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撥弄心絃,響徹在山間綠林,趙婼優美的歌喉如鸞鳥騰躍,鳳凰起舞。

不僅吸引到小豬過來,遍山的鳥兒便齊齊飛來,坐落在樹枝上,恍如百鳥朝鳳!

一曲罷,鳥兒又各自忙碌去了,小豬們排成一隊,老實乖巧的很。

“嗓門真大!”李霄嘿嘿一笑。

“什麼話!這是調子高亢!學到了冇。”趙婼揚起下巴,彷彿對方纔的場麵很滿意。

“學了個透徹!”

李霄大咧咧走上前去,昂首挺胸!

“咳咳!”

輕咳了兩聲,李霄張口就來。

一瞬間,附近陰風陣陣,仿若鬼哭狼嚎,聽的趙婼皺著眉頭。

不一會,李霄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嘔~”

一道嘔吐聲打斷了李霄,低頭一看,有一隻小豬已經被嗆到,此刻嘔吐不停...

“大哥,危力這麼大嗎?”

李霄急眼了,這尼瑪能給豬唱吐了?

...

“好啦好啦,冇事,咱們再接再厲。”

“再來,我怕小豬們都上西天啦!”

茅草屋裡,某人正趴在趙婼懷裡,委屈的不行,也幸得柔軟舒適,才心裡稍安。

方纔一通操作下來,親和度不增反減了幾點,氣的李霄差點撂挑子。

“我去找一張琴去!”

李霄不能自暴自棄,唱歌不行,彈琴用成了吧?

下了山,去最近的趙氏商號找了一張古琴,一張古箏。

等到李霄回來,趙婼正在喂小豬吃果子。

“婼兒,你教教我怎麼彈得。”

“好呀!”

兩人各持一張,就在茅草屋前端坐。

趙婼講解,李霄學的很快,某些方麵先天條件不行,但是不影響學習天分。

足足半個時辰,李霄才深度瞭解了一番。

“來,試試?”

趙婼詢問。

“嗯,試試!”

手撫琴絃,李霄隨著趙婼撥弄起來。

動人的音律再次想起,李霄已經記下了琵琶行的譜子,此時正往我彈奏。

青山綠水倒懸弦,一曲環繞儘山巔。

很快,小豬們都再次湊了過來,李霄冇有看見。

趙婼一瞧,停了下來,任由李霄一人彈奏。

不光小豬,小羊,雞鴨,鴿子,就連水裡的的魚兒都冒出了水麵。

半響,李霄彈奏完畢,終於停下,看了眼四周,頓時大喜。

急忙打開養殖麵板一看,所有的動物都增加了10點親和度!

“牛逼!再來一次!”

李霄緊接著再來,趙婼在一旁欣賞著。

這一次,全部又增加了5點!直到第三次再無增加,李霄才停了下來。

看了眼天色,西邊已是黃昏。

“唔,這麼久了,走吧,咱們吃飯去。”

雲霆大人還等著看趙穎的,不能耽擱了。

“成。”

趙婼也起身。

兩人稍微收拾了一番,這才下了山,駕車而回。

半個時辰後,山海酒樓。

最奢華的包間裡,李霄和趙婼正在雲霆下首位置,三人相談甚歡。至於雲霆為什麼選這,是因為錢塘酒樓和李霄關係緊密。

至於趙穎和雲抒,視察工作已經結束,正在趕來的路上。

雲霆也頗多詢問趙婼,想要從她身上瞭解瞭解趙穎這丫頭。

一個是小姑,一個是侄女,差彆總歸是不大的。

但是討論著,雲霆就替自己大侄子捏了把汗,好嘛要是娶了一個這麼精明的媳婦,以後日子可不好過啊!處處受到管製掣肘。

雲霆知道,自己那大侄子向來是逆來順受,少有頂撞,讓他頗為無奈。幾可謂是少了些男兒血性。

他這表情,李霄看在眼中,確實不在乎。

雲抒,就是個受虐狂,趙穎越是說他罵他,雲抒就越興奮,這種事情完全不用擔心好吧?

一道茶品完,門外傳來敲門聲。

“大伯,抒兒來啦!”

雲霆一聽,頓時收起笑容,輕聲道:

“進來。”

所謂嚴父慈母,平日裡雲霆可謂煞費苦心,整日嚴肅,他常年身居高位,這方麵倒也不難,難得是雲抒委屈了,自己說不得罵不得,也心疼得很,安慰時卻是成了一大難點。

這輩子,也就自己這個侄兒能看出他柔軟的一麵了。

門被打開,雲抒護著趙穎進來,可以看見趙穎是精緻打扮了一番,讓人覺著嬌柔卻不顯得做作,美麗卻無一絲媚態。

不過,這一幕讓李霄嘴角扯了扯。

畢竟是見長輩,這丫頭還不讓讓雲抒先進?

趙穎看了眼桌前三人,頓時施了一禮。

“見過雲大人,見過小姑父,小姑。”

...

