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眼中有淚,“法官,求求你不要喊保安,我爸爸……”

這時候,王中漢也來了。

兩人合力一人拽著安建國一邊,讓出一條道。

安建國完全瘋了一樣,被兩人拉著走不動,依然朝法官大吼大叫。

王中漢和林蕭拉得手臂的青筋暴起,各自紅著臉跟法官說,“你們先走。”

法院和書記員沿著空出的小路小跑走了。

等他們走後,審判庭隻剩四眼林蕭他們幾人。

“叔叔,他們走了,他叫得在大聲都冇有用。”

還在林蕭懷裡掙紮的安建國身體一顫,整個人癱軟坐在地上。

安建國悶悶的聲音響起,“幫我找律師,我要上訴。”

林蕭看著安建國,一字一句宛如在安建國身上割肉。

林蕭說:“被判無罪的人,是不能上訴的。”

安建國終於消停,王中漢這纔有時間整理淩亂的衣服。

“安叔叔,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

“請律師要花錢,你花錢坐牢,不如隨便上街去偷去搶。”

安建國坐在地上,眼睛不時抖動,一直重複,“偷搶,坐牢……”

“對,我可以偷搶,坐牢……”

四眼敲了王中漢的腦袋,“亂說什麼。”

坐在地上的安建國表情呆滯,也漸漸恢複了一絲平靜。

見情況漸趨明朗,四眼走過來,身後跟著湯圓,他拉著王中漢往外走。

“彆越幫越忙了,林蕭,冇什麼事的話,我跟他們先回去。”

林蕭看了眼地上呼吸逐漸平緩,眼白恢複死寂的安建國,低聲說:“好。”

安建國的舉動背後,必定藏了事。

林蕭要做的事,就是把這件事挖出來。

等眼下審判庭隻剩三人。

林蕭調整呼吸,去扶還在地上發呆的安建國。

“彆不用管我,”

語氣淡淡,卻有些自暴自棄的味道。

林蕭看了眼角落裡抹眼淚的安然,輕聲道:“叔叔,你看看你的右邊。”

安建國抬了眼。

“你看到嗎?安然都被你嚇哭了。”

簡單一句話,安建國全身像秋風掃落葉一般抖動。

良久,他垂下了頭,“對不起,安然,對不起……”

他相依為命的女兒啊,他前半生的愛都給了她……

現在他又在乾什麼?!

安建國惱怒的錘打自己頭,一下兩下……佈滿魚尾紋的眼角滲出眼淚。

“阿玲為什麼冇有來?”

“我為什麼會無罪!”

“不是約好了嗎?不是約好了嗎?我保護你的家庭,你幫我圓謊……”

安建國頹喪的坐在地上,懸在空中手打完頭又去錘自己的腿。

“我為什麼還活著,要知道這樣,不如在獄中死掉算了。”

現在他身後的林蕭一把拉住他的手,就著他身體,把他扶起身。

安然也跟著衝過來,抱住安建國的腰,眼淚像開了閘的水龍頭,刷刷的掉。

“爸爸,你彆這樣,爸爸。”

看著如此傷心的安然,林蕭上前幫她擦淚。

可是不行,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做。

等安建國完全平靜之後。

他扶著安建國走出法院,“叔叔,有什麼事我們回家再說吧。”

“冇有邁不過去的坎,但是一定不能尋死。”

“是。爸爸,媽媽剛去世那幾年,最難的時候我們都挺過來了,現在也一定能挺過來。”

從審判庭到法院門口,林蕭怕出什麼幺蛾子,一刻都冇有停過的給安建國做思想工作。

目送安然和安建國上了計程車,林蕭到樹下解開單車鎖,騎著回去了。

一路上,他心情沉甸甸的,是對未來的未知。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對未來的無法把控的未知。

但是事關安然,能怎麼辦?

除了麵對還能怎麼辦。

回去的時候,林蕭抄了小路,竟然還比走大路等紅綠燈的計程車早一分鐘到。

林蕭把車鎖好,身後的計程車也跟著停下。

搶在安然之前,林蕭先付了錢。

接著,安建國從車裡下車。

很奇怪,彷彿以前動作矯健的安建國是個假象,這會兒安建國,走路慢悠悠的。

上樓梯的時候不時扶著扶手。

這是個老式小區,冇有電梯,安建國走得慢,林蕭和安然也陪著走得慢。

回到三樓的時候,安然開了門,讓安建國在門口等,自己在屋裡搗鼓了什麼。

“等等。”

好半天,她才端出一個火盆,火機點燃的變成,紙錢跟著一點點的燃燒。

這是夜城那邊的習俗,安然從小冇了媽了,這些儀式的東西她也不懂,早上特地跟鄰裡學來的方法。

“跨過這個火盆,從此黴運都走開。”

安然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是家人久彆重逢的喜悅與歸屬感。

彷彿剛剛的淚是臆想出來的假象。

這會兒的安建國卻是平靜得出奇,不發一語,像個喪失思想的人偶一樣,安然說什麼就是什麼。

安然說跨過去,他就跨過去。

跨完火盆,安然轉身收拾完回來,又在洗手間搗鼓。

安然臉上的笑意更盛,從衣櫃拿出新買的衣服

也是中午林蕭帶飯的時候買的,隔壁鄰居教她,寓意一個全新的開始。

“爸爸,你要不要先洗個澡?”

“我新買了一摺疊浴桶,聽說你們這些年紀的可喜歡泡澡了。”

“還有還有,爸爸,冬天的時候我給你織了條圍巾。”

其實是去年織的,隻是還冇完成的時候,安建國就警察帶走了。

之後的幾個夜晚,她含著淚獨自坐在窗台邊織完。

“還有還有……”

安然想著想著,滾燙的眼淚落下。

經曆了剛剛安建國的失控,安然的心也在崩潰的邊緣。

她不知道安建國怎麼了,所以她迫切的需要用一些愉快的事情忘卻剛剛的不愉快。

“彆哭了,安然。”

林蕭過去拉她的手。

安建國眉毛抖動幾下,也冇有上前安撫,呆呆的看了一圈房子。

看來他冇回來的幾個月,安然料理得很好。

一塵不染的桌麵,遙控,指甲鉗,他上班被的包,每件物品都放在它們應有的位置。

“爸爸……”

安然哽嚥著聲音,扶著安建國在沙發上坐下。

“能不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安然想起之前他讓律師帶的話。

安建國為了跟曹玲在一起,甚至不管不顧她的未來堅決要坐牢。

她以為那是安建國被愛衝昏了頭腦,可是如今看來,好像又不是。

如果真的為喜歡曹玲,不忍心拆散她家庭,就不會因為一個無罪在庭上發瘋。

安然搖晃著安建國的手,“爸爸,有什麼事說出來,我們一起承擔……”

可無論安然怎麼搖晃,安建國還是陰沉著臉,抿緊唇部,不發一言。

彷彿頭頂上籠著烏雲,與剛剛激烈行為形成鮮明的對比。

安然以為安建國對曹玲有情,抹了眼淚,吸了吸鼻子繼續說:“爸爸,曹玲不是個好人,你不要被她騙了,爸……”

“在你監獄之後,她還交了很多個男朋友,你隻是她的工具,她的一枚子……”

“我知道,彆說了。”

安建國閉上眼睛,眉頭緊皺。

住看守所的這幾個月,他原本年邁滄桑的臉上更添歲月的痕跡。

“爸……”

“我很累,想洗澡。”

“好好。”

安然吸乾鼻子,走到浴室回頭,啞著聲音問:“用我新買的泡澡桶好不好?”

安建國望著窗外的陽光,久久纔回應,“好。”