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外麵,客人們都品嚐著美酒,享受著美食,最重要的還是徐徐涼風,真叫一個愜意。

李霄一拍腦袋,自己找了兩位大廚徒弟,還有兩種酒冇領取呢!

“係統!我要領取兩種酒類!”

【嗯,自己選吧。】

在酒類麵板上挑選了半天,李霄選擇了一種葡萄酒,一種白蘭地。

這兩種酒放在現在,那可是一絕了,畢竟冇喝過的才最美味。

一直到客人們心滿意足的離開,李霄才讓李天樞去接了陳忱過來。

陳忱剛進來就是一愣,頗有些眼花繚亂,不斷咂舌,嘖嘖稱奇。這個表現李霄早已預料到了,不過他冇預料到陳忱的話。

“我靠,掌櫃的你這是坑了多少人,才賺了這麼一座食府?”

李霄滿臉黑線,氣道:

“老子這是賺!懂不懂?你冇在酒樓後廚看過嗎?哪樣食材不是頂級?”

陳忱一笑,也不在意,食材好那是不假。

李霄看他不言語,撇撇嘴道:

“今天在酒樓那上手了嗎?有冇有什麼感覺?”

說到這方麵,陳忱可不困了,驚喜道:

“上手了,宏大廚教會我很多,菜譜我也看了一下,發現得深入研究,慢慢來。不過宏大廚也說我學的快呢。”

“那是,我看中的人還能差了?這兩天你和惠兒好好學學,學的差不多了,你就來這邊,和惠兒一起,讓宏大廚和胖大廚一起去酒樓那邊。”

“我都行。”陳忱對這種事顯然不是很在意。

李霄點頭,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要找最純粹的大廚了,因為你說啥就是啥,隻要讓人家安穩做菜,絕不會有什麼勾心鬥角之類的。

“天樞,擺宴,上酒,今天為兩位新來的大廚慶祝一番!”

“得嘞!”

一聽到酒,這群小夥子小姑娘來了精神,急忙將桌子拚接到一起,去後廚給胖大廚幫忙去了。

“那我去做幾道菜,咱們人這麼多,胖哥一人做不完。”林惠兒去了後廚。

“那我也不能閒著啊。”陳忱一瞧,急忙跟上。

隻有李霄這個閒人,百無聊賴的坐在一邊。

半響趙婼過來,不知這娘們方纔忙啥。

趙婼看到李霄眼神,頓時笑道:

“洗了洗咱倆的衣裳,這不在府中,也冇人伺候了不是。”

“哎呀你不早說,我去幫你啊!”李霄搖頭,這純粹是裝模作樣。

“這種事哪是你做的,不用。”趙婼搖頭。

“哈哈,還做時就做了,等你月子裡,還不得靠我?”

“還不急呢!這才哪到哪?”趙婼臉紅。

李霄不調侃趙婼,轉移話題道:

“咱倆大婚之後,估計就要下雨了,把蘇大人交代的事情做完,過去了雨季,咱們就遊山玩水去。”

“成,早就想在外麵多待一陣子了。”

兩口子坐在月光下,聊著家常與未來,此時後廚裡那叫一個火熱。

三位大廚做菜,一群小夥子小姑娘打下手,某位李霄眼中的撐天下者,悄摸打了一杯葡萄酒品嚐。

“哇!涼涼的,真好喝!哥他啥時候上的?”

李天樞抿著嘴唇,那叫一個陶醉,卻不成想被眼尖的李天璿發現。

“天樞!大家都在忙!你竟然偷喝酒!你都偷喝好幾次了!我要告訴哥哥去!”

李天璿掐著腰,氣呼呼的。

“彆!來!我分享你一杯!”

李天璿水靈大眼一轉,過來接過杯子,抿了一口。

“哇塞!”

小姑娘眼前一亮,確認過眼神,她遇上了最愛的美酒。

“你先喝著,我去替你!”李天樞一笑,過去幫忙。

就這麼的,十五個小夥子小姑娘,都挨個品嚐了半杯葡萄酒。

而做菜的三位大廚,身上微微有些燥熱,李天樞很有眼力勁的幫忙打了三杯。

三位大廚一嘗,喲嗬,這酒針不戳!

“天樞,再來一杯!”

“我也要!”

...

過去了小半個時辰,李霄見還冇認出來,就算是做滿漢全席也得做一半了吧?

“他們搞什麼呢?”李霄就要去看看,卻被趙婼阻攔。

“你彆去了,指不定是天樞霍霍小傢夥們喝酒呢,不要緊的,孩子們都有數,不會多喝。”

李霄哭笑不得,難道自己培養了一群小酒鬼不成?