一看這情況,雲霆急忙起身,李霄和趙婼也不能坐著了,跟著起身。

“喲,丫頭,來啦,這裡可冇什麼大人,隨著抒兒叫大伯就成,這個,嗯,快坐快坐!”

雲霆相讓,即便是官場上身經百戰,此刻也有些拘謹,生怕給趙穎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論是誰,第一次見兒媳總是得緊張一番。

“謝大伯。”

趙穎再次低腰,來到前麵,把雲霆右手副座的凳子取出。

趙婼大驚,李霄也是佩服這丫頭的勇氣,那個位置是你能坐的嗎?

“雲哥,快上座。”

聞聽此言,雲霆嘴角翹起,心裡樂開了花,心道這丫頭真懂禮數,雲抒方纔護著她進來,也極為客氣,兩人今後定然是相敬如賓,和和睦睦。

雲抒點頭,也相讓了雲霆和李霄,等到他們坐後,自己才大大方方坐下,而趙穎則是坐在了雲抒下首。

剛一坐下,趙穎就給李霄和趙婼眼神示意了一番,那意思是說,小瞧誰呢?這點禮數我還能不懂?

趙穎少經酒場,這一幕自然被雲霆收入眼底,好嘛還是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李霄,你看我這侄兒如何?這幾日冇給你添麻煩吧?”

雲霆笑眯眯的,越看趙穎心裡越是滿意。

“雲抒他天資聰慧,世間罕有,是五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而且能將他調教如此,可見雲大人更是了得。”

李霄一陣馬屁就是拍了過去,聽的雲霆笑出聲來。

“咳,行了,你小子就彆拍馬屁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也彆說客套話了。”藉著李霄的馬屁,雲霆把一桌人的關係拉近,隨即從懷中掏出一本鎏金紅折,遞給雲抒。

“大伯托大,就喊你這丫頭一聲穎兒。穎兒,這裡是大伯給你的見麵禮,不成禮數,你切莫收下,咱們都是一家人了,千萬不要客氣。”

雲抒轉手遞給趙穎,這丫頭也深諳此道,看也不看,將摺子放在自己麵前,起身道:

“大伯,這太貴重了,穎兒無功受祿啊。”

放在自己麵前,就代表自己接受了,話頭隻不過得客氣一番而已。

果然,雲霆一看,更是欣喜。

“哎,咱們都是一家人,我給自己晚輩一些小禮物,算得了什麼?穎兒你代我指點雲抒,就已經是莫大的功勞了,讓你身心疲累,大伯也過意不去的。”

一聽此話,趙穎心裡在呐喊,您說的忒對了!真的累好吧?

“那,那穎兒就收下了。說起來,雲哥倒是幫我頗多,哪有我指點他的份。”

趙穎一句話,又誇了雲抒,把自己和雲抒的地位擺明,自己在下,雲抒在上。

雲霆當然不信,但是在外麵,趙穎能這麼給雲抒麵子,自己就算燒了高香了!

“哈哈,是嗎?不過這小子確實能乾的很,你儘管使喚,若他不聽,你告訴大伯,大伯幫你好好教訓他!”

雲霆大笑,一旁雲抒心裡委屈巴巴,卻不能表現出來。

“謝謝大伯,那穎兒可就有靠山啦!”趙穎甜甜一笑。

雲霆笑的更歡,不論如何,這丫頭還是聰明的,總歸是大家小姐,是個才女,對兩人的家庭和產業大有幫助,不是那種隻會爭風吃醋,擺弄風姿的花瓶。

“這是自然,大伯就是你的靠山!對了,說了這麼久餓了吧?來人上菜!”

外麵早就準備好了,此刻全部上來。

不多,六菜一湯,都是家常菜。

雲霆心裡清楚的很,對於這種大家小姐,自己越是鋪張浪費,越顯得自己不行,人家也是見過世麵的,冇有虛榮心,根本無需那樣去做。

越是平常,越能讓人家感受到,自己這邊家庭的溫暖。

幾人邊吃邊聊,都是雲霆和趙穎互相吹捧拍馬屁,其餘人都插不上話。

“哈哈哈,穎兒,先不說了,咱爺倆聊得來,回頭繼續聊,先吃飯,彆涼了!”

“大伯也吃!”

一頓飯終於算是正經開吃,趙穎不客氣,開始大吃特吃起來。

動作優雅,卻不耽誤吃的多。

雲霆一直留意著,那是更加滿意了。

這丫頭不做作,而且吃飯多,身子還這麼苗條,嗯,是個旺夫相!

一頓飯吃完,又是閒聊了幾句。

李霄看了眼雲霆,兩個人表情淡然的對視一眼,都知道了對方心思。

這兩人的套路,可比趙穎的強多了。

“穎兒,天色不早了,咱們先回家吧?”

趙穎一聽,也隻得點了點頭。

終於,李霄和兩女起身,向雲霆告彆。

“雲叔,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不再聊會了?那也行,都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雲霆也起身,一直送到門口。

雲抒剛要屁顛顛跟上,卻被雲霆一把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