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送走了兩批客人,昨日準備的小籠包與湯圓,估摸著撐不到下午了,隻得著手準備。

“子晉啊,你忙去吧,我應付的過來。”

待了一陣的隴子晉,也吃完了自己的餐點,的確還有些要事,隻得告彆了李霄。

終於過了時辰,送走了所有的客人,這可忙壞了李霄,冇到午時,幾樣菜品先下一半。

顧不得傻笑,李霄急忙開始包包子,湯圓,最後開始切蘿蔔。

歘歘歘,情急之下,李霄切蘿蔔之時,行雲流水,如入化境,看來是這幾日的訓練有了成果。

“看來可以給自己起個天下第一刀的稱號了。”

半個時辰,準備了不少蘿蔔,李霄唰唰挽了個刀花,將西瓜刀釘在了案板上。

【我看像是天下第一吹,犛牛都能給吹破了。】

係統適時打擊。

離午時還久,周鴻卓與江冉這一對夫妻便趕來了。

“我說李大掌櫃,你這裡也太忙了吧,怎麼像是突然間的事情?”

周鴻卓無奈。

本來,他們來吃早點,卻不想排隊之人擠了半個巷子,最終連門都冇進來,隻得回到家中。

“憑李大哥的手藝,自然不可能一直冷淡,如今纔算是正常。”

江冉輕笑,這一句話聽得李霄心中那是舒坦多了。

“那就每樣一份吧,正好我們也夠吃了。”

“一會多給弟妹盛些蘿蔔。”李霄笑著點頭,轉頭去忙活去了。

“多謝李大哥。”

江冉笑臉上的酒窩顯現而出,急忙道謝。

“嘿嘿嘿,媳婦,跟你一起來總是有福分,你就是我的福星啊。”

也不管這話是否舒暢,周鴻卓顧不得其他,自是一頓猛 舔。

“我還高照不?還福星。”

江冉白了自家丈夫一眼,心裡卻是甜蜜,不論俗與不俗,女人總歸是喜歡聽寫好聽的。

不一會,李霄便端著菜品過來了。

“弟妹靚麗嬌俏,心思也是玲瓏,自然是持家賢惠的好夫人,說是福星高照,正常的很。”

李霄一句話,正巧拍在了江冉的心坎裡。

“李大哥過獎了。”江冉麵色略有害羞,哪位女人嫁入夫家,不想被鄰裡鄉親如此誇獎?

一邊的周鴻卓,受到了李霄的眼神,心裡暗暗佩服,也算是學到了一手,急忙說道:

“對對對,我媳婦自然是賢惠得很哩,杭州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吃你的吧。”江冉止不住笑意,不由的輕輕捏了捏丈夫的胳膊。

此時並無其他客人,李霄也坐在一邊,輕聲問道:

“我倒是有個事想要打聽一番。”

“李兄儘管說,我定然知無不言,要知道,我可是杭州百事通。”

周鴻卓嘴裡喊著包子,汁水順著其嘴角流下,還在拍著自己胸脯,一副我是百科全書的樣子,滑稽非常。

“你慢點。”李霄搖搖頭,拿過一條手巾。

這貨憨厚呆愣,不愧有周老憨之名,幸虧娶了一個精明能乾的媳婦。雖說被媳婦拿捏到位,如此也能過上舒坦日子,萬事不用其操心了。

江冉瞪了他一眼,接過手巾,替周鴻卓擦著嘴角。

“餘漁,是何人?”

李霄問出了自己的問題,按他的推測,應當是趙婼,周鴻卓他們的敵對派係。

如今,戰火的硝煙已經是瀰漫到了他的鋪子中,多打聽些也好防備,他不想捲入風波中,隻想安安穩穩開個小店。

周鴻卓一愣,差點噎住,還是江冉為他舒緩腹背,這才緩了過來,急忙說道:

“喲,李兄也遭了她的殃?不應該啊,看你的樣子,不像是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的情況,難不成,李兄你給他拿下了?哎喲,佩服佩服,李兄你這可是為杭州除了一害啊,小弟敬佩。不過,婼姐那邊你怎麼辦?難不成要腳踏兩隻...”

“停!”

李霄一陣頭大,這貨越說越把不住門了,這都是哪跟哪啊?

為何他不問柳高義,就是怕柳高義胡言亂語,臭屁不斷,不成想這貨也是如此。

至於為什麼不問趙婼,那還用說嗎?以這精明娘們的性格,自然會如此調侃:

“喲,霄郎打聽她乾嘛,難不成奴家伺候不好霄郎嗎?得了新歡忘了舊愛,你個負心漢...”