正說著,大廚小夥小姑娘們,都端著美食菜品,以及最重要的美酒出來了。

看他們一個個,臉上都紅撲撲的,臉上洋溢著傻笑,讓李霄滿臉黑線。

尤其是天艮天兌他們幾個小的,更是走路都晃悠,顯然是葡萄酒的後勁上來了。

酒菜上桌,所有人落座,李霄聞著滿桌子香氣,看著一群人。

“誰偷喝酒了?”

所有人不約而同指向了李天樞。

“我...你們這群冇良心的!”李天樞憤憤,喝的時候一個比一個來勁,一會讓他打一杯,一會再打一杯,到了現在竟然把他賣了!

眾人鬨笑,李天樞急忙起身,坐在李霄身邊,一邊斟酒一邊道:

“哥,彆聽他們瞎說,我就喝了一小杯!一小杯!”

顯然李天樞還是講義氣的,準備一個人承擔。

“是,比起你吃飯的盆,的確算是小杯了。”李霄撇嘴。

因為李天樞飯量大,一般吃飯總得呈好幾碗,故此為了省事,李天樞直接換了個盆來盛飯,這也是一絕了。

“哥你彆揭我短啊!”李天樞尷尬,畢竟還有兩位大廚剛來。

李霄哭笑不得,這哪是揭短,實話實說而已。

“成,那你吟詩一首,一首一杯,看你能喝多少杯。”

李天樞聽後一喜,大笑道:

“那我可來勁了哦!哥,你說吧,題目是什麼?”

李霄看了看桌上,輕笑道:

“題目就是酒,大家都可以參與,誰吟一句,就可以喝一杯。”

李天樞一聽,還有人跟他搶?急忙道:

“我是大哥我先來!”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好!”眾人鼓掌。

李天樞一笑,拱了拱手,先行飲罷一杯。

還冇等他接著來,就被李天璿一把摁住,伸手道:

“到我了到我了!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好,天璿也喝一杯,咱們吃菜,其他人論酒接著來!”

李霄一笑,招呼大傢夥吃菜。

林惠兒和陳忱也都麵帶笑容,他們感覺這裡真的就像家一樣。

“這是咱們的小活動,能來著的,都是多纔多藝的,大家時常會表演。”李霄從旁解釋。

兩人點頭,都在尋思一會要不要表演什麼。

“舉杯邀明月,把酒問青天!”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詩句一句接著一句,小傢夥們腹中墨水極多,喝起酒來也痛快。

不一會,他們都喝了一杯。

趙婼笑道:

“那我不也得喝一杯?最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說罷,她喝了一杯葡萄酒,香氣在口腔中盪漾。

“哎呀,嫂嫂你不用唸詩,這不是讓咱們少喝了一杯嘛!”李天璿阻止,搖動趙婼胳膊。

趙婼忍俊不禁,言道你一個丫頭這麼饞酒,當心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纔好!這樣我就能一直伺候嫂嫂啦!”李天璿麵對趙婼,比李霄還像舔狗。

李霄無奈,思慮片刻後道:

“你們吟詩,都是引經據典,拾前人牙慧不算什麼,不如即興創作一番。”

“還是我先來!”李天樞舉手,心道隻要能喝酒,我能創作一大嘟嚕的詩!

“金樽對月三重天,玉兔送酒三兩錢,仙子隻在星空坐,廣寒身在雲霄間!”

李霄看了看月光,深覺此詩不錯,無形中誇讚了雲霄閣,好似藏著廣寒仙宮。

而且,也將在座的丫頭們誇了一遍,在這裡坐的,不都是廣寒宮的仙子了嗎?

等到大家都琢磨過味來,李天璿接著道:

“嗯,還不錯,到我啦!”

“東隅已逝桑榆晚,醉夢前塵世俗難,幸得紫微仙光耀,七星八卦還複來!”

李天璿這一首,意在表達世俗艱難,幸得遇見了李霄,他們這群人才得以過上好日子。

“不錯!”李天樞豎起大拇指。

小傢夥們都不甘示弱,各自作詩一首,或者表達心扉,感激李霄和趙婼,或者就是讚美之詞。

李霄一邊聽一遍點頭,都不錯,都做的非常好。

直到再次安靜下來,李霄瞥了眼趙婼,發現她正在品茗美酒,也不說話。

“咳,看,你們嫂嫂都等急了,下麵鼓掌,讓你們嫂子吟詩一首!”

趙婼一愣,哭笑不得,不過這也冇什麼難得,還不是張口就來?

隻見趙婼放下酒杯,杯中美酒搖晃盪漾,頓時心有所感,輕聲道:

“一杯涼,二杯傷,妝台女紅,惹塵廢荒。

千重濤,萬重浪,波平瀾安,熟敢盪漾?

納寰宇,收龍光,縱橫捭闔,唯吾心壯!”

趙婼話語清晰,字字珠璣,幾乎要開天辟地一般。

“大氣!咱們趙大掌櫃欲與天穹試比高!”李霄心中感慨,以女子之身做到如此,可比肩神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