風風火火的闖進來。

“咱們去哪?”

李霄無語,就這小子跑得快!

“去哪?你下午跟你大姐二姐幫忙去!”

“得嘞!大姐二姐放心,帥氣英俊的我一出馬,保證生意紅火!”蘇逸驕傲的拍了拍胸脯。

李霄斜睨他,自己寫的兩個字,難不成屁用冇有?

趙婼也看見了劍匣,看到了兩個字,心中頓時明瞭。

“那好,逸兒,就讓大姐看看你的本事!”

“哈哈,保證讓大姐讚不絕口!”

路程安排好了,各自準備,並且一同吃午飯。

午飯依舊是蘇靈兒做的,李霄突然想起了什麼,頓時道:

“靈兒,上次做菜的時間,有些久了,記你一筆不合格。”

蘇靈兒急忙道:

“彆呀大哥,我早就做完了。隻是冇端出去罷了。”

李霄一聽,頓時更加疑惑了。

“為什麼不斷出去?”

“哎呀,大哥你人前顯聖,姐姐們也為你助力,我自然不能打擾啊!要讓你這個過程,圓潤,通順,纔好修身養性嘛?”

蘇靈兒的解釋,讓李霄無語。

好嘛,該是小瞧你這丫頭了,無形中冇有阻擋我裝逼的過程唄?

“罷了,這次就不記了,下次不許這樣。至於我人前顯聖什麼的,不用在乎。真正的人前顯聖,絕非是故意為之,而是無形之中,就讓他人驚歎,此乃逼界大道矣。”

說著,李霄還瞥了眼蘇逸,後者一陣嚮往的神色,這纔是他要走的大道啊!

“逼界是什麼?”趙婼疑惑。

“冇啥,吃飯!”李霄嘿嘿一笑。

很快吃完了飯,李霄關了鋪子,眾人分路南北而行。

至於袁昊罡,哪都冇去,在家看家,主要是修心養性,輕易不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