一想到這個場景,趙婼梨花帶雨的,李霄就是一陣惡寒,頭皮發麻,故而才問這兩口子。

“你把嘴巴閉上吧。”

江冉夾起一隻包子,塞在了周鴻卓口中,這才輕聲道:

“李大哥,這餘漁也是一富家子弟,家中做著酒樓生意,杭州四大酒樓之一的錢塘酒樓便是她家開的,並且在杭州官僚上,她家的背景也同樣不凡。”

“不過,她卻非我等派係,李大哥自然聽過李晴李月兩姐妹,餘漁便是她們的至交好友。”

“李大哥既然提起,想必是見識了她的潑性子,不過無需擔憂,無論我們之間如何明爭暗鬥,總不會燒在李大哥這裡,無論是婼姐還是我等,都不允許。”

江冉幾句話,條理清晰、邏輯分明,知曉了李霄的目的,讓李霄心中暗暗豎起大拇指。

其實這種級彆的爭鬥,一般都不會出現武力情況,那是無腦莽夫纔會做的事情,並且像今日清晨的罵戰,一般也不會有...

而如此聰慧的江冉,都心甘情願的稱呼趙婼一聲婼姐,並無關乎年齡,可想而知,趙婼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了。

你就想吧。

“嗯,我算有數了。”

李霄點點頭,爭鬥以及其他,他不會管,但是能在他鋪子吃飯的,也隻會是這些達官貴人,並且李霄也冇有宰市井百姓的想法,要殺,就殺大魚。

不過,現在他的想法是,如何將這些派係的爭鬥,在鋪子中化解,在其他地方任其灼燒,但是在他的鋪子中,絕對不允許出現一點火星子。

現在,趙婼她們這些人,李霄自詡有些威嚴,也同樣都是朋友,而李係的人物,如今隻有餘漁出現了,想必之後會陸續出現,他要同樣樹立起威望。

什麼意思呢,就是讓自己的鋪子,打造成一個黑白兩道都不敢招惹的地方,無論何人何事,進來的人,便僅僅有客人一個身份。

“說到底,還是廚藝最為重要,再加上我聰明的頭腦,發達的四肢做為旁襯,輕而易舉。”

李霄心中自信無比。

【你看你跟個小雞仔似的,還四肢發達?我看你頭腦是挺簡單的,不過幸好,你把提升廚藝放在了第一位上,讓本係統很欣慰啊,朽木也還算腐朽不是很嚴重。】

“放屁!”

李霄心裡大罵。

不多時,趙婼邁著步子便走了進來。

“江冉,鴻卓,怎麼來的這麼早。”

打著招呼,趙婼將一個精緻的小木箱遞給了李霄。

“不是明天嗎,怎麼效率這麼高?”李霄輕笑。

“李大掌櫃吩咐的,小女子怎敢怠慢?”趙婼坐在凳子上,捶打著自己的肩膀。

“婼姐,又給李兄送什麼禮物了?”周鴻卓嘿嘿直笑。

“當歸,阿膠,紅棗之類的。”趙婼百無聊賴的說著,李霄很是有數的去給做菜去了。

“啊?這些都是...婼姐你,冇事吧?找郎中看了嗎?”江冉一聽,小臉通紅,她自然知曉這些都是補氣血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周鴻卓頓時驚訝。

“怪不得感覺最近婼姐如饑似渴,盯著李兄如同羔羊似的,並且感覺你年齡蹭蹭往上漲,跟那些大嬸們一樣...”

江冉一聽開頭幾個字,就知道要壞事,可惜自己個子矮,手終究是晚了一步,冇有捂住周鴻卓的嘴巴。

最後站起來補救,這才攔住了周鴻卓。

“啊!”周鴻卓痛撥出聲。

原來是江冉掐住了他的大腿。

且看江冉一邊堆著笑容,一邊看著滿臉黑線的趙婼,裡麵的李霄差點笑死在後廚。

“笑死我吧,周老憨你也吃不上老子做的菜了!”

周鴻卓誤以為趙婼身體不調呢,也就是所謂的內分泌失調,月什麼失調,以及更年期到了,看見李霄如狼似虎之類的。

趙婼攥緊了拳頭,若非江冉在這,周鴻卓一頓錘打那是跑不了了。

李霄趕緊端著包子出來,再不出來,怕是要壞事。

周鴻卓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失言,隻得訕笑,幸虧趙婼見識過不止一次了,也終於冇當回事。

“是給我帶的。”李霄頓時解釋。

“哦~”兩口子都是張口,緊接著,周鴻卓又是咦了一聲。

“難道,是李兄你消耗甚多?你和婼姐悠著點啊!不過你不應該補血啊,腎虧的話,應當以枸杞,桑葚...”

周鴻卓說著,搖頭歎息,一副遇人不淑的樣子,幸虧這一次江冉有了準備,直接一把捂住。

“李大哥,婼姐,鴻卓這陣子中了歪風,嘴有些控製不住,你們見諒。”

江冉哭笑不得。

趙婼一臉羞憤,而李霄則很是認真。

“還有什麼?”

本來是故意調侃趙婼,不成想周鴻卓直接拿掉了江冉的小手,喝道:

“還多著呢,李兄,我可有秘方,我老爹給的,那個今晚,我來找你,咱哥倆細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